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城毁灭了。凯旋的希腊人的船只遭到风浪的袭击,大半被摧毁。幸免于难的少数战船在风平浪静后继续航行,回到故乡。阿伽门农的战船由于受到赫拉的保护,没有遇难,他的船只向着伯罗奔尼撒海岸驶去。但当他刚到拉哥尼亚的玛勒阿岛的海岸时,一阵大风又把船只吹到大海上。阿伽门农朝天举起双手祈求神衹,在他遵从神意经历许多苦难后,不要让他在快到家乡时葬身海底。他并不知道这场风暴就是神衹降下的,神衹警告他,要他漂流到异国他邦,而不要回到迈肯尼的宫殿去。

此外,我还挑了一些精美的食物,把酒和食物都放在篮子里,我想这些东西一定能够赢得巨人的欢心。

555000.cnm公海船 ,忒勒玛科斯和求婚人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阿伽门农的家族中的人历来人为地制造灾难,自相残杀。这要追溯到他的曾祖坦塔罗斯。他的祖先不顾犯下罪孽滥用暴力,因而一部分人攫取了权力和荣耀,而另一部分人则陷于毁灭。现在阿伽门农也将由于家族中的人玩弄阴谋夺取权力而遭杀身之祸。从前,他的曾祖坦塔罗斯曾邀神衹赴宴,他却杀死自己的儿子珀罗普斯,将他烹煮后端上餐桌,神衹奇迹般地救活了珀罗普斯。珀罗普斯本是无辜的,但他后来却杀死了善良的密耳提罗斯,使得这个家族的罪孽更加深重。密耳提罗斯是神衹赫耳墨斯的儿子,他是国王俄诺玛俄斯的御手。

库克罗普斯人问得很狡猾,可是我已有提防,因此回答得更狡猾。“好朋友,我的船嘛,”我说,“已经被大地的震撼者波塞冬在山岩上摔得粉碎。我和这十二个人死里逃生!”巨人听了以后一声不响,他伸出大手,抓起我的两个同伴,像扔两只小狗似地把他们摔在地上。两人顿时脑浆迸裂,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巨人将他们撕开,如同山中的饿狮一样吞食它的猎物。他不仅食他们的肉,而且把内脏、骨髓,连同骨头都吃光了。我们悲痛难忍,高举双手向宙斯祈祷,控诉巨人的罪恶。

忒勒玛科斯温和地对母亲说:“别责怪歌手了,他可以唱他喜欢唱的歌。奥德修斯不是唯一没有回到故乡的人,多少希腊英雄在特洛伊城前牺牲了!亲爱的母亲,回到你的房里去纺纱织布吧。发号施令是男人的事,首先是我的事,因为我是这宫殿的主人。”

阿伽门农的家族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外乡人,你们是谁呀?”巨人粗暴地问道,声音如响雷。“你们从哪里来?你们是强盗吗?或者你们是做买卖的?”我们被问得心惊胆颤,最后,我壮起胆子,回答说:“我们是希腊人,刚从特洛伊战场上回来。我们在海上迷了路,到这里来请求你的帮助和保护。请敬畏神衹,倾听我们的请求吧。因为宙斯保护寻求保护的人,他将严厉地惩罚那些危害哀求者的人!”

珀涅罗珀听到儿子果断的话非常吃惊,她觉得他突然长大成人了。珀涅罗珀回到房里,哭泣着怀念她的丈夫。她离开后,忒勒玛科斯走到那些过分放肆的求婚者的面前,对他们大声说:“求婚的朋友们,你们可以高高兴兴地用餐,但是别这样喧闹,应该安静欣赏歌手的动人的歌声。明天我将召开国民大会。我要求你们各自回家,因为你们都必须关心自己的家财,不应该总是挥霍别人的遗产!如要求婚,请到我的外祖父家里去。”

阿伽门农远征特洛伊,他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十分悲伤地留在宫中,怀恨丈夫献祭了女儿伊菲革涅亚。埃癸斯托斯看到向阿特柔斯的儿子报仇的时机到了。他来到迈肯尼王宫。

奥德修斯叙述他的漂流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当然,我仍然不明白,今天,宫殿里这样热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宴请客人还是在举办婚礼?”

