江南客人收鱼干,今朝船满要扯篷,

王少堂愣着,书客也愣着,个个替王少堂着急。王少堂急不急?不急。这叫你急他不急。就在这时候,王少堂不慌不忙地开口了:”唔!这下砸锅了,有人要说’王少堂,你记不得下一句啦!抓头了吗!’哪个说的啊?不是我记不得,是宋江宋大哥写不下去了,是他在抓头。怎么着,’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宋江把口气说得太大啦,再来一句’他年若得报冤仇’,口气说到了顶,连弯都转不过来了,最后一句就要续得妙啊,续得不好,不就成了虎头蛇尾、狗尾续貉了吗?我宋江写在这南来北往的酒楼上不被世人耻笑吗?唉,我这一点点才学都没得,还谈什么召集各路英雄聚义梁山?罢了,罢了,题不出来,不如跳下这浔阳江了此一生。说来也怪,宋江刚把窗子一推,突然江面上大风陡起,风卷浪涌,惊得他倒吸一口冷气。这一惊啊,把下一句诗惊出来了,我若把仇报了,杀的人要把这浔阳江水染红了,这才解恨。一醒神,提笔写下了一句:血、染、浔、阳、江——口!”

555000.cnm公海船,正在这时,忽听外头又有人带着哭腔在叫:“吴先生!吴先生!”吴承恩连忙走到门外一看,原来是一头大猪,说来奇怪,那猪见到吴承恩,“噗嗵”跪倒,又作揖,又磕头,连说:“先生救命,我要出家!”吴承恩听了好笑,便问:“猪啦,什么叫出家,你懂吗?‘出家’就是当和尚,你是一头猪,怎能当和尚呢?”那猪把头一歪,说:“猴子能当,我也能当。”

从此以后,土地公公怕动脑筋,就和城隍老爷分居,把”庙”和”堂”分开了,把又高又大的庙让给城惶老爷,取名为”城隍庙”,自己搬到偏僻小巷,取名为”土地堂”。这”土地堂”小得连人也迸不去,所以敬香的人们只能在土地堂门前地上用豆腐、茶干、素菜斋供土地公公。

扬州分上河和下河两大地区,壬少堂是上河人,李佩章是下河人。从此,”上河王少堂,下河李佩章”,成了扬州评话行当里的一句俗话。

相传这山上有七十二个洞,洞洞有妖精,内中一个洞里头,是头野猪精,相貌丑陋,又懒又馋,各洞妖精都瞧不起它,免不了受欺侮。十回八回以后,野猪精受不了啦。耳朵一扇,嘴巴一呱嗒,有了主意:练本事,揍他们!狠心一下,还真的来了劲头。野猪精砍砍剁剁自己动手做了把九齿钉耙,跳到僻静地方,练,练,练!练了八八六十四天,觉得本事可以了,就去骂阵。一骂,各洞妖精来气了,统统都蹿了出来,围住野猪精,要把他逮住吃掉。野猪精也不含糊,舞动钉耙和众妖对打,只见他左一耙,右一耙,前一耙,后一耙,打死了好几个小妖,但终究寡不敌众,打着打着,野猪精觉得身子软了,骨架散了,再打下去想活命也就晚了,这才杀开一条血路,朝山下逃跑。众妖跟在后面紧追,还一齐喊:“抓住野猪精!抓住野猪精!”

天高久旱没有雨,河水干枯沟见底。

王少堂剪口了,书客眼睛睁得铜铃大,望着王少堂,还在等下文呢,愣了定有一袋烟的工夫,才还过魂来:书,已经说完了。”好–“这个喝彩声不是响炸雷,而是如同炒盐豆,僻哩啪啦,响了好长一阵。绝呀,这个关子卖得好啊!到底是好佬,来了个出奇制胜。

师徒俩人你来我去,吴承恩听出了门道:噢,怪不得写不下去,原来是一师一徒笔头转不开,如果添个角色,这比孙悟空包拼包打不是好写多了吗!想到这里,满心高兴。那么添个什么角色呢?吴承恩不觉犯了难。

