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第二种灾害呢?我们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天空中嘶叫。”

他同国王谈了很久很久,谈到大海,谈到海里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鱼,谈到了海底岩洞,谈到了像黄金和白银一样闪闪发光、在绿色海浪上跳跃的阳光。国王问离海岸很远的海底像什么,尼科罗回答说:

莫吉斯将国王放在一张柔软的小床上,然后把他的四位表兄唤醒,对他们说明了来人是谁。

“亲爱的哥哥,如果这些恶魔是看不见的话,那么他们现在肯定就在你的船上,我们说的话都会被他们听见,他们就会事先知道你将怎样对付他们。所以,决不能让恶魔听到我们的谈话。”

从此以后尼科罗再也没有露出海面。有人说他为了国王的骄横和愚蠢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因为任何人也不能征服大海。然而,那不勒斯的渔民和海员们都认为尼科罗没有死。他最终选择大海作为自己的归宿,变得越来越像一条鱼。在明月当空的夜晚,他同鱼群一起跃出海面,对着月亮和星星,唱起一曲曲催人泪下的悲歌。海员和渔民们还讲,当海上天气恶劣时,尼科罗就出现在船头以阻止风暴对海船进行袭击,帮助海员和渔民们安全靠岸。

国王自然不会轻易地甘心失败。他重新发起进攻,又俘虏了里夏尔。他们把他带到国王的营寨,他被判处了死刑。

这时只剩下最后一种灾祸了。

“我知道我们要怎么做,我叫人从墨西拿海峡的灯塔那里瞄准大海最深处发射一颗炮弹,你跟踪这个方向,潜到水下寻找,把沉下去的炮弹带回来,并且给我讲述你在海底所看到的一切,这样才能证实你说的不是谎话,不是胡编乱造的故事。到那时,我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主宰,不仅统治着整个大陆,而且统治着整个大海。”

当小男孩长到能跟随他四处奔波的年龄时,公爵就带他出去周游世界。但事不凑巧,他们的船只遭到了撒拉逊人的袭击,船上的货物被抢劫一空,莫吉斯也被捉去当了俘虏。后来撒拉逊人将其遗弃在西西里岛上,美丽的奥尔兰德仙女收养了他。当他长成为一位年轻小伙子时,莫吉斯离开了像自己亲生母亲一样慈善的仙女,独自一人去了西班牙。在那里,他在多来德的一摩尔人办的学校里学习魔法和秘术。他被称作魔法大师,除此之外,他还学到了很多凡人所不知道的东西,然后重新返回自己的故乡多尔多涅。

卢德拥抱着弟弟莱维利斯,向他陈述了这次远航的目的,请他想方设法进行帮助。莱维利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

“陛下,海底是壮丽辉煌的,有一望无际的珊瑚宫殿,人可以在柔软的细沙和闪闪发光的宝石上行走。沉在海底的船只的残骸都散落在沙地上,鱼群从残存的船架中钻进钻出,船上有许多无价之宝,在破碎的匣子里有金块、珍珠和宝石,还有项琏和从未见过的珠宝饰物。离海岸越远,那些财宝越是美不胜收,更加令人惊叹。大海将它们堆积在那里,为的是防止并不热爱大海的人去占有它们。”

“今天晚上你肯定睡不着,因为你会想到明天黎明时分等待你的将是什么。”

除三害-英国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尼科罗是一位家境贫寒的那不勒斯小男孩,他是穿梭于港湾大街小巷的那些孩子当中的一个。他非常机灵,活跃,跑起来快得像一道闪电。他的父亲是一位渔民,孩童时代的尼科罗经常跟着父亲一道出海。不出海时,他就在家里修补鱼网,把鱼晒干或者同伙伴们一起玩耍。他还经常到海边去拾贝壳,和被巨浪卷到岸边的海星。他喜欢光着脚在离海浪很近的沙滩上奔跑,或面对大海放声歌唱,仿佛要将大海的波涛声掩没有自己的歌声中一般。他总是从悬岩上跃入深水处,在岩石与绿色藻类之间潜游。有时,他游得很远,以至于从海浪筑起的绿色长廊间只能勉强看到海岩。尼科罗热爱大海,他肤色黝黑,肌肉发达,在水里游起来比在地面上行走还要快。———他的长裤总是在海里被尖利的岩石撕破,衬衣在海水的侵蚀和烈日的曝晒下,破得像一块块烂布。他只是在冬天和下雨时才穿上衣服,其他时候都赤身裸体。他母亲总是责备他在海里呆的时间比在家里还要多。她不止一次对他发脾气说:“尼科罗,我的儿子,你何必不变成一条鱼,住在海里不更好吗?”

