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嵩焘学名先杞,号云仙、玉池山农、玉池老人,出生于湖南湘阴城西,是晚清重臣、将领、外交家。郭嵩焘曾赴江西剿太平军,办理洋务等,他进士出身,曾是曾国藩幕僚,帮助他创建湘军,但仍两淮盐运使、广东巡抚、驻英公使、驻法使臣等职,是中国首位驻外使节。公元1891年,郭嵩焘逝世,时年73岁,清廷不为其追赠谥号。人物生平
佐理曾幕555000.cnm公海船 1郭嵩焘
郭嵩焘年少时曾就读于湘阴仰高书院,道光十五年,18岁的郭嵩焘考中秀才,第二年进入著名的岳麓书院读书。强调经世致用、坚忍不拔、不尚玄虚、摒弃浮词是湘学传统,历史悠久的岳麓书院一直是湘学重镇。作为“湖湘子弟”,郭氏本就受湘学影响不浅,而岳麓书院的学习使他受影响更深。但更重要的是,正是在岳麓书院,他与曾国藩、刘蓉等相识,互相切磋学问、砥砺气节,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当然,他很可能想不到,与曾国藩的结交将影响到自己的命运。他可能更想不到,这批“湖湘子弟”即将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但在传统功名的道路上,郭嵩焘走得并不顺利。虽然他在道光十七年考中举人,但道光十八年、道光二十年接连两次到北京参加会试都名落孙山,而曾国藩却在道光十八年考中进士。在失意中,他只得接受友人的推荐,于道光二十年到杭州给浙江学政当幕僚。这次为幕时间虽然不长,但却埋下了他以后思想偏离传统的变化契机。因为当时正值鸦片战争爆发,浙江地处前线,他“亲见浙江海防之失”,一向为“华夏”所看不起的“岛夷”的船坚炮利,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但他并不甘于游幕生涯,又几次赴京参加会试,终于在道光二十七年第五次参加会试时考中进士,正式步入仕途。但不久他的双亲相继去世,依定制他只能回家居丧。
咸丰二年底,太平军进犯长沙,并攻克武昌,咸丰帝饬令丁忧在藉的曾国藩兴办团练,曾国藩数辞不允,郭嵩焘几度登门,曾国藩终为所动,创办湘军,罗致郭嵩焘于幕中,出谋划策、募捐筹饷,成为曾国藩的得力助手。
咸丰三年五月,郭嵩焘率湘军赴江西援救楚军江忠源部。经实战观察,郭嵩焘认为太平军之所以攻无不克,多赖水军,遂向江忠源上“编练水师议,忠源韪之,令其疏请敕湖南北、四川制战船百余艘”。此举使湘军由劣势转为优势,郭嵩焘因功授翰林院编修。此后三年,受曾国藩派遣赴湖南、浙江等处筹饷,曾途经上海,参观外国人所办图书馆和外国轮船,接触了一些外国人,了解到西方的情况,思想受到很大的震动。
任职朝中
咸丰六年年末,他离湘北上,到京城任翰林院编修。在北京,他深得权柄赫赫的户部尚书肃顺的赏识。肃顺性情刚严,以敢于任事著称,主张以严刑峻法改变当时吏治腐败的状况,屡兴大狱,惟严是尚,排除异己,但由于他深得咸丰帝倚重,其他人对他是敢怒不敢言。与其他满族权贵猜忌、排挤汉人不同,他却主张重用汉族官僚,对以曾国藩为首的湘系尤其重视。由于肃顺的推举,郭嵩焘在不长的时间内就蒙咸丰帝数次召见,自然受宠若惊。咸丰帝对他的识见也颇赏识,命他入值南书房。咸丰帝还对他说:“南斋司笔墨事却无多,然所以命汝入南斋,却不在办笔墨,多读有用书,勉力为有用人,他日仍当出办军务。”不久,咸丰帝就派他到天津前线随僧格林沁帮办防务。
