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佳·图海出身满洲正黄旗,天资忠悫,曾任太子太保、刑部尚书、抚远大将军、弘文院大学士等职,封爵三等公。曾平定察哈尔、吴三桂叛乱,破获“朱三太子案”要犯。常年征战使得图海身体日渐衰弱,于公元1681年逝世,追赠少保兼太子太傅、一等忠达公,谥号“文襄”,配享太庙。人物生平
大起大落 图海早年天资忠悫,性情敦笃。初任笔贴式加员外郎衔。
顺治二年四月,改任内国史馆侍读,五月,兼任明史纂修官。这一年,与图海同时被提为国史馆侍读的有五人,被提为明史纂修官的有九人。
顺治八年二月,图海背着史书跟从顺治帝到南苑,顺治帝见他举止稳重,“欲重用之”,恐别人不服,就对众人说:“这个中书举止异常,应当依法处置。”众人都以图海无罪为他求情,顺治帝说:“不然,立刻让他担任卿相,才可以满足他的愿望。”因此,立即授予他内秘书院学士。
顺治十年,图海被晋升为弘文院大学士,列议政大臣,参与机务。
顺治十二年二月,因恪勤职守,加太子太保。五月,兼管刑部尚书事。次年考满,加少保,萌一子入监读书。可以说,正是由于顺治帝的赏识提拔,图海才迅速成为朝中的股肱大臣。后来顺治帝也说:“图海原系白身,朕破格优擢,任用一品。”
图海在管理刑部期间,并没有辜负顺治帝的期望,做了一些有益的改革,受到时人的肯定。据史载,他与姚文然同定律例,将明代酷法进行删除,并奏准除去死囚的长伽、匣床,以免狱卒凌虐。又毁掉明代镇抚司所用的酷刑刑具,如吕公绦、红绣鞋等,以免后人效法。这些做法,使得“当时翕然颂德”。
但图海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顺治帝对他的宠信日渐减少。
顺治十三年七月,图海管理刑部仅一年多,就被顺治帝革去拜他喇布勒哈番、太子太保,又降三级。
顺治十五年,因江南乡试作弊一案,刑部“徇庇迟至经年”,“问拟甚轻”,图海受牵连,被革去少保、太子太保及所加之级。十二月,他奉命同大学士巴哈纳、金之俊、卫周祚、李霨等校订《大清律》。
顺治十六年闰三月,图海再次受到严重的打击。起因是侍卫阿拉那与公额尔克戴青家奴斗殴于
市,刑部在审理时,判处阿拉那鞭一百,折赎,上奏得准。但十八天后,顺治帝下旨严办图海,图海被革职,家产籍没。这次处罚对图海来说,当然是非常致命的打击,丢官败家,还险些丧命。
但是顺治帝并没有忘记这件事。在顺治十八年十月,他临终弥留之际,留下了遗言:“原任都统图海,情罪原屈,欲改未及。遇有满洲都统缺补用。著图海补授都统。”可知顺治帝反省此事,承认图海是被冤屈的,所以留下遗言,待日后由新皇帝为他弥补。正是因为有了顺治帝的这句话,所以康熙帝即位后,马上就授予图海正黄旗满洲都统一职。
初试锋芒
清兵入关二十年来,南明政权、大西、大顺农民军以及各地各阶层的抗清斗争势力,几乎全部被镇压下去。这时只有大顺农民军余部在郝摇旗、刘体纯、李来亨等率领下,据湖广、四川、陕西三省交界地的陨阳荆襄一带坚持抗清。清朝为统一全国,安定统治,决定消灭这块抗清据点。