土地公公吃素不吃荤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李佩章说书稳得很,”醒木”轻轻一拍,低声慢语地说了四句诗,声音低得连前排的人才勉强听得清。奇怪得很,闹哄哄的书场眨眼工夫就静下来了,这就叫定场诗。说到正书了,说宋江怎么来到浔阳江酒楼独自喝闷酒,李佩章依然慢条斯理。老书客暗里替李佩章着急啦,今朝不比往常哟,由着你的性子慢慢来了再这样玩下去,书被你说”瘟”了,可就砸锅了,其实,不必替他烦神,李佩章说着说着就来神了,越说越快,越说越有劲,直说到宋江提笔在墙上题下反诗:”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这段诗,李佩章用了贯口的绝招。一句连一句,一句紧一句,快如奔马,一气呵成,最后“血染浔阳江口”一句,先来一个收气,再来一个顿句“血染—浔阳—江—口”。李佩章刚住口,“好——!”喝彩声就如同响了炸雷,书客们被这先抑后扬,步登高山的演技征服了。意想不到嘛,谁不喊好呢!

这是第一个说法。

第二天清早,城隍老爷有事去了,土地公公整过衣冠,笑嘻嘻地坐在城隍老爷的位置上,等老百姓来求教。过了不多时,有位农民进来,走到城隍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轮到王少堂上场了。李佩章的喝彩声如炸雷,自己这部书该派难说了,他说的也是宋江在浔阳楼上喝闷酒。怎么个说法呢,开始也是一句紧似一句,不要说这是段”热书”,就是”冷书”也给他说”热”了。听众看他那个精气神色,劲头上来了,巴撑直拍,叫好声不绝。当他念反诗念到”他年若得报冤仇”这一句时,突然停住了。坏了,下一句好像忘记了,不得出来了,只见他眼睛翻翻的,东张张,西望望,手提着笔的架势就停在半空中,这只手下不来了,还有一只手直抓后脑勺。

吴承恩连声赞叹说:“奇景!奇景!”老猎人又是“嗤”地一笑说:“光看不听,等于白跑。”一听这话,吴承恩忙又作揖施礼,请老猎人讲讲猪头石的传说,老猎人也不推辞,清了清嗓子,马上讲开了。

春风不在桃园里,风到江边送客人。

王少堂和李佩章,这两个人说书的名声响着啦,他们的书场天天都挂”客满”的牌子。一天,王少堂和李佩章要说公档①,在同一个书场里打起擂台来了。这还了得,两人都是说《水游》的,是好是歪,书客一听,就见分晓。谁说得不好,就得卷起铺盖,让出书场,到别处混饭吃去。这个阵势,就如同拳师比武,把当时的半个扬州城都哄翻了天。那一天,听众把书场的门楼、窗台都挤得密不透风,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就差撑破了墙。开书了,两人说的都是宋江在浔阳江酒楼上题反诗的一段书,约定李佩章先说,王少堂后说。

第二天清早,“西瓜状元”来找吴承恩,拿到了状纸,非常高兴,直奔县衙,去告朱八。哪知一顿早饭工夫,朱八突然窜到吴承恩家里,凶神恶煞地说:“吴先生,听说你帮人写状纸告我?”吴承恩说:“不错。”朱八眼一瞪:“姓吴的,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凭什么乱插杠子捣我的蛋!这事你看着办吧,想‘文了’还是想‘武了’?”“‘文了’怎说?”“撕掉状纸,各走各路。”“‘武了’怎讲?”“白的进去,红的出来!”吴承恩笑笑,说:“朱老弟,依我看,这事一不用文了,二不用武了,好办得很。”朱八忙问“怎么办?”吴承恩把指头一叉“八个字。”“哪八个字?”“投案自首,改邪归正!”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来斋供。

上河王少堂 下河李佩章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第一个说法:有人逼他写,吴承恩有个表侄,住在淮安乡下,擅长种西瓜,大家叫他“西瓜状元。”

土地公公听后心里佩服,甘心吃素不吃荤。

朱八一听这话,“嗖”地拔出一把匕首,野猫似地逼近吴承恩,说:“把状纸拿出来!”吴承恩说声:“可笑!”“那你快把状纸撕掉!”吴承恩说声:“可耻!”“再犟,要你的老命”吴承恩说声:“可恶!”朱八急了,举起匕首,劈胸就扎。只听“哗啦”,“当啷”,吴承恩纹丝没动,朱八倒被公差锁了起来。朱八蹿蹦想跑,公差把锁链一抖,喝声:“走!”把他带往县衙去了。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定献肉和鱼。

