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文章:朱元璋治嘴巴·下一篇文章:秋猎教子

“以前我侍奉男人时,他如果只用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很累;他要是全身压在我身上,我却一点也不嫌重。”
说这话的人不是青楼女子,而是战国时期大秦国的王太后。听这话的对象不是嫖客,而是外国使节。讲这话的目的也不是总结床上的技巧,而是阐发外交的政策。
《战国策韩策》上所记录的这个片断,堪称中国所有严肃的历史着作中最不正经的文字。后世很多历史学家对这段记述表示出强烈不满。清代学者王士桢在其笔记《池北偶谈》中评价:“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
秦宣后以性交的体位来打比喻,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但她所面临的外交困局,却根本不是这么轻松。
当时,楚国围困了它北面的韩国,韩国屡次向其西面的秦国求救,但秦国却不愿意施以援手。最后,韩国派出了一名叫尚靳的使者。尚靳把唇亡齿寒(这个成语出自《左传僖公五年》)的道理对秦昭王讲了一遍,意思就是韩国如果被灭,对秦国也没有好处。当时垂帘听政的昭王的妈妈宣太后,觉得这个尚靳挺有文化,就对他讲了文章开头说的话,原文是:“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意为“缺少不累”,双重否定);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宣太后没受过教育,话儿有些糙;但理儿却不糙。其所言房中技巧实际上是现代物理学上的压强定理——压力与受力面积成反比,即当压力一定时,受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
可惜,宣太后毕竟不懂物理学,因此她没搞明白压强的原理。她打比方的意思是想说,相比于全身,大腿要小,但压在人身上却更有力。所以,可以用“小”的付出换取“大”的效果。这里犯了一个科学上的错误。因为不管是用大腿撑在宣太后身上,还是全身趴在宣太后身上,压力都等于她那男人的体重,是一定的,也就是说投入并没有变化;变化的是投入的形式和方法。用腿撑着的姿势受力面积小,压强自然大。但是,这无论如何不能推导出可以“少花钱多办事”的结论,而只能说“同样的投入可以有不同的结果”。所以,“少有利焉”的结果是可能的,但这与宣太后不愿“日费千金”的想法没有必然联系。
宣后是战国时期楚国人,《史记秦本纪》称其姓琇氏,但在《穰侯列传》中又称宣后的弟弟魏冉“其先楚人,姓芈氏”,芈是楚国的国姓。历史上习惯把宣后称为芈八子,这应该是宣后的号而非名。
芈八子似乎不是出身于楚国特别有权有势的家庭。这从她“八子”的封号上就能看出来。秦国后宫爵列八品,正嫡称后,妾称夫人,之下又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八子的身份并不高。而当时楚国是大国,如果是王室宗亲的女子嫁到秦国,断然不会享受这么低等的待遇。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不会是政治婚姻的媒介,所以她靠的应该是南方女子的姿色了。
芈八子嫁的人是秦惠文王,这位爷在位期间最大的政绩,是将曾经主持变法的商鞅五马分尸。秦惠文王主政二十七年,孩子也多,他死后太子继位,史称秦武王。尽管芈八子与先王有三个儿子,但秦惠文王一死,惠文后就开始收拾后宫里的小妖精,芈八子的儿子赢稷立马被送到燕国当人质。所以,以芈八子的境况,这辈子本来是没什么指望了,能善终已是万幸。但这时,一个意外的机会出现了。
秦武王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却不务正业,好角力。公元前307年的一天,他带着一群哥们跑到周王室所在的洛阳,要看看神州九鼎。周王室虽然名义上还是天子,但各诸侯早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周王室当时最值钱的家当,也就是这代表天下九州的九座宝鼎了。可秦武王却把宝鼎当杠铃,非要与人比试。他不知道,这鼎不仅重达千斤,而且是神器,最后武王在挺举时,髌骨被宝鼎压折,并导致严重内伤,当晚就在洛阳驿站里吐血而死。
秦武王仅仅在位四年,年纪轻轻就意外死亡。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子嗣,王位只能由他的弟弟继承。这就激发出很多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改朝换代不过是一个人的事,但自古至今却都是天下最大的事情。道理很简单,这位“一把手”代表(至少是他自以为代表)了天下的人。正因为兹事体大,所以中国人在道德、法律等方面制度设计最严密的,就是一把手的更替。在正常情况下,它保证了王朝内换代的稳定。但意外总会给人带来惊喜,创造机会。
对于芈八子来说,她的老公惠文王一死,大秦国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但武王的突然死亡,却又让她看到了希望。本来,她的婆婆惠文太后和武王的嫡妻魏后,要立公子赢壮为接班人。芈八子却想拿自己的亲儿子赢稷来赌一把。
在这场赌博中,芈八子的同母异父弟弟魏冉投进了血本。当姐姐还在以自己身体侍奉秦惠文王时,魏冉就以自己身子骨效忠秦国了,而且他一直与燕赵两国保持不错的关系。在芈八子姐弟的策划下,在燕国为质的赢稷由燕赵两国出面,被护送回了秦国。由此,秦国开始了一场长达三年的王位争夺战,史称“季君之乱”。芈八子的胆识魄力在这场内乱中得以充分体现,加上这时已掌握兵权的魏冉的鼎力协助,最后姐弟俩在这场豪赌中胜出,赢稷继承王位,史称秦昭襄王。顺理成章,芈八子成为王太后,史称宣太后。
秦昭王即位时十九岁,按道理完全可以亲政。但宣太后不知是心疼儿子还是心疼权力,一直在后宫控制政权,开了中国历史上“垂帘听政”的先河。为了不致大权旁落,宣太后把大秦几乎变成了自己家乡楚国人的天下——他的异父弟弟魏冉被封为穰侯,她的同父弟弟芈戎被封华阳君,她的娘家族人向寿成为秦国的宰相,她的儿媳、昭王后自然更是楚国的公主了。在这种情况下,秦昭王想过“一把手”的瘾,恐怕也不容易。
