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元瓘原名传瓘,钱镠之子,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第二任君主,在位9年时间。他于932年继位,937年被晋封为吴越国王,在位期间延续父亲使用藩镇法制、免除民田荒芜无收者的租税等政策。公元941年,钱元瓘因府邸着火吓得病了,不久后就去世了,时年55岁,谥号文穆王,葬于浙江省萧山县龙山。人物生平555000.cnm公海船
早年事迹
895年,钱元瓘被授为盐铁发运巡官,不久又改任户部金部司郎中,赐紫衣、金鱼袋。901年,钱元瓘又改任礼部尚书,遥领邵州刺史。
902年,杭州裨校许再思等人作乱,勾结宣州节度使田頵,钱镠打败许再思,与田頵讲和。田頵要同钱镠结盟,钱镠把所有的儿子都叫来,问他们说:“谁能为我去做田家的女婿?”儿子们都露出为难的神色,当时钱元瓘年仅十六岁,上前说:“我全听从大王吩咐。”因此就去宣州成亲,实际上是作质子。
903年,田頵因叛乱战死,钱元瓘得以返回杭州。
此后,钱元瓘升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内牙将指挥使,在讨伐叛乱、抗击贼寇中立有大功。
918年夏天,钱镠大举讨伐吴国,以钱元瓘为水战各军都指挥使。战船抵达东州时,吴人以水军迎战,钱元瓘在筏子上顺风点火扬起灰烟以做掩护,吴军迷失方向,于是被打败,活捉了吴国军使彭彦章以及军校七十多人,获得战船四百艘。吴人知道不能与之对抗,便向钱镠讲和。钱镠因钱元瓘的战功上奏朝廷任他为镇海军节度副使、检校司徒。
后梁末年,钱元瓘迁任清海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
923年,加封检校太师,兼任中书令、镇东等军节度使、观察使、处置使等。当时钱镠任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守中书令、吴越国王,到钱镠以太师职位退休时,钱元瓘接连上奏,请求恢复旧号,后唐明宗李嗣源应允了他。
继承父位
928年七月,当时钱镠年事已高,想立钱元瓘为继承人,于是对他的儿子们说:“你们各自讲讲你们的功劳,然后我选择你们中功劳多的人立为继承人。”钱元瓘的哥哥钱传璹、钱传璟等都一致推举钱元瓘。于是钱镠上奏请求后唐朝廷授给钱元瓘两镇。同年闰八月初五日,后唐朝廷下诏任命钱元瓘为镇海、镇东节度使。
932年三月,钱镠患病,召来属文官武将对他们说:“我这次患病必然不能再愈。我的几个儿子都愚昧懦弱,恐怕不能做你们的主帅,我要与你们永别了,你们当自己挑选出主帅。”将官们号哭着说:“大令公有军功,品行贤德又有仁义孝道,已经主管两处藩镇,大王何苦这样说呢!”钱镠说:“你们认为他可以吗?”将官们说:“我们都愿奉他为主帅。”钱镠于是令人把印信、锁钥全部取出授予钱元瓘,并对他说:“三众位将吏推举你,你要妥善守护住。”
932年三月二十八日,钱镠去世,钱元瓘继承父位,并与兄弟们共同在一个帐幄内守丧,内牙指挥使陆仁章说:“令公继承先王的霸业,将吏们早晚要进见,应当与诸位公子分开住。”便命令主事的人另设一帐,扶着钱元瓘住进去,并向将吏宣告:“从今以后,这里只能谒见令公,禁止诸公子的随从未经允许随便进入。”于是,昼夜警卫,未尝休息。