康熙元年九月,下令三省各抽调三万绿营官兵,加上西安驻防八旗,实行会剿。面对十余万众的大敌,郝摇旗等组织农民军联合反击。次年七月下旬于彝陵附近重创湖广总督董学礼部。接着,又合师以七万之众进攻驻扎在四川巫山县境的湖广、四川总督李国英部,清军战事不利。八月,清廷决定再加强力量,任命图海为定西将军做为靖西将军都统穆里玛的副手,率领禁旅从京师出发,取道荆州前往征剿。图海至前线后与李国英、提督郑蛟麟、总兵俞奋起、于大海等实行连营围困。农民军乘清兵立足未稳之际,以三千余众袭击俞奋起营地,图海得报即亲自率兵迎战,击败之。终因众寡之势悬殊,农民军各部被围困在湖广兴山县一带,相继失败。十二月底,清军攻破农民军陈家坡大营,刘体纯自缢而死。三天后农民军另一据点黄草坪亦被攻下,郝摇旗等被俘牺牲。只有李来亨独据茅麓山凭险抵抗,清军虽有二十万众却接近不得。最后由于图海等实行长期围困,绝其粮道和声援,农民军处境愈加险恶。至康熙三年终于力不能支,李来亨下令烧毁山寨,阖门自焚而死。十月,图海与穆里玛等下令将俘获的六千余名农民军尽数屠杀,然后携带被俘的三千余人口及八千余名降兵班师。
康熙六年,图海晋升为弘文院大学士,加世职为一等轻车都尉。九月,充任纂修《世祖章皇帝实录》总裁官。
康熙七年十二月,比利时人南怀仁劾钦天监监副吴明烜推算历法差错,图海奉命同诸大臣同往测验。后来,在康熙八年七月、康熙九年六月、康熙十一年六月,他几次受命同刑部审理重犯,皆称旨,不但当时就受到康熙帝的称赞,而且在几十年以后,康熙帝还以图海为例,让刑部的官员向他学习。
康熙九年改为中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此时他在大学士中又位列第三。康熙十年晋居第二。康熙十一年七月,加太子太傅。声名复振,权势显赫。图海以文武之才,干练任职,卓有成效,而得到青年天子康熙帝的信任。
平察哈尔
康熙十二年三月,平南王尚可喜以年老疏请归辽东。七月,平西王吴三桂亦上书请求撤藩,实则窥探朝廷意旨。诸臣廷议时,除莫洛、米思翰、明珠等少数人主张撤藩外,多以撤藩必乱为虞,反对之,图海亦持反对意见。康熙帝认为,当时三藩俱握兵权,恐日久滋蔓,驯至不测,拒绝了图海等人的意见,下令撤藩。15这次在撤不撤藩的问题上,图海站在了大多数人一边,属于比较保守求稳的一派。当年十二月,吴三桂发动叛乱。
康熙十三年三月,耿精忠叛应之。从此,战事开始,康熙帝倾全国兵力投入了平叛战争。为了筹集军饷,康熙帝命图海管理户部事务,负责督运军饷。图海本来已因病奏请解除阁务,但现在平叛需要他,他也就毫不犹豫地应允了。为了防止地方在征集军饷时增加百姓负担,他特意疏请饬令“一应军需不得私派,夫役不得先期拘禁,征收钱粮正项外不得丝毫科敛”,得到康熙帝准允,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横征暴敛的发生。
正当清廷全力准备平叛时,蒙古的察哈尔王布尔尼乘机兴兵作乱,军情紧急。康熙帝因京师禁旅皆南征,守备空虚;又急欲派大臣去平叛,十分担忧,就向孝庄太皇太后问询。孝庄说:“图海才略出众,可以胜任这个位置。”康熙帝遂命图海为副将军,随抚远大将军多罗信郡王鄂扎率军征讨。此时,京师已无兵力可用,图海便奏请选拔八旗家奴中的健勇者,得数万人,当天便集于德胜门外。次日黎明,图海整装至教场,检阅完毕,立即出发,一路急行军,不许夜宿,所过宣府等地州县村堡,任听众家奴抢掠,使其获金帛无数,不数日便到达察哈尔境内。四月二十二日,清军到达达禄。布尔尼早已设伏兵于山谷,列阵以待,并派三千人径直来战。鄂扎命图海、吴丹率轻骑迎战,令洪世禄率左翼搜山。当土默特兵行进过山涧时,忽然有伏兵冲出,阵乱。图海等分兵奋击,大败之。布尔尼又以四百骑继进,图海率兵力战,阵前号令曰:“之前此所掠夺的财物都是士庶家里的,不足以被称为宝物。如今察哈尔承元朝之后,数百年的基业,珠宝货宝夺的无法计算,你们如果能获取它们,可以保证终身富贵啊。”