当天下午,吴承恩出了淮安城,来到表侄的西瓜地里,他一看,瓜秧子乱七八糟,满地都是西瓜皮、西瓜瓤和猪蹄印子。吴承恩点点头,没吱声,走出瓜地,绕着田埂察看。他忽然发现一样东西,拾起来瞧瞧,原来是只死蝼蛄,蝼蛄身上缠着好多道细麻线,麻线解开来,有五尺多长,一头拴在蝼蛄的腰上。吴承恩觉得蹊跷,忙问表侄:“你看这是什么玩艺?”“西瓜状元”瞅了瞅死蝼蛄,说:“这是偷鸡贼在蝼蛄肚子里戳进一根铁钉,扔到鸡跟前,鸡一吞、一咽、线一拌、一拽,铁钉卡在鸡嗓子里出不来,偷鸡贼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鸡偷到手了。”

有一天晚上,等到人散庙静,城隍老爷正在喝酒,吃鱼吃肉,土地公公实在忍不住了;就从墙角里走出来,对城隍老爷说:“城隍老弟,经常有人来请教你,还送大鱼大肉给你吃,请你说说,你到底有啥神方妙计?”城隍老爷笑着对土地公公说:“我是没有本事的,但只要人们有难事求我帮忙,我就动脑子想办法,帮助他们解难排忧。”土地公公听后,心想,我天天见他红光满面,高坐大堂,从来未见他皱过眉头动过脑子,这是骗骗我的。他那个位子哪个坐不来呢?于是就对城隍老爷说:“城隍老弟,你的位置是否可以让我坐坐,我也来动动脑子,做点好事,弄点鱼肉荤菜吃吃。”城隍老爷满口答应:“可以,可以,我明天有事外出,就请你坐在我的位置上。”

有一天,表侄像个红脸关公似的闯到吴承恩家里,怒气冲冲地说:“表叔,帮我写!”吴承恩奇怪了:你冒冒失失要我帮你写,写什么呵?就问情由,表侄说一气,骂一气,连说带骂讲了老大会儿,吴承恩才知底细。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来斋供。

吴承恩点点头,还是没吱声。临走,他找到几个证人,在一块合计合计,没费多大事儿,就把状纸写好了。

我家一片大桃园,新开桃花满园红,

此地有人讲“八戒梦中来”,指的就是上面这么个说法。

过了一会,又有位种果园的农民进了庙门,走到城隍老爷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当晚,吴承恩把“小狼毫”朝笔帽子里一套,盖上砚盒,决意熄灯睡觉,松松脑子改日再想。岂不知“心中有事入梦难”,熬了两三个时辰,好不容易才算睡着。

过去,据说土地公公和城隍老爷同住在一座大庙里,城隍老爷喜欢管”闲事”。遇到百姓有难,他总是乐意相助,所以大家都很敬重城隍老爷,特地做了一块”有求必应”的大匾送给他,高高悬挂在庙里大殿上。老百姓除敬香外,还斋供大鱼大肉,全是荤菜。土地公公不喜欢管”闲事”,他喜欢清静,成天总是冷冷清清地坐在一旁,有时干脆躲在墙角里睡大觉。所以很少有人来朝供她,就是有,也不过是些豆腐、菜干类的素菜。土地公公眼看着城隍老爷吃荤,心里渐渐有点眼馋。他想,城隍老弟究竟有啥本事,百姓为何如此敬重他呢?

吴承恩点点头,没吱声。他离开西瓜地,朝村子里走,来到朱八的住处。进门一看,只见院子里挤着许多人,正围着一个黑脸汉子,指指戳戳骂个不停。有的骂:“你朱八太缺德啦,把俺家的猪赶出去,糟蹋人家‘西瓜状元’的好西瓜!”有的骂:“你朱八太孬啦,俺家里几只下蛋的老母鸡,都让你偷来了!”骂的全是朱八好吃懒做、偷偷摸摸的丑事。有几个娘们从朱八的屋里抱出几只鸡,鸡嘴里都有一根细麻线。

花开季节树要静,求求老天别刮风。

吴承恩醒来后,想想梦中的情形,原来这野猪是为了逃避山民的追捕才要出家的,便说了声:“有门了!”急忙提笔写第十八回:“观音院唐僧脱难,高老庄大圣除魔。”书里添了个猪八戒。既热闹,又有情趣,写起来得心应手,不感到笔头发涩了。