不久,国王查理率军队从西班牙返回的途中发现了这座新城堡,一下子激起了他的旧恨新仇。他不能容忍四兄弟对自己权力
和威严的挑战。他派兵包围了城堡。莫吉斯和他的表兄进行了英
勇的抵抗,击退了所有的进攻。国王查理决定使用阴谋诡计,他派出使者同四个叛逆的兄弟讲和。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四兄弟骑着骡子去会见国王,他们未带任何武器,只是携着一束鲜艳的玫瑰。

“陛下,饶恕我吧!只要你不杀我,我将会成为你的一名忠实奴仆,直到我生命的终结。请相信我,我不会使你失望的。”

那不勒斯全城人民都喜爱尼科罗,尽管他最终选择了大海。这个鱼孩子永远是属于他们的,他们敬佩他的勇气和力量。

莫吉斯检查了里夏尔的伤口,发现他还有一口气。于是,他立即找来一个白葡萄酒瓶,将一把草药用两块石头磨碎,然后将药汁倒进酒里。他仔细地清洗了里夏尔的伤口,又让他吞服了几滴自制的草药。三位兄长忧心忡忡地观察着弟弟的面容,只见里夏尔的脸上慢慢出现了红晕,铁青色的嘴唇开始泛红,紧闭的双眼也睁了开来,他得救了。

卢德国王对这些灾祸束手无策。眼见全国臣民忍受着饥饿痛苦的熬煎,他决定请他的弟弟智慧者莱维利斯助他一臂之力,他立即派出一些使者,接着又亲自登上他的一艘海船赶往法兰西王国的海岸。莱维利斯前来迎接他们,登上了兄长的海船。

久而久之,尼科罗几乎再也离不开大海。有时,他从海里回到家中,只是为了求得母亲的宽恕:他给母亲带来大抱大抱奇异的珊瑚,大捧大捧绚丽的珍珠,这些都是他从海底岩洞中采摘来的。

莫吉斯是在四位表兄一次秘密回家时碰到他们的,见到他们穷困潦倒,他心里十分难过。于是他决定同他们建立永恒的友谊,并且当即赠给大表兄雷诺一把利剑,它可以刺穿最厚的盔甲;还送给他一匹安达卢西亚雄马,这匹马跑起来比风还快。

“那是两条龙在争斗时发出的巨响。其中一条龙生活在蓝色不列颠王国,每年五月初,它要同另一条来自北方的龙进行对抗,从而引起一场决斗。请你下令在王国中央放置一口大酒缸,在酒缸里盛满蜂蜜水。当两条龙斗得精疲力尽时,它们就会飞到地上休息片刻,等他们把大缸里的蜂蜜水喝完,就会昏昏沉沉地睡去。那时你再派人将它们埋入大山,它们就再不会骚扰你的臣民了。”

但是,尼科罗一眨眼功夫就把这些责备忘得一干二净,每天泡在海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在水里游得同鱼一样快,肌肉变得异常柔软,游泳时,他的同伴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他可以斩波劈浪,在海底遨游,好像他根本不需要呼吸。他喜欢在海里同鱼儿一起玩耍,以追逐鱼群为乐。他经常在离海岸很远的深海中同凶残的大鱼相遇,不过,他总是随身带着一把尖刀以备自卫。即使被大鱼吞食,尼科罗也不害怕,他决不会像囚犯一样在鱼肚子里关很长时间。他可以剖开鱼的肚皮,重新投入大海的怀抱,在那不勒斯波光粼粼的海浪中获得zi由。