咸丰九年年初,郭嵩焘来到天津。但僧格林沁根本不把郭嵩焘放在眼里,对他非常冷淡。而郭嵩焘本就文人气十足,再加自己是咸丰帝亲派,并且明确他与僧格林沁是“平行”,因此两人合作极不愉快。同年十月中旬,郭嵩焘又奉命前往烟台等处海口查办隐匿侵吞贸易税收情况,僧格林沁派心腹李湘作为会办随行。虽然他无钦差之名,但所到之地大小官员都知道他是皇上亲派检查财务税收的大员,因此对他的接待格外隆重,并都备有厚礼。没想到郭嵩焘向来清廉方正,严于律己,规定“不住公馆,不受饮食”,更不受礼。那些地方官也尴尬不满。到山东沿海各县后,他认真查账,发现从县官到普通差役几乎人人贪污税款,贿赂公行,而且税外勒索严重惊人,超过正税四倍之多。他立即采取种种有力措施整顿税务,堵塞漏洞,并设局抽厘。尽管如此,这次税务整顿仍然大有成效,查整了一批贪官污吏,增加了政府税收。十二月底,僧格林沁以郭嵩焘未与会办李湘同办、未与山东巡抚文煜面商便派绅士设局抽厘以致民变为由,上奏要求弹劾郭嵩焘。
[5]
咸丰十年元月,郭嵩焘被迫离开山东返京,悲叹“虚费两月搜讨之功”,“忍苦耐劳,尽成一梦”。返京途中他备受冷遇,与来时一路的隆重迎送恰成鲜明对照,使他饱尝世态炎凉。
回到北京后,郭嵩焘受到“降二级调用”的处分,虽仍回南书房,但实际已是闲人,被冷落一旁。他在给曾国藩的信中抱怨说:“久与诸贵人周旋,语言进退,动辄生咎。”此番整顿山东沿海税收的失败,固然与郭嵩焘不知通权达变,不注意协调极为复杂的各方关系,认为只要严于律己一心为国,便可雷厉风行,不顾一切采取强硬措施反贪等有关,但根本原因还是社会、官场已从根腐败,他的作为实际上是与整个社会风气和官场成例冲突。其实,他在评价肃顺屡兴大狱、以严刑峻法整顿吏治时说得很清楚:“国家致弊之由,在以例文相涂饰,而事皆内溃;非宽之失,颟顸之失也。”今一切以为宽而以严治之,究所举发者,仍然例文之涂饰也,于所事之利病原委与所以救弊者未尝讲也。是以诏狱日繁而锢弊滋甚。”“向者之宽与今日之严,其为颟顸一也。颟顸而宽犹足养和平以为维系人心之本,颟顸而出之以严,而弊不可胜言矣。”“故某以为省繁刑而崇实政为今日之急务。”
同治元年,授苏松粮储道,旋迁两淮盐运使。次年,署理广东巡抚,镇压广东境内的太平军残部。同治五年,因与两广总督瑞麟不合而罢官回籍,在长沙城南书院及思贤讲舍讲学。
奔波洋务
光绪元年初,经军机大臣文祥举荐,再度出山,授福建按察使。时清政府筹议兴办洋务方略,郭嵩焘慨然命笔,讲自己办洋务的主张和观点写成《条陈海防事宜》上奏。认为将西方强盛归结于船坚炮利是非常错误的,中国如果单纯学习西方兵学“末技”,是不能够起到富国强兵的作用的。只有学习西方的政治和经济,发展中国的工商业才是出路。郭嵩焘因此名噪朝野。恰在此时,云南发生“马嘉理案”,英国籍此要挟中国,要求中国派遣大员亲往英国道歉,清政府最后制派郭嵩焘赴英“通好谢罪”。八月,清廷正式加授郭嵩焘为出使英国大臣,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驻外使节。消息传开,顽固派纷纷指摘、讥讽,更有文人编了一副对联讽刺郭嵩焘:“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只有李鸿章为他撑腰。
