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纯仁是范仲淹的儿子,北宋名臣,人称其“布衣宰相”。范纯仁进士出身,担任过同知谏院、给事中、观文殿大学士、宰相等职;虽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但也能支持王安石部分政策,著有《范忠宣公集》。范纯仁于公元1101年去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忠宣”。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天圣五年六月,范纯仁生于南京应天府。出生的那天晚上,他的母亲李氏梦见一小孩从月亮中坠下来,她以裙子接着,接而生下了范纯仁。范纯仁天资警悟,八岁就能讲解所学的书。因其父范仲淹而被任命为太常寺太祝。
中皇祐元年进士,调任武进县知县,但以远离双亲而不赴任。又改派为长葛县知县,仍然不前往。范仲淹对他说“:你以前以远离双亲为理由不去赴任,现在长葛县离家不远,还有什么可说的哩?”范纯仁说“:我怎能以禄食为重,而轻易离开父母!长葛县虽离家近,但亦不能完全实现我的孝心。”范仲淹门下多贤士,像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类,纯仁都与他们有良好关系。他自己也不分白天黑夜,努力学习;有时因学习到深夜,油灯的烟雾把帐顶都熏成了像墨水一样的颜色。
出任县令
范纯仁在范仲淹去世后才出来做官。先后出任许州观察判官、襄邑知县。县里有一处牧场,卫士在那里牧马,马践踏了百姓的庄稼,范纯仁抓捕了一个卫士处以杖刑。这牧场本来不隶属于县里,管理牧场的官员发怒说:“这是陛下的宫廷值宿护卫,你一个县令怎么敢如此?”就把这事向宋神宗禀报,要立即予以审理治罪。范纯仁说:“供养军队的钱物是由田税所出,如果听任他们糟蹋百姓的农田而不许追究,那么税钱从哪里来呢?”宋神宗下诏释放了他,并且允许把牧场交由县里管理。凡是牧场由县里管理,从范纯仁开始。
同知谏院
范纯仁后来被任命为同知谏院。他上奏说:“王安石改变了祖宗法度,搜刮钱财,使民心不得安宁。《尚书》说:‘怨恨哪里在明处呢,要注意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啊。’希望皇上能注意那些看不见的怨恨。”宋神宗说:“什么是你说的看不见的怨恨呢?”范纯仁回答说:“就是杜牧所说的‘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啊。”宋神宗赞许他,采纳了他的意见,说:“你善于分析政事,应该为我逐条分析上奏自古至今可以作为借鉴的天下安定和动乱的史实。”于是就写了一篇《尚书解》献给宋神宗。富弼任宰相,称病在家闲居,不理政务。范纯仁说:“富弼蒙受三朝君主的恩顾和倚重,应当自己主动担当国家的重任,可他却为自己之事的忧虑超过了为众人之事的忧虑,为自己疾病的忧虑超过了为国家的忧虑,在报效君主和立身处世两个方面都有过失。富弼与我父亲,平素要好,我现在知谏院,不考虑私情来进忠告,愿将这本书给他看,让他自我检省。”
庆州知州
范纯仁又出任庆州知州。当时秦中一带正遭饥荒,他自行决定打开常平仓放粮赈济灾民。下属官员请求先上奏朝廷并且等待批复,范纯仁说:“等到有批复时就来不及了,我会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有人指责他保全救活的灾民数字不符合实际,宋神宗下诏派使臣来查办。正遇上秋季大丰收,百姓高兴地说:“您确实是救活了我们,我们怎么忍心连累您呢?”昼夜不停地争着送粮归还他。等到使臣到来时,常平仓的粮食已经没有亏欠了。调任齐州知州,齐州的民俗凶暴强悍,百姓任意偷盗劫掠。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严厉处置还不能止息,您一概宽以待之,恐怕那里需要整治的违法乱纪事情不能穷尽了。”范纯仁说:“宽容出于人性,如果极力地严惩,就不能持久;严惩而不能持久,以此来管理凶暴的百姓,这是造成刁顽的方法啊。”有一处掌管刑狱的衙门常常关满了囚犯,都是犯了盗窃罪行的屠夫商贩之类的人,关押在这儿督促他们赔偿的。范纯仁说:“这些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保释后缴纳呢?”通判说:“这些人被释放,又会作乱,官府往往会等他们因疾病死在狱中,这是为民除害啊。”范纯仁说:“依照法律,他们所犯的罪不至于死罪,却因这样的意愿而杀死他们,这难道是依法处理吗?”将他们全部叫到官府庭前,训诫让他们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就把他们都释放了。等到满了一年,盗窃案件比往年减少了大半。被授官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高风亮节
范纯仁凡是举荐人才,一定凭天下公众的议论,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范纯仁所推荐的。有人说:“担任宰相,怎么能不罗致天下的人才,使他们知道出自自己的门庭之下呢?”范纯仁说:“只要朝廷用人不遗漏正直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知道是我所推荐的呢?”