朝政安排妥当,时年应该在三十六七岁的宣太后开始精心营造自己的后宫生活。最令人称奇的是,她的床上生活不仅仅是满足生理需要,于己有利,而且是真正把床变成了外交舞台,于国有助。本文开头所记述的宣太后“性交与外交”的比喻,不光是说着玩的,宣太后是真正的身体力行者。
位居中原西部的秦国本是戎狄之后,在秦国的西北方,有一支叫义渠的匈奴族部落。秦惠文王时,义渠名义上归顺秦国,但仍有自主行政权。公元前306年,秦昭王继位,按礼制义渠王前来朝贺。《史记匈奴传》和《后汉书西羌传》均记载,在这次朝贺后,宣太后和义渠王就好上了,他们还曾经生过两个儿子。
至于宣太后如何把外交搬到了床上,史书不载,但道理却不难理解。首先,芈八子替儿子夺位虽然刚获成功,但地位不稳,国内时局还在动荡,她急需要有力的帮手。即使不能帮忙,也绝不能再添乱。其次,义渠归顺于秦,基础并不稳固,加之刚刚即位的昭王年纪又轻,难于服众。这个蛮荒部落随时可能反叛,那秦国的麻烦就大了。所以必须要笼络住。第三,义渠王当时年轻力壮,加之又是匈奴异族,别有一番男人的情趣。这对于年轻守寡的成熟妇人,其诱惑力恐怕难以抵挡。如此于己于国都有利的事情,想不让它发生都不可能。
从这对姐弟恋(从辈分儿上“母子恋”都够了)的结果上看,他们在初期的交往是非常密切的,否则以宣太后的年纪,很难连生两个儿子。但这两个儿子的最后下落却都不详。“只讲耕耘,不问收获”,这也许是宣太后床上外交的原则吧。
宣太后以性交办外交的创意很成功,在她接下来长达三十多年的实际掌权时间里,义渠部落果然没有找秦国的麻烦。这样,秦国得以无后顾之忧,东征西讨,壮大国力,成为诸侯中的一霸。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义渠王对于这位为他牺牲色相的大姐姐是很仗义的。
但宣太后就没有那么仗义了。历史上几乎所有帝王身边女人付出的色相、情欲,都是为政治和权力服务的。公元前272年,宣太后实际执掌国政已经三十五年,她当年与义渠王暗通款曲的条件都不复存在时,这位年逾七旬的老太婆开始对三十多年的老情人下手了,情场就变成为战场。
《后汉书西羌传》称:“周王赧四十三年,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因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焉。”《史记匈奴传》则记为“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灭义渠。”“诱”也罢,“诈”也罢,反正义渠王是给骗来的。这一方面说明宣太后年老色衰之后,他们来往可能不很频繁了;一方面也表明义渠王对老情人还是心存感念的。
甘泉宫位于今天陕西淳化县城北甘泉山,现在仍存有汉朝甘泉宫的遗址,这里当时应该是宣太后的行宫。而义渠部落位于今天甘肃北部,两者的直线距离在五百里左右。义渠王能够承受长距离翻山越岭的劳顿,想来年龄也不会太高。所以我断定他当年与宣太后私通时,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愣头青,这时的年纪应该不超过六十岁。
老情人相见,一个是六十老头,一个是七十老妪,不知是否还会忆起三十多年前的鸳鸯红帐。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是一番血影刀光。即使他们还曾躺在床上,那张床也从外交的舞台变成杀戮的刑场。
对于年老的宣太后来说,杀义渠王,是因为他的地盘比这个人更加有诱惑力。当位于甘肃宁夏一带的义渠领地全部被秦国收入版图后,秦国不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老迈的宣太后不再有以性交办外交的本钱,但她却有支配男人的更大本钱——权力。当义渠王仅仅是个男人时,她并不在乎,因为她的后宫里有很多供她享用的男人。这其中最着名者,叫魏丑夫。当然,从生理年龄上讲,这些男人应该不是她床上使用的工具,而是逗这位老太太开心的滑稽名伶。魏丑夫的名字就像一个专演丑角的戏子外号。
宣太后非常宠爱魏丑夫,总是让他陪伴左右。公元前265年,她病笃将亡时,还曾发出狠话:“为我葬,必以魏子殉!”魏丑夫听说老太太要让他陪葬,吓坏了,赶紧找大臣庸芮为他说情。
庸芮见宣太后问:“死者有知觉吗?”宣太后说:“当然没有。”庸芮接着说:“你还算明白。可既然死后无知觉,您为什么要把平生所爱的人,陪葬给没有知觉的死人呢?如果人死后有知,那么您的老公秦惠文王这几十年来,得积攒多少对您的愤怒呀。您到了阴间,补过还来不及,哪还有时间跟魏丑夫寻欢作乐?”这番话还真把宣太后吓住了,魏丑夫逃过了一劫。
庸芮敢对权倾一时的宣太后说这等阴毒、凶狠的话,一方面是宣太后已经行将就木,反抗不了了;更重要的是,这时的宣太后已经归政给儿子秦昭王,她已经没权力了。
《战国策秦策》载:“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据此说法,那么宣太后在杀死老情人、征伐义渠之后,就开始让儿子亲政了。这样,她垂帘听政的时间是三十六年。还有学者认为,直到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秦相,并采用他的计谋,将宣太后的党羽全部肃清时,秦昭王才算控制住了权力。按此说法,宣太后实际控制秦国政权长达四十一年。
公元前265年10月,同时用权力和男人滋养了大半辈子的宣太后病逝,终年应该是七十七、八岁,绝对的高寿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从十九岁熬到六十岁,坐了四十多年冷板凳的秦昭王依然孝心可嘉,将母亲下葬在郦山,而且造了大批真人大小的泥俑和车马队伍作为陪葬。宣太后的长寿基因无疑遗传给了他,之后他又踏踏实实当了十五年的秦国“一把手”,直到公元前251年死去,名义在位时间长达五十六年。不要小看这位爷,他的曾孙就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嬴政。给嬴政开始打下统一中国基业的,实际是他的这位祖爷爷昭王和祖祖奶奶宣太后。