出海捉鱼多辛苦,千网张来万网捕,

还有个说法:不得不写。《西游记》写到第十七回:“孙行者大闹黑风山,观世音收伏熊罴怪”,吴承恩突然觉得写不下去了。原因何在呢?吴承思想来想去,头都想痛了,也没找出个道道来。

捉到鲜鱼没人要,只好晒鱼卖干货。

第二个说法:有人逗他写。吴承恩在云台山上写书的时候,常到东山头转转,看看,算是休息。后来他在东山头转够了,看腻了,就往西山头转。

这下可难住了土地公公,明天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越想越为难,就是想不出好办法。

“哟!”吴承恩心想:这猪倒是不笨哩,连我写《西游记》的事它也晓得了,就说:“猪啦,人家猴子有本事,能保唐僧去取经,你呢?”“我也有本事!”那猪说着,“呼”地站起来,肩膀一扛,扛倒了一棵幡龙松,嘴巴一拱,拱翻了一块卧虎石,马上在吴承恩面前露了两手,那猪正得意时,忽然山坡上亮起了灯笼火把,好多山民拿着棍棒,提着绳索,一头跑一头喊:“野猪在这里,逮住它!逮住它“那猪听到喊声,“哧溜”一下子,一头窜进吴承恩的书房,吴承恩叫声:“不好!”一惊吓,醒了,原来是场梦。

不一会,有位渔民急匆匆进了庙门,在城陛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猪八戒出生记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明天一早船要开,求求老天送顺风。

老猎人讲的故事,吴承恩觉得挺有趣,心里一高兴,就把野猪精变化变化,改装改装,写到《西游记》里了。

船夫刚走,土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叹气说:”今天真倒霉,来了四个人,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一个要起风,一个不要风。这叫我怎么帮忙?”土地公公越想越着急,急得在大殿里团团转。到了晚上,城隍老爷回来了,看见土地公公在大殿里转,就问:”土地公公,为何好好座位不坐,却在大殿里兜圈子严土地公公只是摇头,急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城隍见他急成这个样子,就劝他说:”不要着急。有事慢慢说来,我来帮你解决。”土地公公就把菜农要雨来浇菜,渔民要太阳晒鱼干,船夫送客来求风,果农桃树就怕风,一一告诉城隍老爷。还说:”我还是把座位还给你,一切由你来决定吧。“城隍老爷听后点点头,眉头一皱,便计上心来。他对土地公公说:”你看这样处理如何夜里落雨白天晴,晒得鱼干菜又青,

为这事,吴承恩考虑了好几天,朱八这人老在他心里转。思来想去,觉得朱八只有戒懒戒馋戒偷摸,经些磨炼才能变成好人。又觉得世人应以朱八为戒,不可做丑事。二五一凑,十分激动,就在《西游记》里写出一个“猪八戒”来!

等到果农走后,土地公公自言自语地说:”这次和雨无关,他不要风,好办,只要请风神休息一下就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表侄种的西瓜,个大、味甜、子少、红瓤,在四乡八镇出了名,人人都想买,不料因此得罪了一个人。哪个呢?这人姓朱名八,是个又懒又馋的二流子。朱八见“西瓜状元”的瓜好,想吃,可腰里又没有钱,就今天偷一个,明天偷一个,天天都来偷。有一次被“西瓜状元”逮到了,“西瓜状元”当场训了朱八一顿。哪晓得,没两天,朱八又犯老毛病,一偷偷了半口袋。“西瓜状元”逮住他,气愤不过,照他腚上狠狠踢了一脚。这一脚可踢出仇来了!不知朱八怎么捣鼓的,一会儿把十几头猪赶到“西瓜状元”的瓜地里。猪见西瓜还能老实吗?“呱嗒,呱嗒”,连吃加拱,把两亩好好的西瓜给糟蹋了一半多。“西瓜状元”正在瓜棚里困觉哪,听见响声出来一看,差点没气死!他赶紧托人看着瓜地,跑来找表叔帮他写状纸,告朱八。