555000.cnm公海船,“陛下,现在我要回蒙多邦城堡去吃早餐了。刚才我跟您这么说过,我非常希望您能陪我一起去。”

大个子贝里国王有四个儿子。在他死后,大儿子卢德继承了王位。他在统治蓝色不列颠王国时期,公正无私,法纪严明,国泰民安,所以人们称他是
“宽厚者”
国王。他多次击退敌人的进攻,建筑了取名为卡埃卢德的都城的城防围墙,这就是后来的伦敦城。
在他的三位兄弟中,卢德最喜欢莱维利斯,他不但聪明过人,而且精通魔法和巫术。卢德统治他的王国时,法兰西国王刚刚去世,留下独生女作为他的王位继承人。卢德于是建议他的兄弟同这位年轻的公主结婚。这样,在遇到战争的情况下,两个王国就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对敌。公主长得非常美丽,莱维利斯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他去向年轻的公主求婚,并娶她为妻,随后他们俩一起统治着法兰西王国。

尼科罗听完后,不动声色地回答:

“陛下,我们之间的战争持续的时间太长了,双方都蒙受了很大损失。我们准备接受一切条件,满足您的全部要求,只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不能无视我们的心愿,我们再一次请求与您言归于好。但是,不管您作出什么决定,您可以****地离开蒙多邦城堡,因为我们不会将自己的国王当作俘虏。”

“还有第三种灾祸。是谁偷走了我们地窖里的粮食和其他食物呢?”

国王听得聚精会神,眼里闪着贪婪之光。尼科罗讲完故事后,国王就迫不及待地问他:

又一场新的战斗开始了,国王的军队又吃了败仗。可是,在返回蒙多邦城堡时,四兄弟却愁容满面,因为莫吉斯被俘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表弟是心甘情愿被俘的。

卢德国王曾把大批粮食储存在地窖中以备急需。谁知到了深更半夜,一些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小麦和肉类竟神奇地不知去向,第二天清早,这些地窖全都空空如也,这样下去,不久之后,饥馑就会威胁着全国。

这一回答使国王不胜惊异。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向小男孩提出了一个问题:

三兄弟于是带领人马动身前往营救,当他们埋伏在鸟山脚下茂密的丛林中时,天还没有亮。他们耐心地等待着,当执行绞刑的队伍来到跟前时,他们便发动奇袭,把里夏尔解救了出来。

第二种灾害同样可怕。每年春季,总有一阵巨大而奇特的响声从空中传来,震撼着整个王国。人们传说这是一群不知名的怪物在空中互相厮打,进行战斗。这种令人惊恐的嘈杂声可以使人们身上的血液结成冰块,使天上的飞鸟死亡,使地下的河流干涸。长此以往,整个国家将会慢慢地变成一块荒凉恐怖的沙漠。

“我想这是您向我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了,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到那么深的海底里去还能活着回来,但是,我还是服从您的命令。”

第二天早晨,四兄弟中的老大走进国王的房间,对他说:

卢德知道怎样去战胜第二种灾难。他下令丈量全国的土地,然后在正中央挖好一个大坑,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牛津城。大坑挖好之后,在上面放上了一口大缸。卢德让人在缸里盛满蜂蜜水,又将一大块雄狍肉盖在上面。然后他躲藏在离大缸不远的地方等着。不一会儿,两条龙出现在天空中,它们发出撕心袭胆的吼叫声,互相用利爪撕抓,凶狠地咬来咬去。它们搏斗了很长时间,斗得精疲力尽后就从天上掉落下来,正好落在安放大缸的那个地方。它们吞下了几口蜂蜜水,然后就昏沉沉地睡着了。国王从隐蔽处跑出来,用雄狍肉把缸盖住,又将缸沿捆得严严实实,然后派人把它用船运到威尔士地区,将两条沉睡的龙埋葬在奈格山中。从此,全国永远地摆脱了妖龙的危害。

