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000.cnm公海船,  骆家沟遗址位于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楼东乡田坝村六组,分布于金沙江北岸的一、二、三、四级台地。
2011年调查发现,并于2011年12月进行试掘,确定为一处汉代遗址。该遗址的堆积较厚,分布面积约为50000平方米,核心区域约为10000平方米。为配合向家坝水电站的建设,于2012年3月中旬开始对该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
  截止2012年8月10日,已完成发掘面积3500平方米。共清理汉代陶窑11座、房址6座、灰坑97个、灰沟26条,灶5座。出土遗物包括半两钱、五铢钱、货泉、大布黄千、太平百钱和直百等钱币;罐、钵、碗、豆、盆、盘等陶器;铜剑和箭镞等兵器;铁刀、铁削、梭镖和大量网坠等生产生活工具;带钩、印章和铜环等装饰品以及筒瓦、板瓦、瓦当等建筑构件。
  从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该遗址的年代从西汉中晚期一直延续到东汉时期,以西汉晚期的堆积为主。从遗址的功能上来看,主要包括了居住区和手工业区。遗址中出土的器物以数以千计的陶网坠最引人关注,其来源于本地陶窑的烧造,并有可能供给周边的聚落使用。这为我们研究金沙江下游地区汉代的经济形态及贸易线路提供了全新的资料。(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骆家沟遗址位于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楼东乡田坝村六组,分布于金沙江北岸的一、二、三、四级台地。
2011年调查发现,并于2011年12月进行试掘,确定为一处汉代遗址。该遗址的堆积较厚,分布面积约为50000平方米,核心区域约为10000平方米。为配合向家坝水电站的建设,于2012年3月中旬开始对该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
  截止2012年8月10日,已完成发掘面积3500平方米。共清理汉代陶窑11座、房址6座、灰坑97个、灰沟26条,灶5座。出土遗物包括半两钱、五铢钱、货泉、大布黄千、太平百钱和直百等钱币;罐、钵、碗、豆、盆、盘等陶器;铜剑和箭镞等兵器;铁刀、铁削、梭镖和大量网坠等生产生活工具;带钩、印章和铜环等装饰品以及筒瓦、板瓦、瓦当等建筑构件。
  从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该遗址的年代从西汉中晚期一直延续到东汉时期,以西汉晚期的堆积为主。从遗址的功能上来看,主要包括了居住区和手工业区。遗址中出土的器物以数以千计的陶网坠最引人关注,其来源于本地陶窑的烧造,并有可能供给周边的聚落使用。这为我们研究金沙江下游地区汉代的经济形态及贸易线路提供了全新的资料。(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万福垴遗址共抢救出土青铜器12件,其中编钟11件、鼎1件。编钟均属甬钟,其中一件钲部有铭文为
“楚季宝钟厥孙乃献于公公其万年受厥福”。铜鼎立耳较大微外撇,厚方唇,下腹大于上腹,牛首形蹄足,腹饰扉棱和凤纹,有少量地纹。陶器经初步修复,器形有鬲、簋、尊、瓮、粗柄豆等。

 

    6月18日下午,宜昌在厢涵工程施工过程中发现铜鼎、编钟等文物,施工方立即报告宜昌市文物局。6月19日至24日,8月3日至9日,宜昌市文化局和宜昌博物馆分别两次组织调查勘探人员,赶到万福垴文物出土现场进行抢救性发掘并对周边地带进行勘探。经过探寻共发现三个灰坑,分别编号为H1、H2和H3。从勘探情况看,遗址自西北向东南方呈不规则形分布,遗址周边多有浅沟壑和积水,不明其是否与遗址同期形成还是后期改田所致。

555000.cnm公海船 1   

   
H1南北直径156厘米,东西残长110厘米,残深70厘米。内分两层,坑形规范、壁陡光平,出土很多陶器,器形有鬲、尊、豆、罐、瓿等残件。内夹杂很多黑木炭和灰烬。推测铜钟和铜鼎都出土于该坑之内。H2呈不规则长形,长径3米,南端宽1.7米,中间宽1.5米,深20厘米,边缘不甚规整。出土器物除没有黑色灰烬外,陶器与H1内出土内容大同小异。主要有鬲、簋、粗柄豆等。H3西南距H1约156.4米,略呈刀形。东西总长8.8米,南北宽2米,深1.5米,四壁略内收,但不很规整。出土少量陶片和明清时期的瓷片。

(《中国文物报》2012年8月22日2版)

   
经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高崇文,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陈振裕、孟华平,湖南省博物馆研究员刘彬徽等专家会商认定,宜昌万福垴遗址出土的青铜鼎、青铜编钟及铭文和陶器,时代属于西周中晚期,是楚文化考古的重大发现和突破。发现地点所在的枝江是早期楚文化探索的中心区域之一,此次发现的“楚季”、“公”等人物是研究早期楚国的重要资料,在我国南方地区尚属首次发现,填补了我国早期楚文化研究的空白,对未来楚文化研究将产生积极影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