阿特柔斯的王国里遭到严重的干旱和饥荒。国王从神谕中得悉,只有把驱赶出去的兄弟重新接回来,国内的灾难才能消除。阿特柔斯亲自出发去找他,并在堤厄斯忒斯的藏身地找到了他。他们一起返回故乡,堤厄斯忒斯的儿子埃癸斯托斯也和他们一道回乡。埃癸斯托斯早就发誓,要为父亲向阿特柔斯和他的儿子报仇。阿特柔斯和他的兄弟回到迈肯尼后,他们的友谊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阿特柔斯把他的弟弟关入监狱。埃癸斯托斯想出了一个计策。他假装对父亲不满,主动向伯父要求去杀死父亲。当他获准进入监狱时,他跟父亲密谋如何报复。后来,他把一把沾满鲜血的利剑给阿特柔斯看。阿特柔斯以为兄弟已死,心中大喜,便在海岸上献祭感谢神恩。这时,埃癸斯托斯抽出那把利剑,将阿特柔斯杀死。堤厄斯忒斯出狱后篡夺了兄长的王位。阿特柔斯被杀后,他的儿子阿伽门农和墨涅拉俄斯逃往斯巴达,投奔国王廷达瑞俄斯。国王的妻子是勒达,即海伦的母亲。阿伽门农在那里娶克吕泰涅斯特拉为妻,墨涅拉俄斯娶海伦为妻。廷达瑞俄斯临终前立墨涅拉俄斯为继承人。阿伽门农回到迈肯尼,杀死堤厄斯忒斯,当了迈肯尼的国王。埃癸斯托斯获得赦免。神衹们保全他,让他继续制造这个家族的凶杀之灾。于是,他又回到父亲从前在亚哥利斯的南方统治的地区,做了国王。

他这么要求,我当然乐意再给他喝更多的酒。于是我接连给他倒了三桶,他也连续喝了三桶,乘他酒兴发作,神志迷糊时,我灵机一动,对他说:
“库克罗普斯人,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的名字很奇特。我叫‘无人’,大家都叫我‘无人’。”库克罗普斯人说:“好的,你应该得到回报!无人,我将在最后一个吃你。无人,你对这份赠礼感到满意吗?”

忒勒玛科斯长叹一声,回答说:“啊,亲爱的朋友,我的家族过去可以说又显赫又富裕,现在却完全变样了。邻国来了一大群人,你都看到了,他们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尽管她拒绝了,可是却无法赶走他们。他们破坏了宫中的宁静,任意挥霍我俩的财富,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破产了。”
女神听到这里又悲伤又愤怒,她说:“啊,你多么需要你的父亲啊!让我告诉你怎样赶走这些人。明天,你起身后就对求婚者说,让他们都回去。告诉你母亲,如果她想再嫁人,就应该回到她父亲的宫殿去。他们在那里才可以为她准备嫁妆,举办婚礼。你自己则准备最好的海船,再挑选二十名水手,尽快出海去寻找父亲。你先到皮洛斯岛,询问德高望重的老人涅斯托耳。如果他一无所知,那么再去斯巴达寻找英雄墨涅拉俄斯,因为他是希腊人中最后一个离开特洛伊的。如果你在那里听说你父亲还活着,就在那里待一年。如果听说他已经死了,你就马上回来,献祭死者并给他建立坟墓。如果求婚者直到那时仍然呆在你的宫中不离开,你就得用武力或用计谋把他们杀掉。你已经是成人,不是小孩子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年轻的俄瑞斯忒斯为了替父报仇,杀掉了凶手埃癸斯托斯,赢得了辉煌的声誉吗?要好自为之,让后辈也赞美你!”