范纯仁的性格平易宽厚,不以疾言厉色对待别人,但认为是符合道义之处却挺拔特立,一点也不屈从。从布衣到宰相,廉洁勤俭始终如一。曾经说过:“我平生所学,得益忠恕二字一生受用不尽。以至于在朝廷侍奉君王,交接同僚朋友,和睦宗族等,不曾有一刻离了这两个字。”常常告诫子侄辈说:“即使是愚笨到了极点的人,要求别人时却是明察的;即使是聪明人,宽恕自己时也是糊涂的。如果能用要求别人的心思要求自己,用宽恕自已的心思宽恕别人,不用担心自己不会达到圣贤的境界。”他的弟弟范纯粹在关陕一带做官,范纯仁担心他有与西夏作战立功的心思。就给他书信说:“大车与柴车争逐,明珠与瓦砾相撞,君子和小人斗力,中原大国与外来小邦较胜负,不但不可胜,也不足去胜,不但不足胜,即使胜了也无所谓。”亲族中有向他请教的。范纯仁说:“只有勤俭可以帮助廉洁,只有宽恕可以成就美德。”那个人将这句话写在座位旁边。
熟寐而卒
后以目疾乞归,建中靖国,范纯仁于熟睡中逝世,年七十五。朝廷下诏赐予白金三十两,下令许、洛两地官员给予安葬,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宣,御书碑额:“世济忠直之碑”。范纯仁与苏东坡
范纯仁为人正派,政治见解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熙宁二年七八月间,范纯仁上书皇上,公开指责王安石“掊克财利”,他因反对王安石变法遭贬逐。但司马光复相后,坚持要废除“青苗法”。对此,范纯仁却不为然。范纯仁对司马光说:“王安石制定的法令有其可取的一面,不必因人废言。”他希望司马光虚心“以延众论”,有可取之处的主张,尽量采纳。可惜司马光并不以此为意,只把范纯仁的看法当作耳边风。司马光尽废新法,不能不说他带进了自己的个人情绪的影响。苏轼、范纯仁等人相当惆怅地叹息:“奈何又一位拗相公”。范纯仁子女后代555000.cnm公海船,
范正平,字子夷,工诗,尤长五言,学行甚高,著有《荀里退居编》,《宋史本传》传于世。
范正思,因朝廷因其父的功劳追加恩泽,为官。历史评价
脱脱、阿鲁图等《宋史》:纯仁性夷易宽简,不以声色加人,谊之所在,则挺然不少屈。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前后任子恩,多先疏族。……范纯仁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元祐建议攻熙、丰太急,范纯仁救蔡确一事,所谓谋国甚远,当世若从其言,元祐党锢之祸,不至若是烈也。仲淹谓诸子,范纯仁得其忠,纯礼得其静,纯粹得其略。知子孰与父哉!

固伦端敏公主是顺治皇帝的养女,生父简亲王济度、生母为嫡福晋科尔沁博尔吉吉特氏。公主出生后不久就成了顺治的养女,初封和硕端敏公主,17岁下嫁博尔济吉特·班第。公主嚣张跋扈、我行我素,连康熙帝都不喜欢她,但唯有雍正帝与她关系很好。所以,雍正帝登基后就晋封她为固伦端敏公主,可以说走上了人生巅峰。人物生平
荣升皇帝养女
顺治十年六月十三日的清晨,端敏公主出生在朝阳门外大木仓胡同的郑亲王府邸内,虽然在此之前,济度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端敏却是他嫡出的第一个子女。
就在端敏出生四个月后,皇宫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中宫皇后被废了。即蒙古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家的格格,也就是顺治帝的亲表姐。由于这门婚事最初是多尔衮的主意,加上皇后的性格与顺治格格不入,大婚以来二人一直冲突不断。顺治在默默挣扎了三年后,终于力排众议,毅然决然的废掉了这位皇后。
然而,如愿以偿的皇帝却并没能高兴多久,国家利益和满蒙联姻的大局势压制着他,使他仍旧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册立继任的中宫。半年之后,在孝庄太后的主持下,又为坤宁宫从科尔沁草原迎回来了一位博尔济吉特氏的新主子,也就是历史上的孝惠章皇后。
孝惠皇后的父亲绰尔济是科尔沁多罗贝勒,祖父察罕则是孝庄太后的同胞哥哥。按辈分算起来,她实际上比顺治要小上一辈,不过那个时候满蒙之间的政治联姻往往并不在乎什么亲缘辈分问题。就这样,年仅14岁的孝惠皇后从蒙古草原来到了紫禁城。
新皇后没能讨得顺治皇帝的欢心,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一个了有夫之妇身上,这个女人,就是后来的董鄂妃。董鄂妃进宫,使得原本就对皇后十分冷淡的顺治更加疏远了她,十几岁的小皇后实际上是过着一种守活寡般的日子。
由于顺治膝下的子嗣比较单薄,女儿更少得可怜,因此他不断的收养一些王公贵戚的女儿做养女,一则可以显示皇帝恩宠,另一则还可以为将来与蒙古的婚媾联姻未雨绸缪。整个顺治朝,一共有三位亲王之女被选入宫中,她们是承泽亲王的女儿、安亲王的女儿和简亲王的女儿。
至于端敏公主为什么会被选中为皇帝养女,除了父亲的地位之外,倒还有另一层原故——端敏公主的生母、简亲王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是孝惠皇后一母同胞的亲姐姐。简福晋早妹妹两年嫁到京城,成为济度的妻子。这层亲密的关系使得她生下的女儿会被带入宫中,成为了皇后的养女。如此安排,也算是皇太后和皇帝给予无宠无子的孝惠皇后的一点安慰吧。