渔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尼科罗,听话的尼科罗就到王宫去了。

表兄弟们笑逐颜开,他们将里夏尔和莫吉斯拥抱在怀里,然后一起兴高彩烈地回到了蒙多邦城堡。

刹那间,卢德举起剑,向侵入者猛扑过去,巨人巫师立即跪到地上向他求饶:

从前,在那不勒斯港湾,有座美丽的宫殿,但今天只剩下一些断垣残壁。在其中一处遗址上,人们还可以看到有一个青年人的塑像。他神采奕奕,手里拿着一把刀,用炯炯有神的目光凝视着大海。有些人认为这一塑像是海神波泽伊顿的儿子———彼利提亚王国漂亮、勇敢的猎人奥利安;然而,那不勒斯港湾的渔民、海员和平民百姓都清楚地知道,这个青年人是他们中间一位普通渔民的孩子,他们都亲昵地称他尼科罗或叫他鱼孩尼科罗。

大师与国王-法国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请你放心”,
莱维利斯在铜管里低声说,“我知道怎样使你摆脱这些可怕的恶魔。我给你一些有毒的蛆虫,你将它们放在水里捣碎,然后洒到恶魔身上,他们就会死去。但是你必须找一个好借口把所有的恶魔都吸引过来,千万不能漏掉一个。”

不久之后,整个那不勒斯都在谈论这个小男孩越来越像鱼,而不像人。这些流言蜚语传到了国王的耳朵里,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其实国王很久以来,不仅想统治大陆,而且还想主宰大海,于是他下令召见这个不可思议的男孩子。

三位兄长千方百计想营救年轻的弟弟里夏尔,但都没有成功。莫吉斯当机立断,决定亲自前往国王的营寨探听年轻表兄的下落。他脱下身上的盔甲,把它存放在城堡里,再用神奇的草药擦遍身上的皮肤,顿时,他的全身变得就像一块烧焦的黑木炭。然后,他穿上一件乞丐的衣裳,沿着山间小道出发了。在别人眼里,他像是一个穷人或一位得了严重关节炎行走不便的朝圣的老人。到达国王兵营后,他对国王说:

莱维利斯略加思考之后回答说:

“请你告诉我,我的孩子,为什么西西里岛那样傲慢地矗立于大海之中,好像对大海极端藐视?大海为什么不将西西里岛整个淹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陛下,我还没有吃晚饭哩,请您吩咐手下人给我送点肉、面包和葡萄酒来,我肚子很饿,到明天早上还远着呢!”
“明天早晨你就是刀下鬼了!”国王气急败坏地回答,“这一次,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陛下,我不是已经在您的手中了吗……对于像我这样的客人您应该客气一点才是。自古以来,我们的王国早有习惯,一个
要被处死的人是有权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的。”
不一会儿,侍卫们给他端来了葡萄酒、肉和面包。国王和莫吉斯坐在桌子旁,但国王既不吃也不喝,他怕莫吉斯跟他耍花招。晚饭后,国王命令侍卫拿来三十支蜡烛,要他们严密监视莫吉斯直至天亮。

“那是一个巨人巫师”,
莱维利斯说,“你带上一把剑,隐藏在地窖里的粮食旁边,等着巨人巫师到来。那时你千万不要听他那使人着迷的歌声,因为他的歌声能使听者迷迷糊糊,昏昏入睡。你必须随身带上一瓶新鲜水,当你感觉到瞌睡袭来时,就将水洒一点在脸上、额上和眼皮上。这样你就可以最终战胜巨人。”

“陛下,我还从没有游过那么远,不过,我的确想去看看西西里岛。如果您要我去那里,我会绕它游上一圈的。等我从那里回来后,我将把我所发现的一切告诉你。”

国王同意了。他将一条鱼剖开,去掉鱼刺,给年迈的朝圣者吃了一口。莫吉斯千恩万谢之后,退到了一个角落里。此时,国王的顾问走进了他的营帐,他们跟国王说第二天早晨要将里夏尔绞死在对面的鸟山上。莫吉斯探明情况之后,立即离开国王的兵营,匆匆赶回蒙多邦城堡。