众家奴听后,踊跃向前,战斗中无不以一当百,奋力杀敌,很快就将敌军打败。布尔尼又悉兵而出,列火器相拒,图海也严阵以待,接连重击叛军,大败之,其下都统晋津率其族阵前投降,布尔尼兄弟仅以三十骑仓皇逃遁,至扎鲁特境内贵苏特时,被前来会剿的蒙古科尔沁额驸沙津斩杀。至此,察哈尔被平定,清朝的后方得以安定。图海又奏请豁免所过宣府等地的粮税,以恤边氓。闰五月,清军班师凯旋,康熙帝率文武大臣至南苑大红门亲迎,行郊劳礼,特命副将军图海至御幄侍坐,问以战阵之事。回宫陛见时,康熙责问图海纵兵掳掠事,并将弹劾的奏章给他看,图海谢罪说:“以家奴的贫贱,抵御强大的敌人,如果不用财帛引诱壮大他们的胆量,如何让他们以死效力?”康熙听到后非常开心,说:“朕也知道你一定有今日的作为。”论功行赏,图海晋为一等男爵。这次平定察哈尔,图海立了大功,他以临时集结的、未经训练的乌合之众,战胜了强悍的蒙古骑兵,用的是纵兵掳掠以激励士兵的非常手段,这当然违反了“兵贵纪律”的原则,但在当时紧急的情况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后人对图海的这种做法给予了理解和肯定。图海初次带兵就以出奇制胜显示了他的军事才能。
降王辅臣
察哈尔刚刚平定,陕西提督王辅臣又据平凉城反叛响应吴三桂。康熙帝派定西大将军、贝勒董鄂率兵攻打,久未下。康熙十五年二月,康熙帝命图海为抚远大将军,率兵急赴陕西。三月,图海抵达平凉,“明赏罚,申约束,军威大震,贼众闻之惧”。诸将请乘势攻城,图海说:“仁义之师,先招降然后才攻打。我凭借皇上的天威,讨伐这些凶残的逆贼,不用担心无法攻克。顾念到城中数十万生灵,他们没有一个不是朝廷的赤子,如今惨遭叛贼劫掠到这种地步,覆巢之下,杀戮一定很多。等待他们主动投降归诚,用来体现圣主好生之德,不是更加美化吗?”城中军民听说后,莫不感泣,多有自相出城者,因此人心动摇,叛军的形势江河日下。图海在未开战之前,先用感化人心之术,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为了打下平凉,图海与总兵官孙思克等对虎山墩进行了巡视。虎山墩位于平凉城北,高数十仞,是通往西北的饷道。图海看了后说:“此地是平凉的咽喉,得到这个饷道,那么此城可以不攻而下。”正在巡视中,有王辅臣兵万余突来迎战,布列火器挨排。图海立即指挥军队分路还击,自巳至午,越战越勇,叛军被杀及坠崖而死者无数,清军遂夺虎山墩,平凉全城尽在俯视之下。接着,图海下令炮击城中王辅臣军营,军民皆汹惧。六月初一,图海军据虎山墩断平凉饷道,并派参议道周昌进城招抚王辅臣。周昌即周培公,荆门诸生,善用奇计。因辅佐振武将军吴丹有功,以七品官录用。图海军至潼关时,周昌求见,献招抚王辅臣之策,图海遂把他收为幕僚。王辅臣的总兵官黄九畴、布政使龚荣遇都是周昌的老乡,他们屡次劝说王辅臣投降,并以蜡丸密报周昌。周昌遂将此事报给图海,图海决定招降王辅臣。
王辅臣此时已穷蹙无计,只好派其副将谢天恩随周昌出城乞降。图海立即上奏康熙,康熙命颁布赦令,抚慰之。初六日,图海复令周昌入城宣诏。次日,王辅臣派布政使龚荣遇等率士民至清军大营,献上军民册。又派其子王继桢及总兵蔡元等,上交吴三桂所颁给的敕书和印札。图海见王辅臣并未亲自出降,知其仍心怀疑惧,便于十三日又派周昌及前锋侍卫保定图海之侄再次入城,温言开导。至十五日,王辅臣最终下定决心,亲往图海营中,叩头谢恩,剃发归降。图海遂传令各营严整队伍,只令副都统吴丹率数骑入城安抚,秋毫无犯。平凉城被围日久,百姓惨遭战争涂炭,死亡过半。图海命地方官赈济穷乏,掩埋尸骨,安顿流亡。于是,远近帖然,反叛者闻风相继来归。战后,军中论功,图海以诸将士记功牌上报兵部,而将记过牌全部焚毁,故深得军心。