就这样,端敏这个亲王府的格格成为了皇帝的养女,开始了她的公主生涯。
早早被定婚事
入宫后的端敏一直跟随在养母兼姨母的孝惠皇后身边,相近的血缘使她们有着比别人更加亲昵的感情,而孝惠皇后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爱宠有加。即便没有皇帝的垂青,孝惠终究还是中宫皇后,这份尊荣同样的影响着年幼的端敏公主。
在端敏公主的脑海里,嫡庶之别、尊卑之分的观念十分深固,这与她本人的身世也有着很大的关系。父母全都出身高贵,不论是生母还是养母又都是嫡妻正室,端敏的血统可谓是正的不能再正了。自小受尽父母的宠爱,入宫又得到皇后的庇护,傲慢、刁蛮的种子就这样在端敏的心中渐渐的发了芽。
顺治十六年十一月,科尔沁王公按照班次进京陛见。在这场骨肉大团圆中,端敏的终身大事被决定了。领班入京的是孝庄太后一母同胞的四位兄长中最小的一个——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掌旗扎萨克多罗达尔汉郡王(后晋和硕达尔汉亲王)满珠习礼。
说起来,这位科尔沁郡王的身份实在很特殊,他的女儿是顺治皇帝的悼妃,过世的前妻是皇太极收养的世袭克勤郡王岳托的女儿。所以,他既是太后的哥哥,又是皇帝的岳父,还是先皇的女婿。与皇家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和嫡子的出身都令满珠习礼有着比科尔沁其他王公更加尊崇的地位,而孝庄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也是礼遇有加。一心维系满蒙联姻关系的太后便在这时,将年仅7岁的端敏公主许配给了满珠习礼同样年幼的长孙班第。从此,端敏亲上加亲的成为了科尔沁人的媳妇。
公主下嫁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康熙九年。在这十多年中,端敏身边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顺治十七年父亲济度去世;接着几个月后养父顺治去世;又两年生母去世;康熙四年未来的祖老爷满珠习礼亲王去世;康熙八年未来的公公和塔亲王去世。渐渐长成的端敏公主几乎失去了所有关系亲密的长辈,她的身边,只剩下始终疼爱她的养母孝惠皇后和祖母孝庄太后。
其实对于端敏来说,这些平时接触不多的长辈离世倒也不怎么难接受,反而最令她遭受打击的是弟弟德塞的死。
端敏公主的母亲一生为简亲王诞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端敏公主,另一个是小端敏一岁的德塞世子。在端敏眼中,尽管父亲有十二个子女,可唯一一个被端敏视作骨肉的只有这个与她一母同胞的弟弟。
作为嫡福晋的女儿,端敏在家时已经是个娇生惯养的宝贝丫头,直到入了宫,她更成为整个简亲王府的骄傲。处处高人一等的端敏十分看不起那些庶出的兄弟姐妹,更何况这些人中,除了她的大姐和四妹是侧福晋所出,其余的子女全都是庶福晋的孩子。要知道在那个年月,庶福晋实际上就是没有得到任何封号的小妾,有的甚至可能只是通房丫头而已。对于她们生的子女,端敏向来不会放在眼里,他们母亲低微的出身始终令端敏如鲠在喉。
身在皇宫中的端敏原本并未以这些“手足”为念,因为她有个亲弟弟德塞,嫡子的身份注定他会继承父亲的王爵。整个简亲王府也迟早还是属于正房这一支,端敏对此高枕无忧。
果然,顺治十七年济度死后,时年七岁的德塞顺利继承王位,成为新一代的简亲王,一切似乎都在意料轨道上行进。可是万没有想到的是,康熙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十七岁的德塞因病去世了。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般震惊了端敏公主,至此,她在父母双亡后又失去了她心中承认的最后一个亲人。更令人担忧的是,德塞虽然娶了亲,但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简亲王爵霎时间在正房支脉上悬空了。
然而王府的香火是不能断绝的,朝廷要做的就是在济度的另外三个儿子(第四子穆济衲顺治十六年三月夭折)中选出一位新的继承人。最后,次子喇布成为了第四任的简亲王。
对于端敏而言,不管新的继任者是谁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些人都不是她的同母兄弟。在端敏看来,仿佛他们任何一个继承了王爵,简亲王府都不再跟她有任何关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家财被别人堂而皇之的霸占了,而且还是你一向最看不起的下等人。端敏不禁对这样的结果嗤之以鼻,但却无可奈何。康熙九年九月,就在喇布成为简府新主人的同一时刻,端敏以和硕公主的身份踏上了去往科尔沁的婚车。