珀罗普斯生有两个儿子:阿特柔斯和堤厄斯忒斯。他们两人互相争斗,犯下了更深的罪孽。阿特柔斯是迈肯尼的国王,堤厄斯忒斯则统治亚哥利斯的南部地区。兄长阿特柔斯养了一头金毛公羊。堤厄斯忒斯垂涎这头公羊,想方设法要把它夺到手。他诱奸了兄长的妻子埃洛珀,于是她把金毛羊给了他。阿特柔斯看到兄弟犯下双重罪孽时,于是立即采用祖父曾经使用过的报复手段。他悄悄地抓住了堤厄斯忒斯的两个儿子坦塔罗斯和普勒斯忒堤斯,并将他们杀掉,烧成佳馔,在宴会上款待堤厄斯忒斯。同时,他还将孩子的血伴和美酒,让堤厄斯忒斯饮用。太阳神看到这幕可怕的悲剧,也吓得勒转了太阳车。后来,堤厄斯忒斯畏惧他的兄长,便逃往厄庇洛斯,投奔国王忒斯普洛托斯。

我挑选了十二名最勇敢的朋友和我同行,并吩咐其余的人都留在船上。我带上一皮袋美酒,这是在伊斯玛洛斯时一个阿波罗神庙的祭司送给我的礼物,因为我曾经饶了他的性命。

求婚者听得兴味正浓,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身来朝客人鞠了一躬,然后凑到他的身边,悄悄地说:“你看到这批人在这里如何挥霍我父亲的财富了吗?我的父亲也许阵尸异国海边,遭受日晒雨淋;也许在海浪中漂流,并葬身海底。恐怕他不能回来惩罚他们了。高贵的客人,请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是门忒斯,”雅典娜回答说,“是安喀阿罗斯的儿子,统治着塔福斯海岛。我乘船去忒墨萨,用铁去交换铜,正好路过这里。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祖父拉厄耳忒斯,听说他住在离城很远的乡下,忍受着精神的折磨,他会告诉你,我们两家世代友好,友谊深远。我到这里来,原以为你的父亲已经回来了。虽然我在这里没有见到他,但他还活着。他流落到一座荒岛上,被迫停留在那里。我有一种预感,他在那里不会呆得太久,不久他便会回到故乡。忒勒玛科斯,你不愧是你父亲的儿子,跟他很像。你也有一双明澈的眼睛。告诉你,我在你的父亲出征特洛伊之前就认识他,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一天深夜,烽火终于燃起。哨兵急忙向王后报告。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埃癸斯托斯焦急地坐待天明。第二天,太阳刚升起,凯旋的阿伽门农派出的一个使者手特橄榄枝来到迈肯尼的宫殿。王后假装十分高兴地前去接见他,但设法不让他在宫殿里观望,也不让他与任何人接触,以免他得知实情。当使者向王后报告战争经过时,她急忙打断了他,说:“你就别讲了!这一切我会从国王的口中亲自听到的。你快些回去,告诉他快些回来!而且告诉他,我将以最隆重的礼节亲自欢迎他凯旋。”

我们又继续航行,来到野蛮的库克罗普斯人居住的地方。他们不耕不织,一切听从神衹的安排。这里的土地肥沃,不用耕种就能五谷丰收,葡萄藤上结满累累的葡萄。宙斯使这儿每年风调雨顺,并普降甘霖,使土地肥沃。他们没有法律,也不召开国民大会。他们都住在山上的岩洞里,和自己的妻儿生活,从不与邻人往来。在邻近库克罗普斯的海湾外,有一座森林茂密的小岛。岛上野羊成群,自由自在,从来没有猎人去捕杀。岛上无人居住,因为库克罗普斯人不会造船,没有人能够渡海到岛上去。岛上土地肥沃,只要有人耕种,很容易获得丰收。这里的滩涂绿草丛生,土质松软,那些小山坡是种植葡萄的好地方。这里有天然的避风港,船只进了海湾不用下锚系缆,也很安稳。在黑夜里,神衹引导我们来到这座美丽的小岛。天亮时,我们上岛围猎,打到许多山羊。我们共有十二只船,每只船上分到九只山羊,我自己留下十只。一整天,我们高高兴兴地坐在海岸上吃羊肉,喝着从喀孔涅斯人那儿抢来的葡萄酒。