途中萧后到扬州祭奠隋炀帝,看了那些陪隋炀帝自尽的傧妃,隐隐有羞愧之心。“萧后见了巍然青冢,忙扑倒地上去,大哭一场,低低叫道:“我那先帝呀,你死了尚有许多人扈从,叫妾一人怎样过?”凄凄楚楚,又哭起来”。萧后起身化了纸,奠了酒,先行上轿。随同萧后而来的两个隋朝的太监和宫女却自尽在隋炀帝的墓前。



既然皇后如此地善解人意,炀帝事事就要与皇后商量,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带上萧皇后,这皇后俨然成了炀帝的心腹。一天晚上,炀帝又与萧后商议,道:“朕想古来帝王俱有离宫别馆,以为行乐之地,朕今当此富强,若不及时行乐,徒使江山笑人。朕想洛阳乃天下之中,何不改为东京,造一所显仁宫以朝四方,逍遥游乐?”只有美人没有宫殿岂不辜负了美人,也辜负了自己皇帝这个称号?百姓不重要,及时行乐才最重要。夫妻两个计议已定,随宣了两个佞臣:宇文恺、封德彝,当面要他二人董理其事。什么时候都不缺乏溜须拍马之徒。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两个家伙为了讨皇帝的喜欢,玩空心思向炀帝拍马买好。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钱自有百姓掏腰包。给皇帝当差,谁敢不恭敬对待?到处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自己也能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炀帝对他们的主意大为欣赏,“遂传旨敕宇文恺、封德彝荣造显仁宫于洛阳。凡大江以南,五岭以北,各样材料,俱听凭选用,不得违误。其匠作工费,除江都东都,现在兴役地方外,着每省府、每州县出银三千两,催征起解,赴洛阳协济。二人领旨出去,即便起程往洛,分头做事。真个弄得四方骚动,万姓遭殃”。