端敏的下嫁无疑对科尔沁又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在西辽河北面的伊克唐噶里克,一座崭新的公主府岿然落成,这是专门为迎接端敏公主而建造的,她将在这里度过往后长达六十年的和亲生涯。
亲王福晋
由于端敏的生母、养母、养祖母都是蒙古人,蒙古的语言、习俗和生活习惯对她来说全然不会陌生,这让端敏在出嫁后很快便适应了夫家的新环境,对于她来说,婚前婚后唯一的区别就是从北京的紫禁城搬进了科尔沁的公主府。
端敏下嫁第二年,她的丈夫班第承袭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端敏公主也俨然成为了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当家人。在府中,公主的身份确定了她至高的地位,没有长辈的制约,端敏公主在家里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不只是自己家里,她的权势触角几乎蔓延到整个王旗中。
渐渐的,端敏飞扬跋扈的作风引起了许多亲戚的不满,可是碍于她的身份,没人敢当面表现出来,更没人敢过问。于是乎,端敏公主就这样在科尔沁过着她唯我独尊的生活。
康熙二十年,简亲王喇布去世了,他的同胞弟弟雅布继承了爵位。这个消息到了端敏耳中,引起了她极大的反感。
话说喇布和雅布的母亲是济度的庶福晋杭氏,这个女人在济度的妻妾中虽然位份不高,却是相当得宠的一个。而且有意思的是,她每次生孩子都会比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早两个月。端敏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女儿;德塞出生前的两个月,杭氏又生下了济度的第二个儿子喇布。不过之后的几年中,嫡福晋再无所出,反而是杭氏又在顺治十五年生下了济度的儿子雅布。
可想而知,端敏的母亲面对这样一个无名无份、出身远远不如自己,却次次都抢先在前面的小妾会是怎样的一种厌恶的感情。而这种感情必然也影响了年幼的端敏,令她直接迁怒到杭氏所生的子女身上。
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年,端敏公主回京省亲,雅布的福晋西林觉罗氏来府上给她请安,结果生生被端敏公主晾在门房里大半天,最终也没见她的面。这位福晋委屈极了,跑回家跟丈夫哭诉,雅布安慰她说,端敏公主生就傲慢骄横,任谁都招惹不起,所以以后不要再上门去触霉头了。由此可见姐弟二人的关系相当恶劣,甚至到了连表面功夫都不屑维持的地步。
除了雅布这个弟弟之外,端敏跟另一个弟弟同样合不来,这就是小她一岁的康熙皇帝。尽管端敏没有直接跟康熙发生冲突(康熙登基前有没有就不得而知了),但面对她的刁蛮性格,康熙皇帝总是一百个看不惯。虽然碍于姐弟的情分不好当众翻脸,可是康熙还是有办法表露出自己的不满。
康熙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四,皇帝为一些下嫁的公主按照贝勒品级设置护卫长史。其中包括了女儿纯禧公主、荣宪公主、端静公主,以及姑姑淑慧公主,在这批名单中,单单就漏掉了端敏公主。换句话说,在当时还在世、并且出嫁了的公主中,独独就没有端敏公主的份。其中缘由,可见一斑。
六旬寡妇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此时的端敏公主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妇,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那种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性格却并没有丝毫改变,与众人之间的矛盾也没能有所缓和。
康熙五十六年,简亲王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上了一道奏折,奏折的内容大概是,康熙要为雅尔江阿的女儿指婚,雅尔江阿对此十分的感激,但是唯一的请求是,不要把姑娘许配给端敏公主的儿子策旺多尔济。因为端敏公主与雅布之间不和已久,如果再把女儿嫁到她们家,则会令雅尔江阿十分为难。
从这份奏折中看出,端敏与弟弟雅布的矛盾已经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了,以至于雅布死了,他的儿子还是不敢把女儿嫁到公主家,甚至不惜直接上疏给皇帝知晓。至于康熙皇帝,显然也是站在雅尔江阿的一边,他在朱批中回复说:朕对这件事情深知不已,你的要求朕记着了。
原本康熙这样批复已经是很完满了,可他偏偏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端敏公主性情乖张暴戾,不光是你的父亲,她跟所有人都不和。
老实说,这实在是很严厉的评语,但也确实点出了端敏公主平日里的为人。只不过康熙说的不完全对,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人生顶峰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说到这儿,我们就不得不再提一提上文说到过的那位简亲王雅尔江阿了。