平凉城的收复,促进了西北局势的好转。体内六月,图海派振武将军佛尼勒、提督张勇、王进宝等追击自秦州逃遁的吴之茂,于牡丹园击败之,又于西和县北山再次击败之,斩获无数,吴之茂仅以十余骑逃遁。31图海又派将军穆占进攻乐门,将逃遁的王屏藩部击败于红崖,收复了礼县。于是,叛军方面的固原巡抚陈彭、庆阳总兵周扬名、嘉峪关王好问、关山副将孔印雄等率所属文武官员九百余人、兵丁四万八千二百余名,陆续投诚。关陇地区遂平定。西北战场的胜利,使全国局势转危为安。图海处置得当,深得康熙帝赞许。
平定三藩
当时汉中、兴安尚在叛军手中,而平凉、庆阳初定,也人心不稳,所以图海奏请分兵防守各关隘,另派一军会同诸师征剿湖广叛军。
康熙十六年三月、四月,图海招抚了韩城叛军,击败了五盘山、乔家山、塘坊庙、芭蕉园等地的叛军,收复了塔什堡。
康熙十七年三月,吴三桂在不断受挫之后,于衡阳称帝,并于当年秋天死去,他最后的一次垂死挣扎也未能扭转局面。清兵却抓住时机在湖南展开大规模反攻,从此叛军一蹶不振。
镇武将军佛尼勒、副都统吴丹等在牛头山、香泉等处击败叛军,四川总督周有德、副都统觉和托等,在秦岭击败叛军,恢复了潼关堡五寨。
康熙十八年二月,康熙帝命图海速灭进犯宝鸡之敌,恢复汉中、兴安等地。九月,图海分兵四路,进取汉中、兴安。图海亲率将军佛尼勒等由兴安出发,总兵官程福亮为后援,驻守旧县关;将军毕力克图、提督孙思克等由略阳出发,西宁总兵朱衣克为后援,驻守西河;将军王进宝等由栈道进发,延绥总兵高孟为后援,驻守宝鸡;提督赵良栋由徽州的巴都山进兵。十月,图海军至镇安县,分两路进剿,行至火神庙,遇叛军总兵王遇隆等拒战,图海军击败之,渡干玉河,夺梁河关,叛军逃入四川。当月,王进宝收复汉中,赵良栋收复徽县、略阳,毕力克图收复成县、阶州。十一月,图海军收复兴安,又收复平利、紫阳、石泉、洵阳、白河及湖广的竹山、竹溪、上津等县。至此,陕西全省基本上已重新回到清廷的掌控之中。捷报陆续飞报朝廷,得旨嘉奖,下部议叙。不久,命图海率大军之半屯驻凤翔,防守陕西全省。另一半由吴丹等统领督运粮饷。十二月,图海上疏获准,于现存半兵中拨发千人,令署副都统鄂克济哈等统领,驻守要地汉中。
汉中、兴安的收复,为清廷收复四川创造了有利条件。康熙十九年正月,康熙帝谕议政大臣等说:“进取四川,以满洲大兵为后应最为要策。”于是令图海帅师前赴汉中,接济进蜀诸军粮饷。九月,清廷为消灭降而复叛的谭弘,命总督哈占由保宁出击,图海奉命酌发军中满汉兵为之声援,以分敌势。同月,图海根据揭发,在汉中三河口地方,破获了清廷通缉八年之久的“朱三太子案”的要犯杨起隆。
555000.cnm公海船,寿终正寝
康熙二十年正月,图海得悉叛军并力进犯四川叙州诸处,请率兵赴援,康熙帝谕称已派将往援,令图海仍驻汉中防守秦蜀。长年在外征战的图海已积劳成疾。康熙帝对他深表关注,七月谕兵部说:“大将军图海年老有疾,今四川云南渐次平定,可令携大将军敕印还京师。”十月,图海还朝,康熙帝召见于乾清门,嘉劳之。十二月初十,图海以病乞休,康熙帝加以慰留。十二月十九日,图海病故。康熙帝命大臣侍卫往祭茶酒,赐银三千两及蟒缎鞍马。
康熙二十一年二月予祭葬,加祭二次,谥文襄。六月,以其子诺敏袭爵三等公。十一月,以《清太宗实录》告成,图海曾为监修总裁官,特为追叙加赠少保仍兼太子太傅。
康熙二十二年五月,特御制碑文,赞扬了图海一生的劳绩。
康熙二十八年九月,图海之妻亡故,特遣官往奠茶酒。
雍正二年,追赠图海为一等忠达公,配享太庙,寻命建祠立碑,春秋致祭。图海的子孙后代