三藩平定后,康熙派大将施琅攻取澎湖,收复台湾。-六八三年六月,施琅一举击溃郑成功之孙郑克爽的军队,迫使郑克爽逃归台湾。郑克爽手下主持军政要务的刘国轩,是一个民族感十分强烈的人,他不愿降清,更不甘心让荷兰红毛夷人,夺走宝岛台湾。眼见得走投无路了,他两眼一闭,纵身跳进了汪洋大海。刘国轩在水中漂来漂去的,不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等他醒来时,发现有一只巨大的龙爪,在拖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就把他拖到了一个小岛上。龙爪忽然不见了,岛上徐徐走过来一个年轻英俊的高个子旗人,他和颜悦色地说:“刘国轩,你是一代英杰,有识之士,应知审时度势,善计保全。岂不晓,满汉本为一家,皆为炎黄子孙,台湾若不回归,必为荷夷所掠,尔等岂非成了千古罪人?”刘国轩听了,心里十分感动,刚要问,“你是什么人?”就见那人微微一笑说:“刘国轩,你如能劝主归降,我保你位列公伯之尊,台湾一应官兵百姓,皆将从优叙录,加恩安插,决不食言!”说完,从身上摘下一个翡翠扳指来,放在他手里说:“刘国轩,好自思之,坐上这只扳指回去吧!”刘国轩刚一接过翡翠扳指,那人就不见了,只见空中云雾缭绕,似乎有一条金龙,腾空而去,还不时回首顾盼,很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这时,刘国轩手中的扳指忽然化作了一只翡翠小船,载着他飘洋过海,回到了台湾。刘国轩的脚刚踏上台湾的第一块岩石时,那翡翠船就变成了一块碧绿的礁石,再也不动了。经过这一场死里逃生的遭遇,刘国轩决心听从在岛上所遇见那位青年的劝告,不再与自己在大陆的同胞对阵厮杀,团结一心,共抗荷夷。他终于说服了郑克爽,遣使与施琅求和,表示了愿意归降大清的诚意。台湾终于回归了祖国,在入京见驾时,刘国轩发现,坐在金銮宝殿上的康熙皇爷,原来就是自己在岛上见到的年轻人。这时,康熙也好象认出了他,笑着说道:“卿家可是刘国轩吗了朕似在梦中与你相见过。醒来就丢失了一只翡翠扳指。你为台湾归降大清,立了大功,朕封你为上三旗汉军伯,郑克爽为正黄旗汉军公,永佐朝纲!”康熙帝说完,设宴款待郑氏文武官吏,善加抚慰。刘国轩悄悄问过施琅,知道皇上从来没有去过澎湖,台湾水域,才知道他是一片精魂,日夜牵念台湾之事,这才梦游南海,说服自己诏渝台湾回归,不由地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如今,台湾海峡,依然布满了碧绿的礁石,就是康熙大帝的翡翠扳指!雪白的浪花敲打在碧绿的礁石上,依然悄悄吟咏着康熙梦谕台湾回归的故事。

·上一篇文章:我为慈禧整理遗体:是一具裸露的干尸·下一篇文章:揭秘中国历史上唯一童养媳皇后

如果说萧皇后没有规劝过杨广,不符合事实。史书中也所记录着许多杨广对萧氏所说的话。对于杨广的暴政,萧皇后因为惧怕而不敢直述,曾作《述志赋》委婉劝戒。《隋书.后妃列传》写道:“后见帝失德,心知不可,不敢厝言。”应该说,萧皇后明哲保身,这规劝不但没有起到作用,而自己也不自觉地助纣为虐了。扶君之优不足,成君之过有余,隋炀帝的罪过她也占有一份。历史上皇后多了,除了愚昧无知的之外,聪明的皇后都知道如何做好自己的本分。像隋文帝的独孤皇后、李世民的长孙皇后、朱元璋的马皇后等等。但像萧皇后如此聪明,却任由皇帝荒淫无耻的却真不多,自己也参与其中推波助澜的更少,这萧皇后可以算的是一个另类。萧皇后不但不是一个好皇后,也不是一个好女人,自己一生的颠沛流离,其实只能怨自己。这男人是树,女人也是树,要做自己男人的良师益友。皇帝也是人,也需要别人监督,这种监督假如这萧皇后能有长孙皇后的一半,尽管这杨广远不能和李世民相比,但也不至于这么的肆无忌惮吧?

萧皇后的老来俏却引起了武才人的极度反感。太宗一幸之后,媚娘见他风流可爱、无限抑扬婉转、丰韵关情,便生起妒忌心来,极力的撺掇太宗冷淡了萧后。连萧后的贴身宫女都被换掉了,萧后连个说知己话的人都没有了。“只得自嗟自叹,拥衾而泣,染成怯症,不多几时,卒于唐宫”。萧皇后在唐宫中度过了十八年的岁月,六十七岁时嗑然而逝。“太宗闻知,深为惋惜,厚加殡殓,诏复其位号,谥曰“憨”,使行人司以皇后卤簿,扶柩到吴公台下,与隋炀帝合葬”。在她的一生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也历尽了沧桑桃花劫。这一代艳后转了一圈,最后叶落归根。她顶着“皇后”的哀荣走了,扬州葬下一段千古风流,升起一轮皎皎明月。

难辞炀帝执着之情,宣华夫人重施脂粉,再画娥眉,乘坐炀帝派来的七香车再入宫来。“自此炀帝与宣华,朝欢暮乐,比前更觉亲热。未及半年,何知圆月不常,名花易谢,红颜命薄,一病而殂。炀帝哭了几场,命有司厚礼安葬。终日痴痴迷迷,愁眉泪眼”。看到隋炀帝这个样子,萧皇后彻底灰了心,从此不再做恶人,处处顺遂隋炀帝的意思。两个人从此夫唱妇随,狼狈为奸。杨广花花点子多,萧皇后还能帮他更上层楼,大隋的江山在他们的手中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工具,从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清褚人获《隋唐演义》对于萧皇后的介绍比较齐全,结合正史,不妨介绍一下。