我们知道,雅尔江阿的父亲是雅布。雅布在做亲王时,为人忠实勤勉,很得康熙皇帝的赞赏,而雅尔江阿与康熙的关系更是非常亲密。在雅尔江阿给康熙皇帝的书信奏折中,均同皇子一样直称康熙为“皇父”,可见康熙对这个侄子的看重。
雅尔江阿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同时也接替父亲管理内务府事务。这位王爷虽然同雅布一样忠厚,可却是个耳活面软、心无主见的人物,因此在公事上总是糊里糊涂弄出了许多疏漏。不过康熙皇帝并没对雅尔江阿的错漏采取严厉的惩罚,而是以长辈的身份对他进行了谆谆的教诲,末了还说道:我如果不训斥你,万一你因为疏忽丢掉了王爵,那谁又能为你惋惜呢?康熙的这番话说的既实在又中肯,与雅尔江阿之间家人父子的亲情跃然而现。
就是这位被康熙所喜爱的简亲王,却被雍正皇帝削掉了亲王的爵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雅尔江阿的人际关系中,有个很重要的人物叫做苏努(广略贝勒褚英的曾孙)。苏努和雅尔江阿在康朝同掌内务府事宜,两人的关系也因此非常密切。苏努此人也许有朋友听说过,他是八阿哥允禩的羽翼,后来因党附允禩的罪名而遭到革黜宗室的严厉惩罚。雅尔江阿既与苏努走得近,同样也跟允禩走得近,所以他很自然地成为了雍正皇帝的十分忌讳的人之一。
雍正四年是个极为敏感的年份,在这一年中,雍正皇帝将过去曾经参与夺嫡的几位皇子先后进行了清算。其中包括八阿哥允禩、九阿哥允禟、十四阿哥允禵等人,这些皇子或黜或禁,同时还牵连了很多宗室子弟。雅尔江阿就是其中之一。
雍正四年二月,就在允禩遭到圈禁不久,雅尔江阿也被革掉了爵位。尽管雍正将处置雅尔江阿的前因后果罗列了一大堆,但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雅尔江阿被废的真正原因就是那句:“将朕所交事件漫不经心,专惧允禩、苏努等悖逆之徒。”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雍正七年五月十八日,七十七岁的端敏公主去世了,终于走完了她骄纵贵重的一生。固伦端敏公主的子女
康熙四十九年,端敏的丈夫班第亲王去世了,她的儿子罗卜藏衮布继承了达尔汉亲王的爵位。雍正为什么喜欢固伦端敏公主
端敏虽然跟诸多人不和,却偏偏跟一个人合得来,那就是皇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端敏选择与胤禛亲近,既不是因为二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不是因为她有超凡的政治头脑,而是因为一贯的骄傲和小心眼儿会自然而然的让端敏站在与她有矛盾的兄弟、侄子的对立面上。
说白了,雅尔江阿的获罪就是因为他与允禩的特殊关系。而一向与雅尔江阿不对版的端敏公主自然不会站到八爷党的一边。事实证明,端敏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但保住了她原有的地位,甚至还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更大收获。
雍正元年二月,雍正皇帝下旨称:“端敏公主及大公主、四公主俱是内里公主,朕先前因未满百日,不曾下旨,今端敏公主、大公主、四公主俱著封为固伦公主。”先前某飘曾猜测二公主和九公主未被晋封是因为她们与八阿哥和九阿哥之间的姻亲关系。反过来看,端敏公主之所以会被晋封,恐怕就是得益于雍正皇帝间的亲近和对雍正政敌的疏远了。“内里公主”四个字,或许当是如此解释。就这样,在简王府被政治风暴席卷的七零八落的时候,出身王府的端敏公主却一路向上,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峰。

固伦和孝公主又称波罗公主、十公主,法名索朗班吉卓玛,是乾隆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女儿,生母为惇妃汪氏。她出生的时候,乾隆算是老来得女,加上的性格、为人处世,深得乾隆帝宠爱,母亲汪氏也“母以女贵”。后来,乾隆破例晋封这个女儿为固伦公主,将她嫁给宠臣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嫁妆更是不得了。道光三年,固伦和孝公主去世,时年49岁。人物生平
出生 她刚刚降世,立下大功的惇嫔便被册封为妃。
乾隆对这个盼望已久的女儿,给予的关爱也是超过所有其它子女的。经常有世间稀少的珍宝被送入淳妃宫中,赏赐给十公主以及她的母亲。
倚仗着女儿,惇妃渐渐地被宠坏了,不但不象刚入宫时那么谨慎小心,反而经常会为一点小事,就打骂宫女内侍解气。
乾隆四十三年的时候,惇妃一怒之下,居然把一名宫女活活打死了。
这可闯下了大祸。清宫的宫女制度与前朝不同,宫女都是在八旗自己的眷属里挑选出来的,在宫里如果得到皇帝宠幸,便能得到晋封,即使不能,到了一定年纪也还要送回家嫁人的。并不是就此卖给帝王家的。
通过正式选秀入宫的女子,一般出身较高,得幸后便能直接封贵人,如后来的慈禧太后,第一个封号就是兰贵人;而宫女出身受宠的才要从常在、答应起封。从惇妃自己曾为“常在”的经历来看,初入宫时,她也不过是宫女而已。她飞上枝头,居然动手打死宫女,行为可谓恶劣之极。