由于中英尚未就马嘉理案谈判妥当,郭嵩焘出使延期。十一月四日,郭嵩焘署理兵部侍郎,上《请将滇抚岑毓英交部议处疏》,弹劾云南巡抚岑毓英,要求将对马嘉理案负有直接责任的云南巡抚交部严处,奏折还抨击了那些盲目自大,封闭守旧的官僚士大夫。自然郭嵩焘又遭到毁谤,“汉奸”、“贰臣”之类的指责咒骂,汹汹而至。后来慈禧太后曾数次召见郭嵩焘,多加勉励。
驻英使节555000.cnm公海船,
光绪二年冬,郭嵩焘率副使刘锡鸿等随员三十余人启程赴英,在伦敦设立了使馆。光绪四年兼任驻法公使。赴英途中,郭嵩焘将沿途见闻记入日记《使西纪程》,盛赞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主张中国应研究、学习。后该书寄到总理衙门,不料遭到顽固派的攻击、漫骂,直到郭嵩焘去世,该书仍未能公开发行。郭嵩焘到达英国后,非常留意英国的政治体制、教育和科学状况,访问了学校、博物馆、图书馆、报社等,结识了众多专家学者,并以六十高龄潜心学习外语。还将考察心得不断寄回国内,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议。
光绪三年初,正值清军收复新疆之战,英国为挽救阿古柏政权,令回国述职的威妥玛与郭嵩焘交涉,提出照会章程三条,郭嵩焘在不清楚西征战局的情况下,向清廷提出“似应乘其调处之机,妥定章程,以为保境息兵之计”。但不久英印政府拟派出“驻喀什噶尔使臣”,郭嵩焘闻讯立即抗议,指出:“喀什噶尔本中国辖地”,阿古柏入侵,“百姓深受其害”;在中国收复失地之时,英方派驻使臣,,“则肆意在帮同立国,与中国用兵之意适相违左”。他要求英方“收回驻扎喀什噶尔明文”。英方自知理亏,未做答复。最终,派驻使臣之事也因阿古柏之死而化为泡影。此时,郭嵩焘已改变请英方调停的态度,建议清廷“可否谕敕左宗棠体察关外情形,以制剿抚之宜”,又认为趁阿古柏之死,“席卷扫荡,亦不出数月之内”。最后,清军在年内收复伊犁以外新疆全境。
这年八月,郭嵩焘出于保护华侨利益考虑,上奏清廷,建议在华侨集中的各埠设领事以护民,该建议得到清廷赞赏,光绪四年在新加坡、旧金山、横滨等地设立领事馆,以维护海外华侨的权益。同年十月十六日应英国工厂主的邀请,访问了在伦敦附近的电力厂。在参观过程中,英国工厂主特意请郭嵩焘参观刚刚发明不久的电话。这是他首次也是中国人第一次接触到电话。电话安装在相隔数十丈的上下楼内,郭嵩焘让随从张德彝到楼下去接听,自己在楼上与其通话。郭嵩焘在日记中写道:“其语言多者亦多不能明,惟此数者分明。”
在英国,郭嵩焘目睹英国国内的禁毒措施,不禁感慨万千,两次上疏要求严禁鸦片,并提出具体建议。郭嵩焘还从中外交涉日益广泛的现实出发,建议总理衙门编纂《通商则例》发给各省并各国驻华公使,使在处理外交事务时有所参本。总理衙门接受了建议,后来虽未编成《通商则例》,但翻译了大量西方法律规章备用。郭嵩焘出使期间,还处理了相当多的具体外交事件,并接待了中国第一批海军留学生,与严复等建立了友谊。因郭嵩焘在对外交往中不卑不亢,分寸合度,处理外交事务合乎国际惯例,给驻在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以致郭嵩焘卸任回国时,英、法两国政府均依依难舍。
黯然归国
光绪三年七月时,郭嵩焘与守旧顽固的副使兼驻德公使刘锡鸿发生激烈冲突。刘锡鸿暗中对郭多加诋毁,指责郭嵩焘有“三大罪”:
“游甲敦炮台披洋人衣,即令冻死亦不当披。”
“见巴西国主擅自起立,堂堂天朝,何至为小国主致敬?”