555000.cnm公海船,关于隋炀帝的皇后萧后,《说唐》语焉不详。

因为有了萧妃,杨广原本不妄想王位,现在就开始有计划地与大哥杨勇展开储位之争了。太子杨勇这时因冷落了皇后为他选定的太子妃元妃而宠爱云昭仪,引起了的母亲独孤皇后的不满。而杨广乘虚而入,故意在母亲面前极力装出一副和萧妃相互专一、恩爱的姿态,而聪明识体的萧妃也一本正经地与他配合。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终于打动了独孤皇后的心,终于废除杨勇,把杨广推上了太子宝座。为了这一目标,这对颇有心计的小夫妻,在独孤皇后面前整整演了七年的苦情戏。

萧皇后是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公元570年出生于后梁国国都江陵。父西梁孝明帝萧岿,母张皇后。萧氏出生于二月,由于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因此送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养父萧岌过世后,萧氏辗转由舅父张轲收养。由于张轲家境贫寒,因此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操劳农务。据说她出生时,当时着名的占卜奇人袁天罡仔细推算了她的生辰八字,得出结论是“母仪天下,命带桃花”。萧皇后以后的人生经历,似乎恰好印证了这八个字的正确。

·上一篇文章:萧皇后和宣华夫人是两位被人多次易手、历尽风流的极品女人·下一篇文章:揭秘古代史上被6个皇帝疯抢60年的女人


西苑的十六院已建成,但尚且缺少美女主持其中。于是隋炀帝又与萧皇后一道,从应征而来的天下美女中,选出品端貌妍的十六人,封作四品夫人,分别主持十六院。又选出三百二十名美女,学习吹弹歌舞。其余美女的十人一组,分配到各处亭台楼榭充当职役。玩腻了十六院,隋炀帝又命人建造了一座精巧别致的“迷楼”。更选三千童贞女子轮番入阁值夜,隋炀帝任意寝宿。真可谓是日日新婚、夜夜洞房,乐不可支。就是天上神仙,也没有这般逍遥受用。把一切军国大事,尽抛脑后。可怜文帝和独孤皇后多少年的励精图治和勾心斗角才换来的成果,一朝被杨广挥霍一空。

“炀帝荒淫之念,日觉愈炽,初命侍卫许庭辅等十人,点选绣女;又命宇文恺营显仁宫于洛阳;又令麻叔谋、令狐达开通各处河道;又要幸洛阳,又思游江都。弄得这些百姓东奔西驰。不是驱使建造,定是力役河工”。这百姓出钱出力,再无宁日。搞得百姓疲于奔命,怨声载道。不但这皇帝自己祸害百姓,连那些宫里的太监,各地的官员们也借着皇帝的名号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直搞得沸反盈天,民怨沸腾,到处乌烟瘴气。

当宇文化及准备在后宫打开杀戒的时候,看见萧后花容、大有姿色。心下十分眷爱,便不忍下手。此时,其它隋炀帝的傧妃死的死,逃的逃,有的遁入空门。而萧后曲意逢迎,获得了宇文化及的欢心,隋炀帝的宫殿成了宇文家的后院,隋炀帝的傧妃们也成为了宇文家的战利品。这萧后虽然保住了性命,从隋炀帝的贼船又上了宇文家的贼船。萧皇后死了隋炀帝,又追随宇文化及,朝阳夜夜笙歌、朝朝歌舞,照样活得潇洒,照样仪态万方,光彩照人。什么亡国之痛,什么和炀帝的夫妻恩情,什么名节、气节之类,全都抛到了脑后。正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门前是与非。

应该说,萧皇后的小姑义成公主对她还不错,“自此萧后倒息心住在义成公主处”。但这萧皇后那里能够耐得住寂寞,“只那可汗虽是个勇敢忠厚的蛮王,政治之外并无丝竹管弦之乐,惟裙带下那一答儿是他消遣的事。年近五旬,已弄成病了。不想萧后到来,又看上了眼,向惟沙夫人与薛冶儿凛不可犯。萧后与韩俊娥、雅娘早已刮上了手了,他们又是久旷的人。突厥可汗便增了几贴劫药,只就一旦弄死”。眼见得这萧皇后是个害人精,后来,处罗可汗死了,姑嫂两个又顺理成章地嫁给他的弟弟——颉利可汗……
“义成公主见丈夫死了,抑郁抱疴,年余亦死了”。