乾隆得知这个消息,不由勃然大怒。照他的脾气,本来是要狠狠处置的,但是想到十公主的前途,他手下留情,只是将惇妃革去妃位,降为嫔级,不过不久还是升为妃位。
惇妃既然带罪,自然没有抚养女儿的权力,十公主遂被送到其它的贵妃宫中。
但是不知世事的小女孩儿,离开了母亲,怎么会习惯呢,于是十公主不停地啼哭,日不能食,夜不能眠。乾隆看着女儿红红的小脸几天工夫就变得苍白起来,不禁心疼万分。只得又将十公主送回惇嫔宫里。
女儿既然回了惇嫔宫中,乾隆想念女儿时,便只能去那里看望。不可避免的,也要就跟惇嫔碰面了。
正所谓见面三分情,不多久,乾隆就看在女儿的份上,宽恕了惇嫔,将她恢复了妃位。
小小的女孩儿,挽救了母亲及整个汪氏家族的前途和颜面。
乾隆晚年最钟爱最疼爱小女儿十公主,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汝若为皇子,朕必立汝储也。”
出嫁 十三岁的时候,乾隆开始为女儿筹备大婚的事宜。
首先,他破格晋封十公主为固伦和孝公主,享受皇后嫡出女儿的待遇,相当于亲王。而且,他还让十公主享有乘坐金顶轿的资格,那更是嫡出公主都不一定能得到的特殊待遇,超过了她所有的姐姐们。
就在这一年,乾隆晚年最宠爱的妃子之一,维吾尔族的容妃和卓氏因病去世了。容妃,即传说中的“香妃”。但是她的人生与民间传说大相径庭——她的家族和卓,被认为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人,在穆斯林中享有至高的威望,出于政治考虑,乾隆纳和卓氏二十九代王的女儿买木礼艾则穆为妃。和卓氏初入宫受封和贵人,后封容嫔、容妃。她的家族因为她而备受皇宠,哥哥与堂兄都被封为一等台吉(享有封地握有兵权的王爷)。从宫廷画家留下的油画来看,和卓氏气质高贵,样貌秀丽,身材袅娜。由于娘家的丰厚背景,再加上自己出众的品貌,容妃在后宫备受皇宠。可惜,她一生都没有生育儿女。
没有亲生儿女的容妃,热爱草原,也热心皇家狩猎活动,常常追随在乾隆身边,一身戎装,在木兰围场上追逐奔跑的兽群。——因此,她十分喜爱与自己兴趣相投的十公主,将她作视作亲生女儿一般地疼爱。
容妃去世的时候,大约是五十多岁,临终时,她对自己不能亲眼看着十公主出嫁感到十分遗憾,她在留下的遗言里,将自己多年收藏的珍宝财物分送给家人以及后宫的姐妹。得到遗赠最多的,就是她念念不忘的十公主,遗赠的珍宝器物多达二百四十多样。
公主非常喜欢马蹄莲,每次去围场都要采撷马蹄莲插在马鞍上,甚至有后人说,这种花儿就是公主坐骑的马蹄踩出来的,因此才叫了马蹄莲这个名字。
乾隆五十四年,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要举行婚礼。乾隆赏赐了无数宝物给公主。同时又下谕道:”凡下嫁外藩固伦公主,例支俸银一千两。如系在京住者,即照下嫁八旗之例支给。从前固伦和敬公主,虽系在京公主,而俸银、缎匹仍照外藩之例支领,年久便越减,是以降旨仍许照旧关支。今和孝固伦公主,系朕幼女,目在朕前承欢侍养,孝谨有加,将来下降后,所有应支俸禄,亦著一体赏给一千两,以昭平见,而示嘉奖。”显示了乾隆时固伦和孝公主的偏爱。同时,乾隆爱屋及乌,对丰绅殷德亦宠爱而加,下旨曰:”命固伦公额附丰绅殷德在御前行走。”后又任其为教秩大臣。是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赐刚15岁的固伦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在此黄应吉日举行了婚礼,乾隆赐予大量奖赏。
乾隆五十四年,公主出嫁,妆奁十倍於和嘉公主。乾隆赏赐公主的器玩槪论其直殆过数百万金,另外特赐帑银三十万。公主出嫁当日,大官手奉如意珠贝,
拜辞於公主轿前, 无虑屡千百。首阁老阿桂虽然年老位尊, 亦不能免。
婚后
皇室中良好的教育使固伦和孝公主非常能干,见识长远,所以乾隆的溺爱并没有使公主养成骄娇二气,反而愈见其才。婚后,她也很关心丈夫丰绅殷德的前途。因为她知道,男子汉大丈夫必须要有事业为依靠,她不希望丈夫整日荫在皇上与和珅的阴影下反而无所事事。希望丈夫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依赖父亲。
婚后,她发现和珅贪赃枉法,她预感到和珅这样贪财好货不会有好下场,昭连《啸亭续录》记载:”公主尝对丰绅殷德言:”汝翁爱皇父厚德,毫无报称,惟有见有日彰,吾代为汝忧。他日恐身家不保,吾必遭汝累矣。”固伦和孝公主果然高瞻远瞩,过不了几年,和珅事败,公主多次向嘉庆求情,为和珅求得全尸。
固伦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婚后的生活甚笃,而且,因为公主比丰绅殷德大半个月,又受乾隆宠爱,所以,在家中固伦和孝公主占了事实上的主动地位。据昭连《啸亭续录》记载:”某个冬天的一个早晨,天上飘着鹅毛大雪,童心未泯的丰绅殷德不由得童心大盛,想起童年与伙伴及堂兄丰绅宜绵一起玩雪的情景,于是情不自禁”偶弄奋作拔雪戏。”和孝公主看到很生气,立刻责备他说:”汝年已逾冠,尚作痴童戏耶?”可见公主对丰绅殷德要求十分严格,丰绅殷德见公主生气,连忙跪下求饶,请求公主原凉,公主含笑扶起丰绅殷德,并为其拭汗,道,汝勿作童戏,与吾共读诗书!