赐封王爵
933年,后唐派将作监李纮在钱元瓘服丧满期后拜封他官爵,又命户部侍郎张文宝授钱元瓘兼任尚书令。同年七月十三日,后唐赐封钱元瓘为吴王。
934年,正月二十三日,后唐封钱元瓘为吴越王。
937年四月,钱元瓘恢复建国,如同后唐同光年间一样。四月十四日,钱元瓘在境内实行大赦,册立他的儿子钱弘僔为世子。任用曹仲达、沈崧、皮光业为丞相,镇海节度判官林鼎掌管教令。十一月十九日,后晋高祖石敬瑭下诏,加任钱元瓘为天下兵马副元帅,进封为吴越国王。
939年八月十一日,后晋朝廷封钱元瓘为天下兵马元帅。 去世
941年七月,府署着火,宫室府库几乎烧光。钱元瓘惊惧,得了狂疾。
同年八月,钱元瓘病重起不了身,他发现内都监章德安为人忠厚,能够决断大事,便想把身后的事情托付给他,对他说:“钱弘佐年纪小,应当选择宗室中的年长者立为君主。”章德安说:“钱弘佐虽然年轻,但是众臣下佩服他的英明敏捷,请您不要为这个忧虑!”钱元瓘说:“你能好好辅助他,我就没有忧虑了。”
八月二十四日,钱元瓘去世,时年五十五岁,谥号文穆王。钱元瓘夫人
田氏,宁国节度使田頵之女,钱元瓘作为田頵质子时,田頵将其嫁给钱元瓘。
马氏,雄武军节度使马绰之女,初封越国夫人,进封吴越国庄睦夫人,谥号恭穆。
吴氏,中直指挥使吴珂之女,生钱弘俶,封吴越国顺德太夫人,谥号恭懿。
许氏,生钱弘佐。封吴越国夫人,谥号仁惠。
鄜氏,生钱弘僔、钱弘倧,封鲁国夫人。 陈氏,生钱弘偡。 沈氏,生钱弘亿。
陈氏,生钱弘偓。 周氏,生钱弘仰。 崔氏,生钱弘信。钱元瓘儿子
据《十国春秋》记载,钱元瓘共有十四子:
钱弘僎,官至静海军节度使,封琼山侯。
钱弘儇,官至太尉、吴越国丞相,谥号节惠。
钱弘侑,本姓孙,钱元瓘养子,封西安侯。 钱弘侒
钱弘僔,吴越世子,谥号孝献。 钱弘佐,第三代吴越王,谥号忠献。
钱弘倧:第四代吴越王,谥号忠逊。
钱弘偡,官至宜德军节度使,封吴兴王。入宋后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谥号恭义。
钱弘俶,吴越忠懿王。 钱弘亿,入宋后任奉国军节度使,谥号康献。
钱弘仪,入宋后任检校太保,封开国彭城侯。 钱弘偓,官任衢州刺史。
钱弘仰,官任台州刺史,谥号成显。
钱弘信,追赠昭化军节度使,谥号静宣。钱元瓘墓
钱元瓘墓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市郊玉皇山下,墓前有明代嘉靖年间所立的“吴越国文穆王墓”碑。附近施家山有其王妃吴汉月墓。人物评价
《旧五代史》:元瓘幼聪敏,长于抚驭,临戎十五年,决事神速,为军民所附,然奢僣营造,甚于其父,故有回禄之灾焉。
《新五代史》:元瓘亦善抚将士,好儒学,善为诗,使其国相沈崧置择能院,选吴中文士录用之。然性尤奢僣,好治宫室。
《十国春秋》:王志量恢廓,识度宏远,虽少婴军旅,尤尚儒学。……其恪遵治命,保慎名器,足守一代之霸业焉。
《吴越备史》:王岐嶷之姿,虽由天纵,缵嗣之日,方属妙年,帑藏因回禄之初,将校竞陆梁之志,乃能恭勤庶务,绍开霸图,有果断之名,无酣嗜之累,以致兴复宫室,开拓土疆,光有大功,聿修厥德,而享祚非永,孰不哀哉!