为了饱览江南秀色,隋炀帝下令凿通了连及苏杭的大运河,然后带领萧皇后及众多佳丽浩浩荡荡幸游江都。炀帝下江南时,只见运河中舢舻相接绵延二百余里;骑兵沿岸护卫,旌旗敝野。秀娟剪花,布幔遮道,到处流光溢彩,如同天宫;龙船摇橹拉纤的都是年轻的宫女,柳腰款摆,姿态曼妙,让隋炀帝大饱眼福,谓之“秀色可餐’;而宫女们梳妆洗下的脂粉流满了运河,香气数月都不散尽。大业六年,因为要到扬州看琼花,隋炀帝偕同萧皇后再次游幸江都。可惜此时江都的繁花开尽,隋炀帝又想东游会稽,命人开凿通会稽的江南河。

这时萧皇后已是四十八岁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才三十三岁。但萧皇后入朝时,李世民见她云髻高耸,雾鬓低垂,腰似杨柳,脸似牡丹,美眸流盼,仪态万千。不但完全没有按年龄而应有的老态,比一般的少女又多一份独到的成熟果实般诱人的风韵,还在后宫大秀秋千,才华盖世的李世民不禁为之心旌摇曳;再加上萧氏饱经离乱而孕育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情态,更加令人由悯惜而生爱怜。顾不得年龄的悬殊,更不在乎外人的品评,大唐天子李世民在萧皇后身上体会到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更感受到一种类似姐姐与小母亲般的温馨,使他为繁重国事所累的心得到抚慰。这就样,萧皇后被唐太宗封为昭容,成了大唐天子的爱姬。李世民作皇帝后,为了避免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在宫中励精图治,崇尚俭节。萧皇后来到宫中时,他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四处张挂着华丽的宫灯,歌舞姬们献上轻歌曼舞,桌上堆满山珍海味,唐太宗以为这种场面已够豪奢了,因此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
其实,眼下这点排场距离隋宫的豪奢情形还差得远呢!隋宫夜宴时并不点灯,而在廊下悬挂一百二十颗直径数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设火焰山数十座,焚烧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昼,又有异香绕梁,如入仙境,每晚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对此,萧昭容不便明说,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即位。公元630年,年届花甲的萧氏,含泪回到长安。此时,突厥大败,义成公主死了,颉利可汗遭擒。按理说,萧氏仍属“战俘”,但她特殊的身份,居然赢得了大唐的礼遇。《旧唐书.太宗本纪》载:“四年春正月乙亥,定襄道行军总管李靖大破突厥,获隋皇后萧氏及炀帝之孙正道,送至京师。”萧氏归来,李世民给足了面子。

可惜宇文化及好景不长,很快就战火临头。在中原一带起兵的窦建德,势力快速增长,其兵马长驱直入,节节胜利,直逼江都。宇文化及抵挡不住,连连败退,最后带着萧皇后退守魏县,急忙自立为许帝,萧皇后被封为淑妃。但很快,魏县又被攻破,他们仓皇退往聊城。窦建德率军紧追,最后攻下聊城,杀死了宇文化及。宇文家从此灰飞烟灭,这萧后也成了窦建德的俘虏。虽然窦建德有意,萧皇后有情,但是窦建德女儿勇安公主和窦建德的皇后曹氏对她恨之入骨,生怕窦建德走了隋炀帝的后路,防的很严。这萧皇后很受了窦建德的夫人曹氏母女的一通羞辱,纵是萧后的脸皮厚,“被他母子两个,冷一句,热一句,讥诮得难当”。当萧后言道自己为“未亡人”的时候,被曹氏嘲笑:“未亡人三字,可以免言;为隋氏未亡人乎,为许氏未亡人乎?”说到此地,萧后只有掩面涕泣。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隋炀帝还倾全国之力三征高丽。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动对高丽的战争,在穷兵黩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但加重了百姓的负担,而且使无数的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这种丧失民心的行动,更使得国内到处揭竿而起,到处是狼烟,到处是盗贼,进一步加剧了国内形势的动荡。

看到隋炀帝对宣华夫人难以割舍,萧皇后怕夫君伤心过度,便劝丈夫在宫里挑可心的美人,填补宣华夫人留下的空缺。当丈夫认为后宫姿色平庸没有出色美人的时候,萧皇后亲自出面帮夫君挑选美女,供隋炀帝享用。甚至为了讨丈夫的欢心,不惜自己“把宫袍卸下,重施朱粉,再点樱桃,把发鬓扯拥向前,改作苏妆。头上插着龙凤钗,三颗明珠,滴垂挂面,换一套艳丽的宫娥衣服”,扮作宫女,一博隋炀帝一笑。那“萧后改妆,驾到宫门,就停车细步,装着婀娜娉婷,走进丹墀,离殿上前有一箭之地。炀帝举目往下一看,果然有人拥一位女子,态度幽娴,轻尘夺目,一步步缓缓的走进殿来,俯伏在地”,萧后的举动引得炀帝不禁龙颜大悦。

大业十二年秋天,隋炀帝准备偕萧皇后第三次游江都时,众大臣苦苦劝谏:“若再纵情游乐,天下恐生变故!”隋炀帝不以为然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年过半百不为天。”他觉得只需自己享尽了繁华,即使国破人亡也不足惜。