和孝公主以儒家礼仪来要求自己的丈夫丰绅殷德,丰绅殷德也不负公主所望,努力修习四书五经,深受皇上重用。
固伦和孝公主尚骑射,着男装,经常和丰绅殷德出外打猎,起初和珅为了讨好公主,常与两人同出游猎,后见小两口情深意切,心想自己就不用亲自出马了,自己已经位极人臣,要培养的是长子丰绅殷德,如果他与和孝公主的感情浓厚,那么,乾隆必定更宠丰绅殷德,到时,和家父子都会受尽公主宠爱,故和珅经常教训丰绅殷德多陪和孝公主出猎或游山玩水,丰绅殷德也很机敏,又喜欢公主,所以每次公主出猎,必偕同前往。
但两人亦有不谐的时候,固丰绅殷德”持重老成,不苟言笑”,而公主生性外向,能干练达,两人在相处的时候经常出现公主一人”独领风骚”,而殷德一言不发的场面。
二人婚后有一子,公主全融身心投入到幼子身上,而丰绅殷德常常去外地视察苗民起义的军情。故两人之间出现过裂缝。不过幸好丰绅殷德也喜欢自己的幼子,三口之家也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不知是什么原因,二人的幼子早夭,和珅闻之亦伤心欲绝。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更是悲痛不已。此后,公主不曾再生育,为了和家不致绝后,公主多次劝说丰绅殷德讨几房小妾,丰绅殷德起初以为公主乃是试探,后来公主多次恳请,方知公主情深意切,虽然他不想伤害公主的感情,但由于和家无其他子嗣,为了接续香火,他也不得不讨了几房小妾,至于后来和珅倒台后丰绅殷德”饮醇酒,近女色“,则又另当别论了。
变故
嘉庆四年的正月初三,十公主刚满二十四岁的这一天,她的父亲、人生的保护伞乾隆皇帝去世了,享年八十八岁。
乾隆帝刚去世,嘉庆便向和家动手了。他当天便下旨,让和珅与死党福长安昼夜轮守梓宫殡殿。这等于变相地将和珅除去了军政大权,软禁起来了。
随后,嘉庆调兵遣将,立即起用自己的亲信和亲兄弟,接管了军机处及户部,并让兄弟们领着大内侍卫将乾隆的殡殿团团围住。
正月初十,和珅就在乾隆的棺木前束手就擒。
和珅一入天牢,立即引发了控诉他的高潮,各省督抚、各部公卿多年受他压制敲诈,这时纷纷上书,要求将他以大逆之罪凌迟处死。
在这种波澜之下,和府被抄,丰绅殷德也被抓起来审讯。十公主惊恐悲哀,没有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为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女,她只得忍着眼泪,赶进皇宫,跪着请求自己的哥哥,放公爹和丈夫一条生路。
嘉庆从小就特别疼爱这个小妹妹,但也从小就痛恨和珅。据说当年,他得知父亲将小妹许配和家时,曾愤恨得饮食不入。
面对哭成泪人的妹妹,他思来想去,只得扶起她,答应饶恕额驸。但是和珅罪大恶极,至多只能保他一个全尸。
十公主只得打道回府。
仅仅又过了四天,嘉庆便在正月十五元宵佳节颁旨公布了和珅的二十条罪状。三天后的正月十八日,刚满五十岁的和珅便在狱中收到了一条御赐的白帛,悬梁自尽了。
总算兄妹情深,嘉庆信守了承诺,不但赦免了丰绅殷德,还让他仍旧享受伯爵的封号待遇。
对于和家那富丽堂皇的府邸,嘉庆将它一分为二,一半归还十公主及额驸,另一半赏给了同母的弟弟庆郡王永璘。
和珅倒下了,但他仍有后人。按封建社会的习俗,只要有后人,那么这个人还算孝顺,如果没有子嗣的话,无论他如何孝敬父母,他也会被扣上不孝的罪名。因此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法。后人就涉及到一个范围问题,有的人只把直系亲属算作后人,只包括儿子、女儿,有的人认为应该算所有的后人,我们同意后一种看法,我们认为,如果只算直接的亲属的话,和珅的后人就太少了。因此我们把固伦和孝公主等与和珅有关的家属亦当作后人。
和珅死后,在公主几度恳求下,嘉庆允许其夫丰绅殷德”暂行出城,料理丧事”。堂兄丰绅宜绵也被暂时解禁。和珅生前建造的比皇陵还豪华的和陵,因逾制被嘉庆帝强行拆毁,丰绅殷德与堂兄丰绅宜绵只好另立新坟,草草掩埋之,并把冯氏、和琳等人的坟地也迁到此地。让冯氏与和珅这对夫妻能在阴世团聚,和珅在修筑和陵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机会享受和陵,只有静静地躺在刘村坟地内。和珅倒台后,丰绅殷德相继被革去一等公、贝勒伯爵等爵位。幸好嘉庆七年,嘉庆因镇压白莲教成功,龙颜大悦,大赏天下,也赏了丰绅殷德,他下谕道:”固伦和孝公主下嫁固伦额驸丰绅殷德,其品秩原与贝子相等,嗣固伊父和伸获重谴,是以将丰绅殷德一并革职,旋经朕格外加恩,授为散秩大臣,今当大功勘定,恩逮亲藩,因念固伦和孝公主亦应一体锡与恩施,著将丰绅殷德,赏给民众品级,仍在教秩大臣上行走,俾公主同深欢感,以示朕笃念椎恩之至意。”