“柏金宫殿听音乐屡取阅音乐单,仿效洋人之所为。”
刘锡鸿还公然在使馆中扬言:“这个京师之内都指名为汉奸的人,我肯定不能容下他。”并又密劾郭嵩焘罪责“十款”,极尽罗织诬陷之能事。刘锡鸿指责郭嵩焘的罪状,不仅是鸡毛蒜皮,而且都合乎国际礼仪,并可印证英人所说郭为“所见东方最有教养者”的称誉无误。国内顽固派亦强烈响应,翰林院编修何金寿参劾他“有二心于英国,想对英国称臣”等语。
光绪五年,郭嵩焘与继任公使曾纪泽办理完交接事务后,黯然回国,称病回籍。五月五日乘船抵达长沙。由于湘阴发生守旧排外风潮,形势颇为紧张;连用小火轮拖带木船到省城都受到长沙、善化两县的阻止,大骂郭嵩焘“勾通洋人”的标语贴在大街之上。尽管郭嵩焘钦差使臣的官衔暂时尚未解除,而自巡抚以下的地方官员都对他傲慢无礼。
晚年逝世555000.cnm公海船 2郭嵩焘
郭嵩焘蛰居乡野后,仍然关心国家大事,经常就时事外交上疏朝廷、致书李鸿章等重臣。晚年在湖南开设禁烟会,宣传禁烟。郭嵩焘一直保持着大年初一赋诗一首以纪年的习惯。光绪九年正月初一,65岁的郭嵩焘在纪年诗中写道:“眼前万事随云变,镜里衰颜借酒温。身世苍茫成感喟,盛衰反复与谁论?”
光绪十七年,郭嵩焘病逝,终年73岁。他去世后,李鸿章曾上奏请宣付国史馆为郭嵩焘立传,并请赐谥号,但未获朝廷旨准。清廷上谕再次强调:“郭嵩焘出使外洋,所著的书籍,颇受外界争议,所以不为其追赠谥号。”郭嵩焘是洋务派吗
郭嵩焘是洋务派,他被称作是近代洋务思想家,是中国职业外交家的先驱。
1867年12月,郭嵩焘上海登船赴欧驻英期间参观各地工厂学校和政府机构,使观念产生根本变化,发出西洋政教、制造无出于学的惊呼。郭嵩焘把使英途见闻写成《使西纪程》向清政府大力介绍外国先进管理概念和政治措施,称赞西洋政教制度、对国内政提出效仿建议。郭嵩焘的后人
郭嵩焘一共有四个儿子,郭焯莹是他的第三个儿子,人称郭十公子。
郭焯莹是特立独行,为不可一世的狂士。他为人十分毒舌;只推崇谭嗣同一人;模仿先秦诸子的行文,写出来的文章晦涩难懂,还喜欢用古字;喜欢带着歌姬去游玩。但是,郭焯莹一生致力于楚辞研究,著有《读骚大例》一卷,敢发前人所未发之论,对《楚辞》有颇多独特见解,对楚辞学有很重要的影响。郭嵩焘与曾国藩
他与曾国藩、刘蓉等相识,互相切磋学问、砥砺气节,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当然,他很可能想不到,与曾国藩的结交将影响到自己的命运。他可能更想不到,这批“湖湘子弟”即将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咸丰二年底,太平军进犯长沙,并攻克武昌,咸丰帝饬令丁忧在藉的曾国藩兴办团练,曾国藩数辞不允,郭嵩焘几度登门,曾国藩终为所动,创办湘军,罗致郭嵩焘于幕中,出谋划策、募捐筹饷,成为曾国藩的得力助手。
他推动了回乡办团练的曾国藩雄心勃发,然后又促成了避居山中的左宗棠出来与曾国藩联手,这就直接奠定了湘军架构的形成;他甚至还统兵作战,筹建水师,推行“厘捐”、“盐捐”、“劝捐”,被誉为“湘军财神”,湘军集团的许多文件、布告也同样出于郭嵩焘的妙笔。人物评价555000.cnm公海船 3郭嵩焘
总评 郭嵩焘是近代洋务思想家,是中国职业外交家的先驱。
郭嵩焘的一生鲜明地反映出时代特征,反映出方生与未死之际先行者的历史命运,考察历史,反顾来路,郭嵩焘是中国十九世纪末维新派的先声,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全盘西化论”的嚆矢。郭嵩焘痛恨反手关家门,力主开眼看世界,早已被证实是明智之见和明智之举,他是超越时代的先行者,生前没有知音,没有同道,内心寂寞如沙。郭嵩焘主张学习西方的蓝调文明,面对重重阻力,真可谓是”雪拥蓝关马不前”,他叹息过、苦恼过,却从未绝望过,相信未来,内心始终怀抱着沉重的乐观。事实证明,郭嵩焘是对的。
历代评价
《清史稿》:中国遣使,始於光绪初。嵩焘首膺其选,论交涉独具远识。
李鸿章:当世所识英豪,与洋务相近而知政体者,以筠仙为最。