《读通鉴论》:①钱元瓘独全友爱以待兄弟。钱镠初丧,位方未定,而元瓘与兄弟同幄行丧,无所猜忌,陆仁章以礼法裁之,乃不得已而独居一幄。其于元璙也,相让以诚,相对而泣,盖有澹忘富贵、专致恻怛者焉。故仁风扇而天性行。
②孝友传家,延于奕世,亦盛矣哉!推其源流,皆元瓘一念之仁为之也。

全祖望是清朝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浙东学派重要代表。他是乾隆年间进士,曾任翰林院庶吉士,辞官后回乡专研学术,曾在多家书院讲学,对南粤学风影响很大。全祖望推崇黄宗羲、万斯同,专门研究宋和南明史事,著有《鲒埼亭集》、《经史问答》、续补《宋元学案》百卷等作品,对后世影响颇大。
全祖望(1705年1月29日—1755年8月9日),清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浙东学派重要代表,字绍衣,号谢山,小名补,自署鲒埼亭长,学者称谢山先生,浙江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洞桥镇沙港村)人。
全祖望雍正七年贡生,乾隆元年举荐博学鸿词,同年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为李绂所重用。次年,因李绂与张廷玉不和,散馆后以知县任用,遂愤而辞官返故里,专心著述,不复出仕。
曾主讲于浙江蕺山书院,广东端溪书院。上承清初黄宗羲经世致用之学,博通经史。在学术上推崇黄宗羲,并受万斯同的影响,注重史料校订,精研宋末及南明史事,留心乡邦文献,于南明史实广为搜罗纂述,贡献甚大。曾续修黄宗羲《宋元学案》,博采诸书加以补辑,成书百卷。又七校《水经注》,三笺南宋王应麟《困学纪闻》。
其著作极为丰富,达35部,400多卷,且大多数学术著作用力极深,是我国文学宝库中的瑰宝。所著《鲒埼亭集》,收明清之际碑传极多,极富史料价值。
其主要著作有:《鲒埼亭集》、《困学纪闻三笺》、《七校水经注》、《续甬上耆旧诗》、《经史问答》、《读易别录》、《汉书地理志稽疑》、《古今通史年表》等,全祖望秉笔直书、文采斐然。他以卓越的成就奠定了他在中国史学史上的崇高地位,是继司马迁之后最有文采的传记史家。
其人生虽仕途坎坷,但人品却冰清玉洁,以耿直清正的品格和汪洋恣肆的才情,构成了德才皆备的人格,成为浙东人民敬仰的先贤。全祖望作品
其主要著作有:《鲒埼亭集》、《困学纪闻三笺》、《七校水经注》、《续甬上耆旧诗》、《经史问答》、《读易别录》、《汉书地理志稽疑》、《古今通史年表》等,全祖望秉笔直书、文采斐然。他以卓越的成就奠定了他在中国史学史上的崇高地位,是继司马迁之后最有文采的传记史家。全祖望散文
全祖望写了不少传记散文。碑铭如《忠介钱公第二碑铭》、《二曲先生窆石文》、《亭林先生神道表》、《梨洲先生神道碑文》、《前侍郎桐城方公神道碑铭》、《厉樊榭墓碣铭》等,是记叙清代重要人物和学术文艺的重要文章。传论如《庄太常传》、《陈同甫论》、《明庄烈帝论》,记序如《浦阳江记》、《梨洲先生思旧录序》,简帖如《心丧剳子答鄞令》,以及其身后门人所编文集《外编》中的《初查白先生墓表》、《梅花岭记》、《华氏忠烈合状》、《屠董二君子合状》、《江浙两大狱记》等文,也都不是寻常之作。
但全祖望某些持论也有偏激之处。他的文章不拘成法。有人讥其对古文”粗识藩篱”,”叙述不中律度”等等,其实是忽视内容、过于推敲形式的批评。全祖望墓