一日清晨,杨广来向父皇请安,在回廊遇到了风华绝代的宣华夫人,杨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第二天,杨广又巧遇宣华夫人,更巧的是周围没有外人。杨广按捺不住色心,开始对宣华夫人动手动脚。由于宣华缺乏心理准备,奋力争脱而出,来见文帝。由于宣华脸红气喘,头发散乱,引起了病塌上奄奄一息的隋文帝的怀疑。经一再追问,宣华夫人才无奈地说出;“太子无礼!”隋文帝一听不禁火冒三丈,怒骂道:“畜生!何足以托付大事,是独孤皇后耽误了我啊!”说完,又一选连声地命令身边的近臣柳述、元严道拟诏,一面废掉杨广太子之位,一面招废太子杨勇入宫,准备复其太子之位。
在这危急关头,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杨广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和自己的智囊团商量对策,一面将代皇帝拟诏的柳述、元严道逮捕入狱一面派派左庶子张衡到仁寿宫去谋害文帝,一面派人招废太子杨勇父子入京,以皇帝的名义赐死。事毕后,父皇新丧的杨广就在宣华夫人宫中度过了消魂的一宿。

有些女人的美对岁月是免疫的,年龄对她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她们天生丽质,永远娇媚迷人。萧皇后曾贵为皇后,也曾屈尊为他人的侍妾,有承欢于帝王的殊荣,也有委身于蛮夷的羞辱。但她没有什么心肝,总能做到随遇而安。一生经历了南北朝、隋、唐几个朝代,近半个多世纪的风云。历史记载有的说她活了六十七,有的说她活了八十,但无论是哪一个年龄,在那个时代都是高寿。想想她一生的遭遇,活到这个年龄多么的不容易。她不是政治上有为的女强人,也不是一个能够影响历史进程的女人。像杨花一样随波逐流是她一生的主要特点。

杨广登太子位一年后,独孤皇后因病而死。隋文帝摆脱了妻子的严厉约束,开始沉溺于酒色,无心管理朝政。从仁寿二年,太子杨广就开始握有实权了。隋文帝暮年入花丛,和宣华、荣华二夫人如胶似漆。那宣华夫人乃是陈宣帝的女儿,生得性格温柔,丰姿窈窕,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隋文帝宠爱尤甚。隋主自此以后,日日欢宴,比独孤后在日,更觉适意。隋文帝曾心满意足地对两位美人说道:“朕老矣!情无所适。今得二卿,足为晚景之娱。”

隋炀帝觊觎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彻底露出了贪欢好色的本来面目。炀帝自登宝位,退朝之后,即往宣华宫,恣意交欢,任情取乐,足足半月有余。而当初萧后在东宫的时候,两个人朝夕不离,极相恩爱。而今立了皇后,反而连个面也见不着了。萧后开始以为他刚死了父亲,自己一个人独自守丧。后来打听得知,原来他夜夜在宣华夫人的宫里淫荡。萧皇后不觉大怒:“才做皇帝,便如此淫乱,将来作何底止?”于是便以将他父亲刚死就淫父亲的妃子的事情曝光相威胁,逼迫隋炀帝将宣华搬到宫外,希望以此逼迫他收敛自己的行为。
自从宣华夫人离开后,隋炀帝终日如醉如痴,长吁短叹。眼里梦里,茶里饭里,都是宣华。萧皇后见此情景,知道采取这种强行隔离政策并不能换回隋炀帝的真心,反而可能给自己招来祸患。为了自己着想,不如索性成全他们。“炀帝大喜,那里还等得几时,随差一个中宫,飞马去诏宣华”。

义成公主是隋炀帝的妹妹、萧后的小姑,远嫁给突厥可汗和亲。听到萧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迎接萧皇后。这萧皇后终于有机会远离了羞人的故土,能够出国旅游,那里天高皇帝远,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那些丑事,也可终老天年。谁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萧皇后在此见到了自己的爱子赵王。但赵王觉得他母亲已为“失节之妇”,不再搭理,给奶妈痛斥萧太后是失节之人。“萧后听见,不觉良心发现,放声大恸,回思炀帝旧时,何等恩情,后逢宇文化及,何等疼热。今日弄得东飘西荡,子不认母,节不成节,乐不成乐,自贻伊戚如此。越想越哭,越哭越想,好像华周杞梁之妻,要哭倒长城的一般。”就算真的哭倒了长城,估计也永远不会像孟姜女一样被人称颂。真是:掬尽三江水,难洗今日羞。

当宫里的女人隋炀帝都看烦了的时候,萧后提醒隋炀帝应该把眼睛向外,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美女。使杨广对妇女的祸害更加扩大,百姓更加怨声载道。她说:“妾想宫中虽无,天下尽有,陛下既为天下之主,何不差人各处去选,怕没有比宣华强十倍的,何苦这般烦恼?”恨不得挑尽全国美人供杨广受用,其甘心为虎作伥的行为令人发指。她还积极给隋炀帝出主意想办法,拉拢大臣为炀帝选美充实后宫。在她的积极纵容下,隋炀帝下令:“选得着有赏,选不着有罚”,要各位选官“不许怠玩生事”。于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于京城内选起,大张皇榜。捉媒供报,京城内闹得沸翻。”

