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大公鸡说:“让我来试试吧。”它虽然不是什么歌唱家,但勤劳勇敢,嗓子也不坏。大公鸡对着山那边十分谦逊地高声叫了三遍,声音虽然不是十分美妙,但却充满了真诚和热情。太阳被感动了,慢慢地从山后露出了笑脸。

555000.cnm公海船,李靖将马拴在门前的树上,拱手立在门外等候。

常言道,等人者心焦。熬过了两三天,援军还不见踪影,黄帝不免焦虑;一日,端坐中军帐与风后商讨军务,猛听得唿哨声嘹亮,抬头望去,一条生着两扇金色翅膀的神龙摩云而至。“呵!应龙来了。”黄帝大喜,未及起身,辕门外又连珠般传来“天女魃到”的通报声。

勇士拉开大弓,向着天空射出了八支箭,天上的八个太阳就“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哎呀,要杀死我了!”剩下的一个太阳吓得躲到了山背后,再也不敢出来了。

有一次,他因事路过华山,听说华山西岳大王甚是灵应。于是准备香烛到庙里去瞻拜,乞求西岳大王给他算上一卦。可是连掷两卦,这卦都立着不倒下,不知是何卦。

眼看黄帝的军队将要落败,天女魃出现了,她双目圆瞪,火气冲天,顷刻间,狂暴的风雨消逝得无影无踪,天气骤热,温度急剧上升了三十九摄氏度。

黄莺被请来了。它自以为是世上最好的歌唱家,对着山那边就骄傲地唱了起来,不料太阳不肯出来。云雀、画眉也来了,它们也像黄莺一样骄傲,太阳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隋朝末年的时候,隋主有一次做了一个梦,梦见洪水淹掉了都城,大水把都城里的人全都淹死了。洪水过后,在城头上长出了树,接着树上就结出了一个果子。

应龙和旱神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这一来,一个太阳也没有了,天地一片漆黑,人们的日子还是没法过,只有赶紧再把剩下的那个太阳给叫出来。

后来,李靖果然只是护国卫君的一代名将,最终也没有当上皇帝。

蚩尤兄弟惊惶了,风伯雨师诧异了,魑魅魍魉不知所措,三苗之民呆如木鸡;应尤乘势展翅扑击,十八路诸侯层层迭迭围杀过来,蚩尤大败亏输,S着残兵败将南遁。

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九个太阳。大地热得像一块烧红了的铁块,人们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于是,人们请来了一位力气大、箭法准的勇士,让他把太阳射下来。

李靖心想:“我要是两个都要,或觉得我太贪;要是选择文婢,别人或以为我懦弱。”因而选择了武婢李靖拜谢了老夫人,出门上马,与武婢同行。走不多远,回过头来看时,原先的宅院已不见了。又走了数里,那女子说道:“刚才郎君要是取了我们二个,那么就会文武兼备,将来定会是出将入相的人才;你只取了我这个武婢,将来只不过一代名将而矣!”说完从袖中取出一本书,交给李靖道:“熟读此书,可临敌制胜,建立大功。”随即,那女婢转眼就不见了。

应龙拍了拍翅膀,飞临两军阵前,行雨的架式还没摆好,早已与蚩尤秘密结盟、担任内应的风伯、雨师在黄帝军中一齐发作,刮起一阵折树毁屋的狂风,下起一场倾江倒海的骤雨,将应龙积储的水源耗尽,把黄帝统领的大军打散。

从此,公鸡叫三遍,太阳跟着就出来了。

李靖是个胆粗气豪的人,听了老夫人的话,略微迟疑了一下问道:“我是凡人,如何才能代替龙神来行雨呢?”老夫人道:“郎君要是肯,我们自有办法。”

天女魃运用火功旱气,帮助父亲反败为胜,取得了冀州战役的胜利。但不知是用力过猛,脱了力,还是沾染了魑魅魍魉的邪气,她再也不能够飞上天庭,不得已留居人间。由于她火气太盛,乃干旱之神,凡居住的地方,无涓滴雨水,老百姓根本无法耕种。后来,小农神后稷的侄儿、首倡牛耕的叔均将此事禀报黄帝,黄帝便把魃迁徒至赤水以北的偏远处系昆山共工台。魃不愿住在偏僻荒凉的地方,时时逃出来。农民们恐怕她带来旱灾,就挖通沟渠,清除河道,大声吆喊着驱赶她:“旱神快回赤水之北!”