卢德马上命令海员们制作了一根很长的铜管子,俩兄弟用这根管子对着讲话,很难被人听到。他们的耽心是有根据的,因为此时,恶魔确实躲在海船里。其中一个已经溜进铜管里细听着他们的谈话。他甚至还想在两兄弟间制造不知。当卢德说
“亲爱的弟弟” 时,莱维利斯听到的却是
“可怜的家伙”。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两兄弟几乎要彼此发火,差一点就会相互分手。待到莱维利斯明白过来后,他让人往筒管里倒了一些葡萄酒,恶魔立即逃走了。而后两兄弟才得以无拘无束,不受任何干扰地交谈和讨论。

“我很想知道,尼科罗,在更深的海底能找到些什么,因为你跟我说过,有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金银财宝埋藏在海底里。那里从来没有人去过,应该有更令人神往的东西!”

“陛下,我是一位可怜的朝圣者,病得很厉害,任何草药和膏药都救不了我的命。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神灵启示我说,只要吃鱼,吃上一口鱼,我的病就可以治好。但是,这条鱼必须要由我们的国王亲自剖开,去掉鱼刺,然后喂我吃下才行。除此之外,世界上再也没有其他能治病救命的药方了。”

接着,第三种灾害又不期而至:全国所有的储备粮开始不翼而飞。

于是,国王叫人将国王最大的一门大炮拖到墨西拿海峡,炮手们对准远海打了几发炮弹。尼科罗从一堵悬崖上跃入大海,以最快的速度潜入海中寻找炮弹。这时他听到头上有一种咝咝的声音,这是炮弹在海水中向下沉。他用手臂和腿使劲地划着水,紧跟在炮弹后面,水越来越深,由浅绿色变成浅蓝色,由浅蓝色变成深蓝色,最后变成了绛紫色。接着炮弹沉入了海底,扬起了一大团细沙。

国王很快就明白了到他的营帐里来谒见他的那位来历不明的神秘朝圣者是什么人,顿时气得发疯,同时更加憎恨莫吉斯和他的四位表兄,因为莫吉斯不仅欺骗了他,而且还侮辱和嘲笑了他。

就在这时,卢德的王国内接连发生了三种巨大的灾祸,把全国臣民弄得精疲力竭。首先,从遥远的地方飞来一群凶狠的恶魔,对王国进行了突然袭击。恶魔反到之处,摧毁了所有的庄稼,将白银都变成了有毒的蘑菇。民众对此毫无防备,因为恶魔来无影去无踪,并且任何人说的话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恶魔总能事先知道国王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对付他们,并使这些方案归于失败。

说完这番话,尼科罗就离开了王宫。他跳进波涛滚滚的大海,立即从海面上消失了。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后来他终于露面了。

“请好好照看他,我很疲劳,再在需要休息。你们对他不要太残忍,别忘记他毕竟是你们的国王。相信他最终是会同意签字讲和的。凡是我能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我就无能为力了。现在你们放心地去睡觉吧,只是不要忘记我!”

就这样卢德使他的王国摆脱了第三种灾害。此后,他一直统治了很多年,所有的臣民都敬仰他的贤德和仁义。

尼科罗没有回答,他低下了头,国王继续说:

那么,查理国王呢,你们会问我,他到底怎样了?

他带着弟弟给他的毒蛆,还配制了一种配剂,仔细地保存着。然后召集全城人民高声宣布,他决定使整个国家从恶魔造成的灾难中摆脱出来。所有的恶魔都来听国王演讲。这时卢德走到人群中间,把配剂和毒蛆撒向四周的空中,这种药水对臣民无害,但是一旦撒到妖魔身上,他们就会疼得当场叫喊着倒地而死。就这样,整个王国从第一种灾难中解救出来了。

“陛下,
他对国王说,“我回来啦。现在就让我来告诉您我”在海底发现的一切吧。西西里岛是由三根巨大的柱子支撑着的,它们矗立在一块坚硬的岩上。其中两根柱子安然无恙,第三根柱子已被海水侵蚀,要不了多久就会崩裂的。”