清廷官方评价:出使西洋,所著书籍,颇滋物议。
焯莹:谓公弗显,联翩节麾。志业宏多,欿如未施。众荣我蔑,趣与世揆。思以先觉,觉彼后知,利在国家,岂图其私?蛮貊或行,州里或疑,匪诚未至,人心积巇。召归辍驾,遘疾江湄,天日掩照,时命孔哀。心不负君,魂清魄夷,孰闻天马,徒恋敝帷。皦尔风节,百世之师,文章满家,鸾凤其仪。谤与身灭,积久弥辉,考三不朽,视此穹碑。
郭嵩焘自评:流传百代千龄后,定识人间有此人。

管道升别称管仲姬或管夫人,是元朝著名女画家、书法家、诗词创作家,与卫夫人并称“书坛二夫人”,她的丈夫是大名鼎鼎的赵孟頫,因赵孟頫而被封为魏国夫人。自幼聪明慧敏,“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天赋极高,行楷与赵孟頫颇相似,擅画墨竹梅兰,代表作有《璇玑图诗》、《墨竹谱》、《水竹图卷》、《我侬词》等。管道升于公元1319年病逝,和赵孟頫合葬湖州德清县东衡山南麓。人物生平555000.cnm公海船 4管道升
管道升,景定三年,一说咸淳七年,生于湖州吴兴,一说德清县茅山。天生才资过人,聪明慧敏,性情开朗,仪雅多姿,“翰墨词章,不学而能”,生而知之的极高天赋,加上长期而全面的、学习,在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培养了多方面的艺术才能。
1288年管道升至京,疑是年即与赵孟頫认识并成婚。不知是一见钟情,还是相互倾慕,使两位旷世才人相成眷属,在之后的一生中相互学习、相互促进,同心同德、相敬如宾,既能各自独立、各有千秋,又能相得益彰、珠联壁合。她与赵孟頫确实是久经考验的天造地设的绝配。尽管唇齿亦相磨,但充满和具有全面智慧的她,在与赵孟頫发生摩擦或出现隔膜的时刻,都能游刃有余地、及时地、甚至是预见性地解除他们之间的危机,维持、甚至以此加深他们之间的关系。
中年的管道升,“玉貌一衰难再好”,长期以来的各种家庭琐事及社会应酬,将她以前的月华水色消磨殆尽,思想变得更成熟、性情变的暴躁,赵孟頫对婚姻的忠贞便开始动摇,准备且坚持纳妾,在这婚姻危机的关键时刻,她一不严声厉色、二不依来顺受,而是以一种高雅通达而积极严肃的态度和情怀创作《我侬词》表达自己的感受: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词中反映了重塑你我的批评自我批评的科学态度,也反映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命运和家庭责任,成为表达伉俪情深意笃千古绝唱。当赵孟頫看到她的这首词后,不由的被深深地打动了,从此,也就再没有提过纳妾之事。
1289年,其子赵雍出生。从赵雍日后的书画等艺术成就来看,管道升不仅是一位绝代盖世的才女,温柔娴淑的良妻,同样也是一位循循善诱、言传身教的慈母。管道升曾在一首《题画竹》的诗中写道:“春晴今日又逢晴,闲与儿曹竹下行。春意近来浓几许,森森稚子日边生!”借森森竹笋表达母亲对儿女的殷切期望。
1317年,元仁宗册封赵孟頫为魏国公,册封管道升为魏国夫人,“管夫人”的世称,即源于此,并因为她的书法成就,与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卫夫人”,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书坛两夫人”。尽管她身为命妇,享受着荣华富贵,但她同岳飞一样认为“三十功名尘与土”,同赵孟頫一样向往“归去来兮”。赵孟頫晚年晋升为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官居从一品,贵倾朝野,但赵孟頫以宋室后裔而入元为官,依然受摆布而不得施展抱负,常因自惭而心情郁闷,故潜心于书画以自遣。管道升曾填《渔父词》四首,劝其归去,其中一词中写道:“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还有一词同样写道:“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闲去云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反映了她向往闲逸、自由的清淡生活,淡漠凡俗尘世的功名利禄。