鸡叫日出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到那里一看,原来是一座大院落。这时候已是掌灯时分,宅院的大门已经紧紧地关上了。李靖下马扣响了门环。许久,一个白头老翁出来开了门,问他找谁。李靖于是把要借宿的事说了。

天女魃是黄帝的亲女儿,常穿一身青色的衣服,两三尺的身高,光秃秃的脑袋,或许是太骄傲的缘故,两只小眼睛长到了脑门顶端。那还是在很久以前,神、鬼、人大聚会,选举第一届宇宙小姐,结果美神、艳鬼、丽人各不相让,她却被公认为宇宙第一丑女。天女魃年纪已经老大不小了,从无媒妁上门提亲,她贵为公主,人又是极聪明、极自负的,怎么会不窝着一肚子火呢,久而久之,那火气越积越多,愈来愈大,发起火来,热力四射,胜过一座喷涌岩浆的活火山。她无意间练就的火功,却成了黄帝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

李靖是唐朝开国的卫国公,位极人臣,权倾一世。可是他的出身却很低下,至于他以后是怎样当卫国公的,这里面还有一段相当离奇的传说。

为黄帝助战的双翼应龙和旱神魃

少顷,只见老翁出来传话说:“我家老夫人请客人相见。”李靖整里好衣冠走了进出。只见里面灯火辉煌,堂院深深。雕梁画栋,珠帘翠帐。屋里摆放的物件,没有哪一件不是眩目的奇珍异宝。坐在厅堂上的那位老夫人,年纪大约五十岁的样子,绿裙素襦,举止端雅。左右站着女婢数人,有擎香炉的,也有捧如意的,也有持拂子的,两边一字排开侍立。李靖于是登堂鞠躬拜谒。老夫人也从容答礼:“请问,尊客姓氏是什么,为何到了这个地方?”李靖恭敬地通报了姓名,并把自己追赶兔子而迷路的事说了。并又问道:“此处是谁家的宅院?”老夫人不紧不慢的说:“这是我们龙氏的一座别院。老身和两小儿居住在这里。今晚上两小都不在家,本来不适留宿外人,但是郎君迷了路而来投宿一夜,若是我们不留,郎君只怕就没有别处可寻了?若是不嫌弃,你就留下歇息吧。”随即叫侍婢,准备好酒肴款待李靖。

不过数日,十八路诸侯陆续到齐。黄帝重整旗鼓,约定蚩尤在冀州之野会战。黄帝私下盘算:蚩尤精通布雾法,应龙擅长蓄水行雨术;暴雨还怕驱不散浓雾?便发下令箭,命应龙作先锋打头阵。

行雨完了之后,龙马就跑回来了。李靖下马进来见老夫人,只见老夫人满面愁容。迎面就对李靖说:“郎君为什么这样胡涂!

李靖于是就答应了。老夫人大喜,就命人取一杯酒来,亲自端来递给李靖道:“喝了这酒可以抵御风雷,你喝了吧。”李靖接过酒来,一饮而尽,顿时觉得神气健旺。老夫人又叮嘱道:“大门外已经备下了龙马,郎君乘上它,就能行雨。马鞍上系有一个小琉璃瓶,瓶中装着水母。瓶口外边还有一个小金匙,郎君当看到龙马跳跃的时候,便用金匙取一小滴,滴到马鬃上,千万不要多。这就是行雨的方法。”

李靖一一领命,随即出门上马。行不出数步,即腾空而起,御风而驰,非常平稳,越行越高。一霎时,虽然马足下面,雷声电光,李靖也没有一点畏惧。他按照老夫人的话,在龙马跳跃地地方,就把水母滴在马鬃上。后来,不知在什么地方,龙马又跳跃起来。李靖从曙光中往下面看时,正是白天在老农家吃茶的地方,想道:“此处田地干枯,一滴水母恐怕不够?”于是,一连滴下了二十余滴。