子:诺敏,袭爵,历刑、礼二部尚书,正黄旗蒙古都统,领侍卫大臣,武英殿大学士,抚远大将军。
孙:马尔赛历史评价 孝庄文皇后:图海才略出众,可当其责。
康熙帝:①尔图海秉资中悫,砥行端勤。密勿周旋,历有年所。敬以事上,诚以持躬。渊鉴沈几,克庸大任。自为都统时,曾平荆楚西山之乱。还入纶扉,赞襄匪懈。乃逆贼吴三桂凭藉宠灵,煽动南服。一时群不逞之徒,嚣然附和。察哈尔辜负国恩,造衅拘孽。尔以将军副信郡王,祗承庙算,出关征讨,肤功立奏,东服底平。继以泾原骚动,西土震惊。命尔为大将军,以乘胜之师,回戈西向。贼方肆其狂蹶,思与滇逆拼力。惟尔以重臣建牙,遂得横截秦陇,扼吭捣虚,逆势穷蹙,始帖耳垂尾,复来效命。迩年以来,尔镇抚三秦,威略大著,能使群贼胆寒。则凡天戈所指,建耆定之成功者,惟尔劳勋为多。②昔尚书图海,对喀纳理事,惟公断无私,不但胜者心服,而负者亦心服,此皆无私之所致也。③器识老成,才猷练达,赞襄机务,宣力累朝。以文武之长才,兼忠爱之至性。劳绩茂著,倚毗良殷。④两朝密勿重元臣,秉钺登坛西定秦。钟鼎功名悬日月,丹青事业画麒麟。⑤威名万里作长城,壁垒旌旗壮远征。绥靖边陲驰露布,凯旋立奏泰阶平。
昭梿:辅翊世祖、圣祖二朝,功业卓然。
魏源:盖以舆台之贱御方张之寇,非此无以得其死力。淮阴所谓驱市人而与战,用不测之威,施不测之赏。非此者,幸勿藉口。
赵尔巽:图海始阻撤籓之议,及其鹰扬西土,绥靖秦陇,卒收底川之绩。川军入滇,遂竟全功。之芳力扼三衢,敌虽东略,终不能得志仙霞。下闽之功,与有劳焉。虽曰遭时盘错,抑亦圣祖驭材之效哉?并践纶辅,易名曰襄。呜呼,伟矣!

瓜尔佳·文祥出身满洲正红旗,别名文博翁、文相国、文文忠,是晚清名臣,著名的洋务派参与者和领导人之一。文祥是道光年间进士,历经四朝,担任过内阁学士、军机大臣、总理衙门大臣、武英殿大学士等职,在政治、外交、军事、文化等方面都有建树。文祥在书、画方面也很出色,著有《巴林纪程》《蜀轺纪程》等作品;他是第一个提出吸取民主宪政制度的精神以改进本国的人,尤其对同治年间政局有着重大影响。公元1876年,瓜尔佳·文祥去世,追赠太傅,谥号为文忠。人物生平
早年历练555000.cnm公海船 1文祥
嘉庆二十三年九月十七日(1818年10月16日 ),文祥生于盛京的穷官宦之家。
道光二十五年,中进士,入工部任主事。 咸丰四年,升任工部员外郎。
咸丰五年,太平天国军北伐时,北京一带许多工匠逃走,文祥被调至在北京设立临时的巡防处作事,因巡防出力加知府衔,赏戴花翎。六月又因验收海运漕粮,论功加道员衔。十月升工部郎中。十一月因襄办孝静成皇后葬礼有功而赏加三品顶戴。
咸丰六年,在京察中,文祥被列为一等,“记名道府”,但他因母亲年迈,而请求留京任职。
咸丰七年,文祥担任太仆寺少卿,十二月又擢升为詹事府詹事。
咸丰八年,署任刑部侍郎,不久升为内阁学士并兼礼部侍郎衔。四月,署镶黄旗汉军副都统。五月,奉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后历任礼部、户部、吏部右侍郎。
咸丰九年,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同年历任镶红旗蒙古副都统、镶蓝旗满洲副都统,又历任户部、工部右侍郎以及户部左侍郎。
咸丰十年三月,署理工部右侍郎;五月,充任朝考阅卷大臣,被授予左翼总兵之职。