莫吉斯完全明白该自己做:只有让自己被国王的军队俘虏,才有可能结束这场无休止的战争,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惟一的希望就是晋见国王。
两位武士将他戴上脚镣手铐,带到国王面前。在国王面前,莫吉斯没有弯腰鞠躬,而且向他微微一笑。

卢德用剑指着他,命令巨人对他宣誓效忠。巨人巫师发誓永不背逆国王,做他最忠诚最驯服的仆人。

鱼孩儿-意大利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有一天,莫吉斯决定去拜访他的四个表兄,贵族埃蒙的四个儿子。他高高兴兴地去结识了几位新朋友,但是四位表兄的处境异常可悲,早已倾家荡产。国王查理多年来一直十分憎恨他们,曾以赐予他们骑士金马刺为名,达到目的之后,他顿时勃然大怒,将他们逐出了王宫,从此,他们就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成了被国王放逐和追捕的对像。四兄弟在阿登山脉的密林中隐藏了七年,有时只能秘密地回到家园看上一眼。

卢德拥抱了弟弟莱维利斯,立即起程回国。

这一回答使国王怒不可遏,他叫侍卫将莫吉斯的手脚捆锁得更紧,使他完全动弹不得。

卢德在地窖里准备好一壶冰水,在阴暗处躲藏了起来,没多久,他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奇异的歌声,当他慢慢感到睡眠正在向他袭来时,他就连忙在脸上洒些冰水,让自己保持清醒,他这样连续向脸上、额上、眼皮上撒了三次清水。这时巨人巫师进入了地窖,手上拎着一只神奇的篮子,只见他把肉、小麦和葡萄酒桶使劲地往里面装,好像他的篮子是一个无底洞。

莫吉斯陪同四位表兄去法国南部,在那里建起了蒙多邦越堡。

“是不是在蒙多邦城堡吃早餐呀?”
莫吉斯平静地回答国王说:“除此而外,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在等着我呢?”

四兄弟向国王提议求和,国王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求交出莫吉斯,但四兄弟拒绝这样做。

然后,国王便去就寝,不多久他就睡着了,而莫吉斯却没有睡意。他取下脚上和手上的锁链,从半睡半醒的侍卫身边走过,溜进国王查理的营帐里。他拿出一些原先藏在角落里的草药,倒进小圆桌上的长颈玻璃酒瓶里,然后使劲地将国王摇醒。查理在床上坐了起来,用两只好奇的大眼盯着莫吉斯,不等国王反应过来,这位不速之客便对他说:

四兄弟认为同国王和解这一伟大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但是,他们刚刚到达平原时,就陷入了国王军队的重围。搏斗中,四兄弟将几名骑兵打翻在地,夺过了他们手中的剑。他们英勇地抗击着为数众多的国王骑兵。四兄弟中最小的一个里夏尔身负重伤,其他三位兄长也都精疲力尽。他们将里夏尔抬到一块大岩上休息,这时国王的骑兵又追赶而来,双方重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时,四兄弟们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寡不敌众。与此同时,在蒙多邦城堡,莫吉斯已料到国王不会履行诺言。他立即聚集几名全副武装的勇士,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平原,将国王的骑兵打得七零八落,个个抱头鼠窜,望风而逃。而然,这次胜利是以昂贵的代价换来的,小兄弟里夏尔命在旦夕。

他向四位表兄道过别,自己并没有去休息,而是悄悄地走出城堡,骑上马,消失在黑夜之中。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他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蒙多邦。他进入森林,穿过许多山谷,最后到达自己美丽的故乡多尔多涅,在那里,他一直平平安安地生活到晚年。

在法兰西王国,在美丽的多尔多涅山谷中,从前生活着一位公爵,名叫博夫德埃格尔蒙。他有一个独生子,取名莫吉斯,公爵爱他胜于世界上的一切。

国王暴跳如雷,在神经紧张的情况下,他喝下一杯莫吉斯早已准备好的葡萄酒,立即陷入昏睡之中。莫吉斯将国王背在肩上,天还没有大亮,他们就到达了蒙多邦城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