再说,李靖只顾一个劲儿地追赶,早已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等到你意识到的时候,天色已暮,兔子也没有了踪影。正当他寻思要找个歇宿时,回马就看到树林深处,有高楼大厦。于是策马前行,到那里去投宿。

李靖看到隋主行法这样严酷,就认为隋朝的国脉必定不会很长久。他知道隋主梦木生子,洪水滔天,就深信将来夺天下的,肯定是一个姓李的人,继而他又想到自己身上,因此常常怀有鸿鹄之志。

李靖行雨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瓶中的水母一滴,就是人间一尺雨;早就告诉你只能下一滴,你为何在此处连下二十滴呀?现在这个地方,平地的水都有二丈深,田地、屋舍、人们,都被淹没了。老身已遭天罚,两小儿也将被天所谴!”李靖听后大为吃惊,惭愧万分。老夫人说:“这也是定数,不能怨你一个人。我也烦劳了你,临别就该有所馈赠。”于是叫出两个青衣女子来,相貌极美,其中一个满面笑容,另一个微有怒色。老夫人说:“她们是文婢武婢,你可以择取其一,也可以全部都要。”李靖一再推辞:“我有负委托,连累了你们,怎么还敢有什么相求的。”老夫人说:“郎君不要推辞,快点作决定吧。”

又有一次,他到渭城去拜访朋友,寓居在渭城南面郊野的一座旅舍里。一天他起来之后,闲着无事,就独自一个人骑着马到外面去游玩。这个时候正是春末夏初季节,农夫在田地里辛勤耕种,但是却因久旱没雨,土块十分干硬,所以农夫耕作起来非常吃力。李靖走得有些累了,又觉得相当的口渴,就到一家农户去乞茶水喝。这农家见他是个过路人,不敢怠慢,就沏了一碗好茶给李靖解渴。李靖喝了茶,赶忙道谢。接着,仍然上马前行。忽然见前面的山崖边有一只野兔蹦了出来。李靖放马就追。那兔子相当机灵,东奔西跑,让李靖怎么也逮不到。

老夫人听了这婢女的话,就亲自来到李靖的门外叩门相求。

李靖见是这样,怒从心起,昂首挺立于神像的面前,厉声拍着桌子对西岳大王说:“我李靖要是没有非常的福分,那么上天生下我来又有什么用呢?早就听说西岳大王神灵圣明,可是为何我两次求卦,都是阴阳不分呢?我如今再问最后一卦,要是再不灵验,我李靖只能斩下你的头来,焚祭这庙宇了。”说完就又掷了一卦。这次,两片卦在地上旋转了半晌才停下来。李靖向前定睛一看,是个阳卦。他暗想:阳卦是为君王的卦像,是非常吉利的。于是收起卦来拜别而去。

木和子合在一起是个“李”字,又见大水淹城,隋主认为会有一个姓李,名字与水有关的人来夺取自己的君王之位。当时正好他的臣下有个李姓人家生得一个儿子,名叫李洪。隋主起了疑心,就杀了李家的儿子。此事慢慢地就传播开来了,惊动了另一个李姓人,这人就是李靖。李靖血气方刚,足智多谋,而且精通兵法,诸般武艺都很娴熟,真算得上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一直由他的舅舅韩擒虎抚养。韩擒虎本就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勇将,他常与李靖谈论兵事,李靖每每都能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见。韩擒虎不由经常赞叹说:“能谈论孙子和吴起兵法的,当今世上除了李靖,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老翁说道:“这宅院的男主人都出去了,只有老夫人在家,你等我进去禀报一声,要是夫人肯答应,你即可在此借宿。”

李靖睡到半夜,被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惊醒了,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只听到一个声音道:“我们是送天符来的,请通报你家大少爷一声,叫他夜里四更天行雨,不得有误!”说完这声音就消失了。后来又听到老夫人说:“两个儿子都不在家里,可是天帝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到时没有按时行雨,全家都会受到责罚,这可该怎么办呢?”半会,只听见一个婢女说:“我们家里来的这位过路客人,我看他不是一般的人,何不去求求他呢?”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