忒勒玛科斯感谢客人慈父般地对他提出了有益的建议,并在客人动身时,想送他一件礼物,让他带回去。但化装成门忒斯的女神对他说以后来时再把礼物带回去。说完话她突然不见了,如同一只小鸟一样飞走了。忒勒玛科斯感到很惊讶,猜想这是一个神衹。

克吕泰涅斯特拉因为怨恨丈夫,所以有意要糟蹋他,一经埃癸斯托斯的诱惑,便委身于他,并和他共享王位。当时宫中还住着阿伽门农的三个子女,一个是伊菲革涅亚的妹妹厄勒克特拉,另一个是她们的妹妹克律索忒弥斯,最后一个是小男孩俄瑞斯忒斯。埃癸斯托斯当着他们的面霸占了他们的母亲和父亲的王位。特洛伊战争临近结束时,这对姘居的夫妻忧心忡忡,他们担心阿伽门农回来后会惩罚他们。为此,他们在城垛上设立烽火哨,叫哨兵一发现国王归来,即刻点燃烽火,向他们发出信号。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作好准备。他们打算举行盛会迎接阿伽门农,并在他发现宫中发生的一切事件前,使他落入圈套。

像昨晚一样,巨人又把石头堵住洞口,并抓去我的两个同伴。他正在吞食时,我解开盛酒的皮袋,把浓浓的美酒倒进木桶,将它送到巨人面前,说:“收下吧,库克罗普斯人,请喝吧!吃人肉喝这样的酒真是再好不过了。你应该尝尝,我要你知道我们在船上带了一种多醇的美酒。我特意把它送给你,希望你可怜我们,放我们回去。但你待我们却这样凶狠,但愿以后没有人再来找你。”

求婚者也被邀请出席。等人到齐后,国王的儿子执矛来到全场。帕拉斯雅典娜使他变得更加高大和庄重,与会人见了都暗暗惊奇和赞叹,连老人都恭敬地给他让路。他坐在父亲奥德修斯的座位上。首先站起身发言的是弓着腰的老英雄埃古普提俄斯。他的大儿子安提福斯跟随奥德修斯远征特洛伊,在归国途中在海里溺死。他的第二个儿子欧律诺摩斯,也是求婚者之一。他还有两个小儿子,和他住在一起。埃古普提俄斯在会上说:“自从奥德修斯出征后,我们就没有开过会。今天是谁突然想起召集我们来开会呢?为什么开会呢?难道是敌人侵犯国境了吗?或者是为了利国利民的事情?不管怎样,我相信,召集会议的人一定是个正直的人,他的用意是好的。愿宙斯给他赐福。”

珀罗普斯跟国王打赌赛车,他如果取胜便能娶回国王的女儿希波达弥亚为妻。珀罗普斯贿赂密耳提罗斯,要他把国王车上的铜钉拔去换成蜡钉。国王俄诺玛诺斯赛车时车子因而翻倒,珀罗普斯取得了胜利,并赢得国王的女儿希波达弥亚。可是,当密耳提罗斯向他追讨许诺的酬金时,珀罗普斯竟把他推入大海,杀人灭口。珀罗普斯再三请求愤怒的神衹赫耳墨斯宽恕他,并为密耳提罗斯建造坟墓,为赫耳墨斯建立神庙,但赫耳墨斯仍不能息怒,并发誓要向珀罗普斯和他的子孙报复。

那个库克罗普斯人发出一阵可怕的笑声,并且说:“外乡人,你是一个傻瓜,还根本不知道跟谁在讲话!你以为我们敬畏神衹,并怕他们报复吗?即使雷神宙斯和其他的神衹加在一起,我们库克罗普斯人难道会害怕吗?我们比他们强大十倍!除非我愿意,否则不会放过你和你的朋友们!现在告诉我,你们的船在哪里?你们把它藏在什么地方?”