1318年,管道升脚气病复发,经赵孟頫多次上书请求,才于次年四月,方得准送夫人南归。四月二十五日从大都出发,五月十日管道升病逝于山东临清的舟中,赵孟頫父子护柩还吴兴,葬东衡里戏台山(今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1322年六月十六日,赵孟頫病逝,享年六十九岁。九月十日,与管道升合葬于湖州德清县东衡山南麓。管道升书法555000.cnm公海船 5管道升
管道升书风取法赵孟頫,尤精工小楷和行书。管道升擅画墨竹梅兰,笔意清绝。又工山水、佛像、诗文书法。小楷端庄华贵,清闲自由,行书幽新俊逸,因此她的书牍行楷与赵字极为相似。管氏笔画遒媚圆润,点捺转折都似赵法,飘逸脱俗是其个性,结体妍丽飘逸,端庄华贵,世人为之称颂“管夫人作书,寸绡片纸,人争购之,后学为之模范。”管道升的书法字体则多扁型,根据字型字势的需要而作相应的灵活变化再处理,富有变化,秀润天成。管道升作品
诗词文:《我侬词》、《题梅花》、《写竹寄外君》、《璇玑图诗》、《观世音菩萨传略》。
画作:《山楼绣佛图》、《长明庵图》、《竹林泉绕图》、《墨竹图》、《双钩竹图》、《山水图》、《墨竹图册页》、《竹石图册页》、《墨竹图卷》、《仿吴道子鱼篮观音图》、《竹石图》、《兰花图》、《竹林图》、《若兰小像卷》。
书法:《与中峰禅师尺牍》。管道升赵孟頫
管道升于1262年出生于浙江德清茅山,自小天资聪慧、德言容功,“翰墨词章,不学而能”,能文能诗、能书能画,可谓多才多艺。这样一个才女自然“宁缺毋滥”,当然要找个好夫婿。于是,直至1288年,26岁的管道升才与赵孟頫认识并成婚。不知两人是一见钟情,还是他人介绍日久生情,但二人才情、品貌都相得益彰、珠联壁合,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放到现在就是一对文艺夫妇。
赵孟頫曾在《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中这样评价妻子管道升:“有才略,聪明过人。亦能书,为词章,作墨竹,笔意清绝。夫人天姿开朗,德言容功,靡一不备,翰墨辞章,不学而能。”他也经常在朋友面前表扬自己的妻子,赞她蕙质兰心,对她也是相当宠爱。赵孟頫官至一品后,管道升也被封为魏国夫人。
然而就算管道升如何完美,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容颜不再,加上为家庭琐事所累,赵孟頫对婚姻也开始动摇了,做好了纳妾的准备。这时候的管道升没有破口大骂,也不逆来受顺,她以一种优雅积极的态度写了一首《我侬词》给赵孟頫: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道升通过这首词向丈夫赵孟頫传达了夫妻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命运和家庭责任。赵孟頫看后不知是感动了还是愧疚了,就再也不提纳妾的事了,管夫人也由此挽救了家庭、婚姻危机。人物评价555000.cnm公海船 6管道升
赵孟頫《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有才略,聪明过人。亦能书,为词章,作墨竹,笔意清绝。夫人天姿开朗,德言容功,靡一不备,翰墨辞章,不学而能。
乾隆皇帝《题管道升修竹幽兰图》:世间尽有丹青手,写照端须似此人。
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妇女,在“女子无才便是德”封建文化偏见下如此的博学多才,在上侍公婆、中从夫君、下教子女的社会伦理义务的沉重负担下,还能够表现出那样诗情画意的浪漫情趣,是多么得难能可贵!