第二天为文帝举哀发丧完毕,杨广换上冕服即位,即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萧妃自然升为皇后,“母仪天下”成为事实。这时杨广三十六岁,萧皇后二十四岁。短短十几年间,杨广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大隋帝国折腾得摇摇欲坠。

大隋有两位皇后,独孤皇后是政治的女强人,属于开拓型人才。一生不甘于人后,男人是她的附属品。而萧皇后一生生活中的女强人,属于享乐型人才。一生以男人的性情为马首,男人是自己的主心骨。两个女人,都是美女,但是生活的两种极端,一种能让男人的事业兴旺发达,一种能败男人的事业于无形。

萧皇后出生那年,北周杨坚接受静帝禅位而作了隋文帝。八年后隋军攻入建康,统一了全国。杨广在平陈战争中功绩显赫,为了表彰他,文帝除了给他加官晋爵外,还下诏天下名门世家将家中未出嫁女儿的生辰八字呈报朝庭,以便为年方二十一岁的杨广选择王妃。谁知挑来选去,唯独刚满九岁的萧氏女入选。独孤皇后对这位稚嫩可人的未来的媳妇十分喜欢,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抚养。聪明过人的萧氏女一点就通。四五年下来,她不但出落成一个明艳秀丽的小美人,而且知书达礼,多才多艺。
杨广当时驻守扬州,按朝规他每年进京朝觐一次,他见到萧氏一年年长成,出落得如此动人,他的心为之荡漾不已。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商议决定,在开皇十三年杨广入朝时,为他和萧氏女完婚。这年杨广二十五岁,萧氏刚满十三岁。洞房花烛夜,杨广心花怒放地把娇羞万状的小王妃拥进怀里,也拥抱了无穷的希望。因为替他们合婚的人,曾经私下里向杨广透露说:“萧女命中注定要入主中宫,母仪天下。”萧氏既然要母仪天下,那么他这个作丈夫的不就是一朝天子了么?虽然晋王此时不是太子,但他觉得希望就在前方,因此他把萧妃视为自己命中的福星,对她珍爱备至。

运河尚未凿成,天下已经大乱。杨广在位的十几年间虽然征服了无数美女,却没有征服李渊等几个美男。在他第三次游兴扬州之时,天下已经大乱。太原留守李渊攻下长安。杨广曾顾影自怜说:“好头颈,谁当斫之?”萧皇后不得不丢开最后一丝幻想,陪伴及时行乐的皇帝“趟浑水”。《北史.后妃传》记载了萧皇后内心的痛苦。有人禀告,宫外马上要造反了,请示皇后怎么办。萧氏摆了摆手,惋叹道:“天下事一朝至此,势去已然,无可救也。何用言,徒令帝忧烦耳。”翻译成俗话,就是混过一天算一天。宇文化及与兄长宇文智及在扬州起兵造反,率兵进入离宫,只见炀帝与萧后并坐而泣,看见众人,便道:“汝等皆朕之臣,终年厚禄重爵,给养汝等,有何亏负,为此篡逆?”裴虔通道:“陛下只图自乐,并不体恤臣下,故有今日之变。”一个昏庸无耻的皇帝居然此时还不自省,责问同样无耻的下属,而平时助纣为虐的下属现在到很义正词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炀帝在寝殿西阁被宇文化及下令缢杀,时年四十九岁。萧皇后和阳光共同生活了23年。如今,国亡了,家破了,丈夫被杀了,儿女也不在了。

但一个老头哪里能经得起这般折腾,很快就重病不起了。在病中,隋文帝还不能割舍二位美人,要她们陪侍在床,每天端汤喂药。而那些大臣们和太子杨广则只能陪在外殿,每日问安而已。

这萧皇后在夏宫安身未稳,一夜恩情,第二天,窦建德“即差凌敬送萧后等,到突厥义成公主国中去。萧后原是好动不好静的人,宵来受了曹后许多讥辱,已知他不能容物。今听见要送到义成公主那边去,心中甚喜。想道:“倒是外国去混他几年好,强如在这里受别人的气。”催促凌敬起身,下了海船,一帆风直到突厥国中”。

但《说唐》对萧皇后的美,有过侧面的形容。《说唐》三十六回,李密随王伴驾,“魏国公李密随驾,此时乘了一匹轻骑骏马,在岸上观看龙舟。只见萧妃在龙舟内观览岸边风景,果然有天姿国色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觉使人魂消魄散,称赞道:“世上哪有这般绝色的女子。”李密不住眼在岸上往船内观看”。这作为国公,一个美女也就罢了,看一次还不行,看了又看。而且这个女人是皇上的女人,这李密为此险些被砍掉了脑袋。不是美得不可思议,他不会不顾自己的性命。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