求婚者听到他果断的话,都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坚决不愿意到他的外祖父,即伊卡里俄斯的家里去向他的母亲求婚。最后,他们一哄而散,回房就寝。忒勒玛科斯也回到卧室休息。第二天清晨,忒勒玛科斯起了床,穿上礼服,佩上剑,走出屋子,传令召开国民大会。

我们的船被一阵大风从伊利翁一直吹到伊斯玛洛斯,那是喀孔涅斯人的都城。我们杀死守城的男人,瓜分了妇女和其他的财物。我建议我的朋友们赶快离开那里。可是我的同伴们听不进我的话。他们贪图战利品,并留下来饮酒作乐。那些逃走了的喀孔涅斯人从内地搬来了救兵,乘我们欢宴时突然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寡不敌众,可怜我的六个同伴还没有站起身就被杀死在餐桌上,其余的人幸好逃得快,才幸免于难。

忒勒玛科斯从这些话中看出了吉兆,很是高兴,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握着他父亲的王杖到会场中间,看着年迈的埃古普提俄斯说:“尊敬的老人,召集你们来开会的人正是我。我很忧伤,很烦恼。首先,我失去了杰出的亲爱的父亲。现在,我们的家室面临着灾难,家产即将被消耗一空。我的母亲珀涅罗珀为不受欢迎的求婚者所困扰,他们又不愿接受我的建议,到我外祖父伊卡里俄斯家去向我的母亲求婚。他们天天在我家里宰猪杀羊,畅饮我们储存的美酒。他们有这么多人,我怎么对付得了?你们这些求婚者,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是无理的?你们不怕遭到神衹的报复吗?难道我的父亲得罪过你们?难道我使你们遭受损失,你们

我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奥德修斯。我的故乡在阳光灿烂的伊塔刻岛。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我返回家乡。现在请你们听我讲讲归途中的漂流故事吧。

雅典娜变为门忒斯的样子走进宫殿,看到求婚者正在宫里饮宴作乐。他们坐在从奥德修斯的仓库里取出的牛皮上,使者和仆人们来回为他们斟酒,分食品,抹桌子。奥德修斯的儿子忒勒玛科斯悲伤地坐在求婚者中间,思念着父亲,盼望他早日回来,赶走这群无赖。突然,忒勒玛科斯看到一位陌生的国王走进宫来,便上去和他握手,热烈地欢迎他。两个人一起走进宫中。雅典娜把长矛放在大柱旁的枪架上,那里还有奥德修斯的武器。忒勒玛科斯请客人入座。座位上铺着花纹美丽的软垫。他还把一张小凳拉过来让客人搁脚,然后坐在他身边。一名少女用金盒盛来热水请他洗手,后来又送来面包、肉和酒。不一会,求婚者也跑过来坐在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仆人们忙忙碌碌,斟酒送水。求婚者在酒足饭饱后,要求演奏音乐。使者把精巧的竖琴递给歌手菲弥俄斯,他调好琴弦,演唱起来。

第二天清晨,我突发奇想,希望上对岸去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那时我对那里的居民还一无所知。我们摇船过去,上了岸,看到高耸的山洞,周围长满桂树,树下是成群的绵羊和山羊,巨大的石块砌成围墙,墙外是松树和栎树构成的高大的围篱。这儿住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巨人,他在远处的牧场上放牧,孤独一人,跟邻人毫无往来。他是一个库克罗普斯人。