管道升在绘画方面,以墨竹见长,兼工山水、佛像。其笔笔下之竹,劲挺有骨兼具秀丽之姿,“笔意清绝,颇有韵味”,名靡时世。墨竹师承“文湖州”,为文人画风,始创晴竹新篁。曾经画有悬雀朱竹一枝,由杨廉夫为之题诗。
管道升既能超脱凡尘世俗之外,又能被社会历史交口称誉;既能处理好古代妇女在家庭社会中的日常琐事,又能摆脱封建束缚,极大地发展和展示出自己全面而杰出的才华。她无愧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伟大女性之一。

高季辅本名高冯,出身渤海高氏,是唐朝时期的大臣。高季辅早年曾参加隋末农民起义,后投降唐朝,担任监察御史、中书舍人、宰相、中书令兼吏部尚书、侍中等职,封爵蓚县公;他多次谏言时政,被唐太宗誉为“药石之言”,著有《高季辅集》等作品。公元654年,高季辅逝世,时年58岁,追赠开府仪同三司等,谥号宪,配享高宗庙廷。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高季辅年轻时勤奋好学,精通武艺,以孝母闻名,隋末时纠集数千人,参与农民起义。武德元年十月,高季辅与李密部将李育德、刘德威、贾闰甫等一同投降唐朝,被授为陟州总管府户曹参军。
累职升迁
贞观元年,高季辅被擢拜为监察御史。他弹劾大臣,不畏权贵,后又升为中书舍人。
贞观八年,唐太宗命近臣评论时政得失。高季辅提出五条建议,深得太宗赞赏。
贞观十七年,唐太宗立晋王李治为皇太子,加授高季辅为太子右庶子。
贞观十八年,高季辅又兼任吏部侍郎,并加授银青光禄大夫。 升任宰相
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东征高句丽,留皇太子李治在定州监国,并命高季辅与高士廉、刘洎、马周、张行成等人一同执掌机要政务,辅佐太子。
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驾崩。高季辅与张行成在太极殿拥戴太子李治继位,史称唐高宗。高季辅被任命为中书令,兼检校吏部尚书、监修国史,并封蓚县公。
永徽二年,高季辅改任光禄大夫、侍中。
永徽三年,唐高宗立陈王李忠为皇太子,命高季辅兼任太子少保。 病逝家中
永徽四年,高季辅因风疾卧病在家。唐高宗命其兄宗正少卿高季通前去探病,并经常派宦官前去观察他的进食情况。是年十二月,高季辅病逝,时年五十八岁。唐高宗废朝三日,追赠他为开府仪同三司、荆州都督,赐谥号为宪。
天宝六载正月十二日,高季辅与尚书右仆射褚遂良、太尉刘仁轨一同配享高宗庙廷。高季辅的后人
儿子:高正业。高季辅的故事
高季辅从小就精通武艺,他的兄长高元道担任汲县县令,结果城中百姓叛乱,高元道不幸遇害。当时高季辅才二十几岁,他亲自带着众人出城,手刃杀兄仇人,并将凶手的首级祭于兄长墓前。
高季辅为官期间以谏言时政闻名,他提出减少对百姓的徭役、抑制王公贵族奢靡之风、提高地方官员的待遇等,还提拔重用一批优秀的官员,其中就包括名臣韦思谦。韦思谦早年因公事上犯了过错,故而一直考评不高,很多年都不得升迁。后来,高季辅主持选拔,提升韦思谦为监察御史。他表示自己主管吏部以来,只发现了韦思谦这么一个真正有才能之人,怎么能因他犯了小过错就舍弃他的大才能呢!
高季辅为官时多次针砭时弊、上疏直谏,深得唐太宗李世民的赏识,特意赐他一块钟乳石,并说道:“你时常上疏己见,进献的良言就像药石一样,能救国治家,而我则送你药石以作回报。”后来,唐太宗还上了一面金背镜给他,以表彰他清廉明鉴。后人也以“药石之言”来比喻那些劝人改过自新的良言。人物评价
李勣:我见房玄龄、杜如晦、高季辅辛苦作得门户,亦望垂裕后昆,并遭痴儿破家荡尽。
吴兢:太宗皇帝好悦至言,时有魏徵、王珪、虞世南、李大亮、岑文本、刘洎、马周、褚遂良、杜正伦、高季辅,咸以切谏,引居要职。
刘昫:于燕公辅导储皇,高侍中敷陈理行,张北平斥言阴沴,皆人所难言者。苟非金玉贞度,松筠挺操,安能咈人主之意,献苦口之忠?宜其论道岩廊,克终显盛。古所谓能以义匡主之失,三君有焉。
宋祁:于志宁谏太子承乾,几遭贼杀,然未尝惧,知太宗之明,虽匕首揕胸不愧也。及武后立,不敢出一言,知高宗之昧,虽死无益也。季辅,行成数进谏,然雍容有礼,皆长厚君子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