经历了从荣华富贵到一无所有,丰绅殷德也深深理解到了人生如梦,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正如《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一样,他看破世相,认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可惜,丰绅殷德没有曹雪芹那样的才华,也没有曹雪芹那样的苦功,所以,他只留下了一些三流的小诗,后来被其堂兄丰绅宜绵整理成册,也算是流传后世了。因此丰绅殷德整天纵情声色犬马。他希望这样的无所作为能逃避官方对自己的陷害。
可是如此还是犯了忌讳,嘉庆八年固伦和孝公主府长史奎福向内务大臣温布控告丰绅殷德”演习武艺,谋为不轨,并欲害公主,将妾带至坟园于国服内生女各款。”嘉庆一审发现纯属诬告,不过丰绅殷德国服内生女确有其事,丰绅殷德也供认不讳。故嘉庆帝谕示道:”……实系奎福因革去长史心怀怨恨,捏词诬控,今爱书已定,丰绅殷德并无谋为不轨之事。其罪状在和将侍妾带至坟园,于国服一年内生女,实属丧心无耻,令其闭门思过,如此惩办已是敬幸,其他俱属轻罪不议。”
按大清律例,皇帝大丧期间,守制者不得悬挂门符,张灯结彩,不得婚嫁,不得同房生育等等,丰绅殷德身为额驸,在乾隆丧期内,当然应守禁忌了,从此丰绅殷德生活中最后的一根稻草也没有了,”饮醇酒、近妇人”这些平时里的行为也成了奢望,生活中什么自由都没有了,丰绅殷德哀叹:”功名事业俱泡影,埋骨何须墓志铭。”
晚年
嘉庆十一年嘉庆又授予他”头等侍卫,擢副都统,赐伯爵衔。”不久,嘉庆派他到乌里雅苏台任职,丰绅殷德”星驰瀚海,日近斗魁,秉公执法”。在边疆地区供职,与其说是嘉庆在提拔他还不如说是在流放他,嘉庆讨厌与和珅有关的一切,当然自己的妹妹固伦和孝公主除外,所以就来个眼不见为净,让丰绅殷德长期在边疆做官。而此时,丰绅殷德的身体由于过度放纵和自暴自弃的心境,已经是百病缠身了,在这种蛮荒之地无异于慢性自杀,他自己早死晚死都不太计较了。公主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奔赴黄泉,于是多次向皇兄求情,希望他放自己的丈夫回来养病。嘉庆十五年二月,应公主所请,嘉庆许可丰绅殷德回京疗伤,还派人看望他,过了没几月,由于旅途劳顿,当年五月,丰绅殷德去世,年仅36岁,嘉庆”念其平日小心供职,赏给公爵衔,”又”派英和带同侍卫十人前往奠,并赏赐陀罗经被,赏给和孝公主银五千两,俾资料理丧务,仍照公爵衔给与恤典。”其堂兄丰绅宜绵闻讯,万分悲痛。
嘉庆帝对妹妹凄凉的处境无能为力,明清两朝的公主都是不能再嫁的。他只能经常给妹妹送来钱物,从经济上帮助她。
随后,丰绅宜绵护送丰绅殷德灵柩同刘村和氏新坟,与和珅、冯氏团聚,丰绅殷德有一个儿子,可是早夭,故身后仅留有两女,死时长女11岁,幼女5岁,”一尚垂鬓一尚嬉。”后来固伦和孝公主过继一个儿子叫福恩,世袭了轻车都尉,嘉庆对丰绅殷德的后人还很照顾。
固伦和孝公主出身显赫,与丰绅殷德同年生,逝于道光三年九月初十日,终年49岁。道光帝对姑姑一生的遭遇备感哀伤,亲临她的墓前祭奠。
这份破格的优遇,应该算是十公主一生中最后一次盛大的场面了。虽然和珅倒台,但她还是受尽了三朝皇帝的宠爱。乾隆为什么喜欢十公主
第一个原因,在于她出生时间的特殊性。固伦和孝公主生于公元1774年,那个时候乾隆帝已经是六十五岁的高龄了所以和孝公主不仅是乾隆帝最小的女儿,而且还是乾隆帝的“老来女”,对于男人来说,最大的功绩,除了能征服世界,就是征服女人了。乾隆帝在六十五岁的高龄,还能让自己的小嫔妃为自己孕育子嗣,乾隆如何能不高兴呢?在这么一个基础之下,自然对于自己这个幺女宠爱异常了。
另外,据史料记载,公主性格活泼,善骑射,时常身着男装随同自己的父亲前往狩猎。就是在嫁给丰绅殷德之后,仍然时常穿着男装,与自己的丈夫前往狩猎。公主的能力,很多时候都让作为父亲的乾隆,骄傲不已。和孝公主的性格才能,甚至让乾隆说出过,要是她是男子,必将自己的皇位传与她的话语。固伦和孝公主墓
由于和珅晚年被罢官抄家杀头,所以固伦和孝的葬身之地就一直是一个谜,有很多传说。从种种迹象和支离破碎的史料来看,在各种传说中,固伦和孝最有可能的埋葬地点就是:北京市海淀区永丰乡公主坟。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