雅典娜也从奥林匹斯神山降落下来,来到伊塔刻岛。她隐去神衹之身,变形为手执长矛的塔福斯人的国王门忒斯,进入奥德修斯的宫殿。

他讲最后这句话时舌头已经僵硬,说不清楚了。他身子向后仰去,随即倒在地上,粗壮的脖子歪在一边,酒糊糊地打起鼾来。我飞快把尖杆放进火堆里。当它点着时,我迅

奥德修斯的宫中一片悲哀和混乱。美丽的珀涅罗珀和她的年轻的儿子忒勒玛科斯已不能成为宫殿的主人了。珀涅罗珀是伊卡里俄斯的女儿,他曾宣布把女儿嫁给竞赛的胜利者。奥德修斯在竞赛中取胜,得到了聪明而美丽的姑娘珀涅罗珀。奥德修斯带着她离开拉西堤蒙回伊塔刻时,伊卡里俄斯恳求女儿不要离开他。奥德修斯请她自己决定。珀涅罗珀默默地把新娘的面纱罩住脸,表示愿意随他回去。此后,她一直忠于爱情,至今不渝。特洛伊城陷落的消息传到伊塔刻时,她看到其他英雄陆续回到家乡,但不见奥德修斯归来。时间长了,便有人谣传他已死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信以为真。于是,珀涅罗珀一下子成了年轻的寡妇,她的美丽和巨大的财富吸引了众多的求婚者。单从伊塔刻就来了十二个王子,从邻近的萨墨岛来了二十四个,从查托斯岛来了二十个,而从杜里其翁则来了五十二个。此外,求婚者还带了一名使者,一名歌手,两个厨子以及一大群随从。所有的王子都来向珀涅罗珀求婚,并强行住在宫殿里,吃喝玩乐,尽情享用奥德修斯的财富。这种情况已有三年了。

我们向西航行,庆幸逃脱了死神的威胁,可是心里却为死去的同伴感到悲哀。后来,宙斯从北方吹来一阵飓风。海上顿时波涛汹涌,战船陷于一片黑暗中。我们忙着放下船桅,可是还没有等船桅放下,两根桅杆已经折断,船帆被撕成碎片。我们好容易才驶到岸边,在这里停泊了两天两夜,才把桅杆修好,配制了新的船帆。然后,我们又启航了,满怀着回乡的热切希望。然而,我们刚到伯罗奔尼撒南端的玛勒亚时,北方吹来的一阵巨风,又把我们送回了浩翰的大海。我们在风浪中颠簸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我们来到洛托法根人的海岸。这是一个食忘忧果的民族。我们上岸汲足了淡水,并派两个同伴在一个使者的陪同下去打探情况。他们发现食忘忧果的人正在召开国民大会。他们受到隆重而热情的接待。主人捧出忘忧果,请他们品尝。这种忘忧果具有奇特的作用,比蜂蜜还甜,吃过的人就会忘记忧愁,乐而忘返,希望永远留在那里。我们派出去的人都不愿回船了,我们只得强行把他们拖上了船。

特洛伊战争后,那些在战场上和归途中幸免于难的希腊英雄先后回到故乡。可是,只有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没有回来,命运女神又给他安排了一场奇特的遭遇。他久经漂泊后,来到俄奇吉亚岛。这是一座孤岛,岛上怪石嶙峋,满是参天大树。提坦巨人阿特拉斯的女儿,女仙卡吕普索,把他抢入山洞,愿意委身于他,作他的丈夫。女仙保证让他与天地同寿,而且永葆青春。奥德修斯却仍然忠于他的妻子珀涅罗珀。奥德修斯的忠贞感动了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除海神波塞冬外,没有一个不同情他。海神与他有宿仇,不愿与他和解,但也不敢毁灭他,只是让他在归途中历经磨难,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流落到这座偏僻的荒岛上。

我寻思着逃生的办法,终于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并觉得这是切实可行的。在羊圈里有一根库克罗普斯人使用的巨大的木棒,这是新砍下的橄榄木,像大船上的桅杆一样。我用它削了一根六尺长的杆子。我请朋友们将它磨滑,然后将杆子的一端削尖,放在火上烤干,使它变得十分坚硬。我小心地把它藏在山洞一边的粪堆里。这时我们抽签决定在巨人睡着时由谁帮我把尖木杆戳进他的独眼中去,抽签选出了四个最勇敢的人,他们正是我所要挑选的人。

忒勒玛科斯长叹一声,回答说:“啊,亲爱的朋友,我的家族过去可以说又显赫又富裕,现在却完全变样了。邻国来了一大群人,你都看到了,他们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尽管她拒绝了,可是却无法赶走他们。他们破坏了宫中的宁静,任意挥霍我俩的财富,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破产了。”