农民走了,土地公公好不开心,心想他要天下雨浇菜,这有啥难。只要我通知海龙王出阵,龙尾巴动几下,雨就落下来了。

自从有了石猴精坐镇,山上十分平安。哪知日子一长,野猪精又犯了又懒又馋的老毛病了,睡了吃,吃了睡,吃饱睡足以后,就跑到一个天池里去洗澡。这个天池,本是仙女洗澡的地方,野猪精以往站也不敢站,看也不敢看,怕犯天条受处罚。这会倚仗本领高强的猴哥撑腰,他胆子大了,想洗就来洗,想玩就来玩,气得众仙女纷纷跑到王母娘娘跟前告状。王母娘娘一生气,就派东海龙王三太子前来捉拿野猪精。龙王三太子架着云头,到天池上空朝下一看,只见野猎精挺着个大肚皮,躺在天池里打呼噜。三太子不由来了火,跳下云头,大喝一声:“丑八怪,着打!”“啪”就是一鞭子,正好打在野猪精肚皮上。野猪精一吓,醒了,见是龙王三太子打他,也来了火,“呼”地一声蹿出天池,抓起九齿钉耙和龙王三太子对打起来。这一仗,从晌午打到傍晚,打得野猪精精疲力尽,浑身发热,就跑到岭子尖上睡觉乘凉。不想一觉睡下去,再也没有睡醒,后来就变成“猪石头”啦!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献得多。

孙悟空走了不多会儿,门外又有人叫:“施主吴公!”身影一晃,人进来了。吴承恩一看,原来是唐僧,忙问:“圣僧,找我作甚?”唐僧并不答话,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徒弟少了,一个不好;徒弟少了,一个不好……”颠来倒去念了好多遍。念完,转身走了。

又过不多时,有位船夫进了庙门,在城陛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刚入梦,忽听有人在门外大叫一声:“吴老头!”吴承恩一愣,心想:众人都叫我“吴先生”,是谁这么冲,叫我“吴老头”?又一想这样叫也好,倒是显得不外气哩,连忙起床去开门。门刚开,不料“噗”一声,从门外蹦进来一只猴子。吴承恩一看,呵,原来是孙悟空!忙问:“大圣,找我作甚?”孙悟空说:“你让俺闹天宫,俺闹了,你派俺保唐僧,俺保了,可你,也该体谅体谅俺老孙的难处呵!”吴承恩忙说:“大圣,你有什么难处?”孙悟空说:“据你讲,俺师父这回到西天取经,路上要遭九九八十一难。俺老孙纵有三头六臂,也保不了师父的险哪!就这事,你看着办吧!”说完,一个跟头翻出门去。

求求太阳晒一晒,晒罢鱼干再遮幕,

吴承恩依照老人吩咐,转身一看,果然看到了奇景:在一座说高不高,说矮不矮的岭子尖上,顶着一块好大好大的石头,这块大石头的样子活像一个大猪头,嘴巴撅着,眼睛眯着,大耳朵耷拉着,好像正在困觉。老猎人告诉吴承恩,那大石头有个名字,叫“猪头石”,只有站在这儿看,才像猪头的模样,别处看不像。

我家菜苗快要死,求求老天降喜雨。

野猪精转眼看跑不掉了,正在危急关头。正巧有个石猴精从对面回山,听到喊声,抬头一看,见许多妖精追赶一个黑傻大个,心想: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便跳上去举棒就打。石猴精没费多大劲,就把众妖精打得死的死,亡的亡,剩下几个逃命去了。野猪精得救后,感激不尽,就跟石猴精拜上把兄弟,一口一个“猴哥”,叫得蜜甜。

猪八戒这角色,早先在民间流传的唐僧取经故事里,连个影子也没有。吴承恩写《西游记》的时候,开初也没有想到老猪,是后来加进去的,他为啥要写猪八戒呢?有几个说法蛮有趣,给大伙讲讲。

有一天正转着,迎面走来一个打猎的老人。老猎人见到吴承恩,说:“先生,上山看景哪?”吴承恩顺口回答说:“正是,正是。”老猎人“嗤”地一笑,说:“不会看,满山转,要看景,找人领。”一听这话,吴承恩忙着作揖施礼,请老猎人领路导游。老猎人并不推辞,领着吴承恩,不往东,不奔西,不朝南,不向北,一溜往下面的山洼里走去。吴承恩想:山洼里尽是些石头块、水塘子,有什么景可看呵?正想着,老猎人忽然说:“到啦。”吴承恩急忙停下脚步,老猎人说:“先生,转过身来,顺我手指的方向,朝上头仔细看!”

吴承恩对表侄说:“帮你写可以,不过,打官司非同儿戏,我不能光听一面之词,得查证查证再说。”“西瓜状元”知道吴承恩一向葫芦抠籽子,不做玄事,也就没说别的,只求表叔早点查证,快点写。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