全祖望墓,清代建筑,原位于宁波南郊王家桥苗圃南端,(今为恒春街南侧,市府三招后面),坐东朝西,前为庙前河,北与西塘河相接,南与南塘河相连。
墓坐东偏北,朝西偏南,坐落于一片绿草丛中。墓平面呈长方形,面阔730厘米,进深420厘米,四周用条形石块堆砌,高122厘米,墓碑系原物,高122
厘米,长
厘米,上书“谢山全太史之墓”,祭台两侧竖有两方“全祖望先生传”的碑刻和两根方形石柱,柱上刻有两只形态可掬的狮子。此为镇墓兽。人物评价
“负气忤俗”,“其学渊博无涯”(李元度《全谢山先生事略》)

丘福是明朝靖难时期著名将领,号称“靖难功臣第一”。丘福出身行伍,是朱棣麾下一员,靖难之役时屡立战功,封爵淇国公,担任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太子太师、右柱国等职,位居功臣之首。公元1409年,丘福北伐鞑靼却轻敌冒进,最终导致全军覆没,自己也战死,朱棣得知后愤怒的褫夺其世爵,全家流放海南。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丘福出身行伍,早年便在北平服役,积功至燕山中护卫千户,隶属燕王朱棣麾下。
累功进官
建文元年,朱棣起兵靖难,丘福与朱能、张玉一同夺取北平九门,控制北平全城。同年八月,丘福随军攻打真定,率军冲入子城。白沟河之战时,丘福率精兵直捣南军中坚。此后,他在夹河、沧州、灵璧等战役中,一直担任燕军前锋。
建文四年,平燕将军盛庸率军扼守淮河,以数千艘战舰遮蔽整个河岸。丘福与朱能率数百人西行二十里,自上流偷渡,突袭南军,击退盛庸,尽夺战舰,使燕军顺利渡河。同年六月,朱棣攻入南京,继位称帝,是为明成祖。丘福升任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后又授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封淇国公,获赐铁券,子孙世袭。
汉王朱高煦在靖难之役中屡立战功,深受成祖喜爱,因而有夺嫡之心。丘福武人出身,与朱高煦交情深厚,便多次在成祖面前进言,建议立其为太子。但明成祖却一直犹豫不决。永乐二年,成祖立长子朱高炽为皇太子,任命丘福为太子太师。永乐六年,丘福与蹇义、金忠一同辅导皇长孙朱瞻基,并加岁禄千石。
北征鞑靼
永乐七年七月,明成祖因鞑靼可汗本雅失里杀死使臣郭骥,任命丘福为总兵官,佩征虏大将军印,让他与武城侯王聪、同安侯火真、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远率十万精骑北征鞑靼。成祖担心丘福轻敌,告诫他道:“兵事须慎重。你到达开平以北后,即便看不到敌军踪迹,也应做好时时临敌的准备,相机进止,不可固执己见。如果一战未捷,那就等下一仗。”大军出发后,成祖又连下诏令,反复提醒丘福,让他不要轻信敌军容易击败的言论。
同年八月,丘福兵至鞑靼,却撇下大军主力,率千余骑兵先行,并在胪朐河以南击败鞑靼游骑。他趁胜渡河,又俘获鞑靼尚书一人,向其询问本雅失里的去向。鞑靼尚书诈道:“本雅失里闻大军北上,惶恐北逃,离此地不过三十里。”丘福深信不疑,决定疾驰前往,以免本雅失里逃脱。诸将纷纷反对,建议等候主力大军到达,探清敌军虚实后再出兵追击。丘福却拒不采纳,坚持以鞑靼尚书为乡导,直捣敌营。
战死塞外