当我们来到山洞时,巨人还没有回家,他仍然在牧场上放牧。我们走进山洞。看到里面的陈设非常惊讶。大块的乳酪饼装了一篮又一篮,羊圈里挤满了绵羊和山羊,地上到处是篮子、挤奶桶和水罐。我的同伴劝我马上把乳酪拿走,把绵羊和山羊赶上船,然后回到岛上的朋友那里去。唉,我要是听从他们的劝告该多好啊!可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心想看看山洞里住的是什么人。我宁愿得到他的一份礼物,也不愿将他的东西偷走,不光彩地离开这里。于是,我们点起一堆火,向神衹祭献供品。然后我们也吃了一点乳酪,等待主人回来。

神衹们商议后决定,卡吕普索必须释放奥德修斯。于是,雅典娜派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来到地上,向这美丽的女仙传达宙斯的命令。赫耳墨斯强调说,宙斯的决定是不可违抗的。

库克罗普斯人接过木桶,一句话也不说便将桶里的酒一饮而尽。可以看得出酒的芬芳和强烈使他感到心满意足。他第一次用友好的口气说道:“外乡人,再给我喝一桶,将你的名字告诉我,让我以后也送你一件满意的礼物。我们,我们库克罗普斯人也有美酒。为了让你知道在你面前的人是谁,那么我告诉你吧:我叫波吕斐摩斯。”

在宫殿的大厅里,菲弥俄斯还在弹奏竖琴,如怨似诉地歌唱希腊英雄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返回家乡的冒险经历。求婚者听得津津有味,而珀涅罗珀寂寞地坐在内室,伤心地听着这凄惨的歌声。她禁不住戴上面纱,带了两个女仆走进大厅里,流着泪对歌手菲弥俄斯说:“善良的歌手哟,你会唱许多让人听了快乐的歌。请你另外唱一首吧,别唱这首使我心碎的歌了。这首歌使我怀念那个驰名全希腊,但仍未归来的英雄!”

晚上,可怕的巨人又赶着牧群回来了。这一次他没有让一部分羊留在外面的院子里,而是全部赶到洞里。也许他有点怀疑了,也许是神衹决定帮助我们。故事的结局你们马上就会听到。

他终于回来了,宽阔的肩膀上扛了一捆巨大的干木柴。他把木柴扔在地上,发出一阵可怕的轰然声。我们吓得跳起来,躲在洞中的角落里,看着他把母羊群赶进山洞,公绵羊和山羊仍留在外面的围栏里。然后,他搬来一块巨石封住了洞口。这块巨石连二十二匹马也不能拖动!巨人重重地坐在地上,一面挤绵羊和山羊的奶,一面让羔羊吸母羊的奶。他把一半的羊奶倒入无花果汁中拌和,使之成为凝乳,并装在篮子里,让它干燥。他又把另一半羊奶盛在大盆里,这是他一天的饮料。巨人做完这一切,才开始点火,这时他猛然发现我们挤在山洞的角落里。我们也第一次清楚地看到这个高大的巨人。他像所有的库克罗普斯人一样,只有一只闪闪发光的眼睛,长在额间。他的两条大腿犹如千年橡树,双臂和双手粗壮又有力,可以把岩石当作皮球玩。

巨人吃饱了,又喝了羊奶解渴,然后躺在山洞的地上睡了。我想朝他走过去,用利剑刺入他的胁部,结果他的生命。但我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这样做对我们并没有好处。谁能把巨大的石块从洞里搬开呢?我们仍会封在洞里活活地饿死。因此,我们只能听凭他酣睡,在恐惧中坐待天明。第二天早晨,库克罗普斯人起身了,他点上火,开始挤奶了。等到把这些事做完后,他又抓起我的两个同伴作为他的早餐。我们恐怖地看着他。他吃完后,搬开洞口的巨石,把羊群赶出山洞,自己也走出去,然后,又把石头塞住洞口。我们听到他挥着响鞭,吆喝着牧群走开了。我们每个人都惶恐地留在山洞里,默默地等待着下一次轮到自己被吃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