在之后的两日中,鞑靼军每战都诈败退去。丘福遂决定继续趁胜追击。李远劝谏道:“将军轻信俘虏之言,孤军深入,敌军又不断示弱引诱,再前进必然陷于不利的境地,可若退兵恐怕会让敌军有隙可乘。现在应停在原地结营自固,白昼则扬旗伐鼓,出奇兵与之挑战;夜晚则燃炬鸣炮,虚张声势,使敌军难测我军虚实。待我军主力到来,再全力进攻,必可取胜,不然也可全师而还。”他又提醒丘福道:“当初陛下是怎么样说的?难道将军全都忘记了吗?”王聪也竭力反对。丘福一概不听,厉声而言道:“违命者斩!”而后当先率军疾驰。诸将无奈,只得被迫随行。
不久,鞑靼大军突然杀至,将丘福等人重重包围。王聪战死,丘福与李远、王忠、火真尽皆被俘遇害,麾下全军覆没。丘福死时,终年六十七岁。明成祖闻讯震怒,决定御驾亲征,并剥夺丘福的世袭爵位,将其全家流放海南。崇祯十七年,南明弘光帝追补开国名臣赠谥,追赠丘福为舒城王。丘福全军覆没
永乐七年七月,明成祖因鞑靼可汗本雅失里杀死使臣郭骥,任命丘福为总兵官,佩征虏大将军印,让他与武城侯王聪、同安侯火真、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远率十万精骑北征鞑靼。成祖担心丘福轻敌,告诫他道:“兵事须慎重。你到达开平以北后,即便看不到敌军踪迹,也应做好时时临敌的准备,相机进止,不可固执己见。如果一战未捷,那就等下一仗。”大军出发后,成祖又连下诏令,反复提醒丘福,让他不要轻信敌军容易击败的言论。
同年八月,丘福兵至鞑靼,却撇下大军主力,率千余骑兵先行,并在胪朐河以南击败鞑靼游骑。他趁胜渡河,又俘获鞑靼尚书一人,向其询问本雅失里的去向。鞑靼尚书诈道:“本雅失里闻大军北上,惶恐北逃,离此地不过三十里。”丘福深信不疑,决定疾驰前往,以免本雅失里逃脱。诸将纷纷反对,建议等候主力大军到达,探清敌军虚实后再出兵追击。丘福却拒不采纳,坚持以鞑靼尚书为乡导,直捣敌营。
在之后的两日中,鞑靼军每战都诈败退去。丘福遂决定继续趁胜追击。李远劝谏道:“将军轻信俘虏之言,孤军深入,敌军又不断示弱引诱,再前进必然陷于不利的境地,可若退兵恐怕会让敌军有隙可乘。现在应停在原地结营自固,白昼则扬旗伐鼓,出奇兵与之挑战;夜晚则燃炬鸣炮,虚张声势,使敌军难测我军虚实。待我军主力到来,再全力进攻,必可取胜,不然也可全师而还。”他又提醒丘福道:“当初陛下是怎么样说的?难道将军全都忘记了吗?”王聪也竭力反对。丘福一概不听,厉声而言道:“违命者斩!”而后当先率军疾驰。诸将无奈,只得被迫随行。
不久,鞑靼大军突然杀至,将丘福等人重重包围。王聪战死,丘福与李远、王忠、火真尽皆被俘遇害,麾下全军覆没。丘福后人
根据《中华丘氏大宗谱·海南省澄迈分谱》记载,丘福的儿子丘松,在父亲死后被贬谪海南澄迈,世袭海南卫指挥。但正史中未见记载。人物评价
王世贞:丘福虽辱国,犹不失死节,遂至籍没流放,亦殊罚也。而丘淇公以比讨失律不得王,而朱平阴以嗣公北讨失律独得王。
焦竑:福质直无文,有勇力,善战,辄轻敌深入。 张廷玉:①
福为人朴戆鸷勇,谋画智计不如玉,敢战深入与能埒。②
惠帝承太祖遗威余烈,国势初张,仁闻昭宣,众心悦附。成祖奋起方隅,冒不韪以争天下,未尝有万全之计也。乃道衍首赞密谋,发机决策。张玉、朱能之辈戮力行间,转战无前,陨身不顾。于是收劲旅,摧雄师,四年而成帝业。意者天之所兴,群策群力,应时并济。诸人之得为功臣首也,可不谓厚幸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