留京善后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逼北京,僧格林沁密疏请求咸丰帝避敌热河,文祥“以动摇人心,有关大局,且塞外无险可扼”为由坚持反对。八月,因局势日益紧张,咸丰帝还是出走热河,命文祥署步军统领,随恭亲王奕訢留北京与英法议和。他对于列强的非分要求,能够据理力争。九月,圆明园遭焚后又遇土匪劫掠,文祥受命调兵严加巡捕。旋即以难以兼顾步军统领为由,上疏辞职获允,后又署正蓝旗护军统领。《北京条约》签订后,文祥疏请咸丰帝回京,“以定人心”。
同年年末,文祥与奕訢等联名奏请改变清政府的外交、通商制度,提出设置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通商大臣、外国语学馆等洋务主张,获准。文祥又密疏请求训练八旗兵丁使用新式火器,获准组建神机营。此外,文祥还分析内外形势,推荐富明阿、西宁镇总兵成明等协助僧格林沁平捻,又推荐张亮基、沈葆桢、刘蓉参与平定太平天国,得到咸丰帝采纳。
咸丰十一年二月,文祥担任右翼前锋统领。三月,署任镶黄旗满洲都统,不久又充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七月,咸丰帝病死,命载垣、端华、肃顺等八位大臣为赞襄政务王大臣,军机大臣中独文祥一人被排除在赞襄政务大臣之外。同年九月,文祥协助奕訢、慈禧太后发动辛酉政变,处死肃顺等人。十月,文祥与其他大臣疏请慈禧、慈安两太后垂帘听政,并简派近支亲王辅政,又议定具体章程和礼节。十二月奉命管理神机营事务。
中枢重臣
同治元年,文祥擢督察院左都御史、正白旗蒙古督统,并任内务府大臣,署任工部尚书、镶白旗满洲督统,六月兼署兵部尚书,七月,充任拔贡朝考阅卷大臣。闰八月,正式担任工部尚书,仍兼署兵部尚书。同年,负责处理咸丰帝丧事。
同治二年,文祥又充任朝考阅卷大臣,十二月,奉命管理理藩院事务。当年,江苏省城苏州和杭州被清军攻克,清廷欲嘉奖中枢大臣,文祥再三推辞。
同治三年七月,清廷因南京攻克、太平天国覆灭,优奖中枢大臣,文祥仍坚决推辞,最后还是赏加太子太保衔。不久,署理正黄旗汉军督统。十月,充任阅兵大臣。
同治四年,署户部尚书,调任镶白旗满军督统。八月,“马贼”攻入直隶,文祥受命防护东陵,不久回京。十月,局势再度告急,文祥率神机营赴东北镇压王达、马傻子起义。
同治五年,文祥成功将“马贼”镇压下去。期间,调任吏部尚书。五月,回到北京,仍管理火药局,充任崇文门监督。十二月,《文宗显皇帝实录》及《圣训》编修完成,文祥获得封赏。
同治六年,署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同年他五十岁生日时,得到御书匾额及“福”字“寿”字等奖赏。
同治七年,充任会试副考官。捻军起义被平定,文祥“加军功二级”,并受命担任《剿平粤捻方略》一书的总裁。
同治八年,文祥因病数度请假,得假二月,假未满又丁母忧,朝廷特赐谕祭。
同治九年,百日丁忧满后,因病未出。天津教案发生后,文祥强撑病体,回朝主政,但病仍未痊愈,遂卸下部分职务。
同治十年,授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同治十一年,授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工部事务,充任武英殿总裁。八月,《剿平粤捻方略》编修完成。十二月,充任文渊阁领阁事。
同治十三年,文祥多次因病休假。日本侵台(见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事件、牡丹社事件),他强撑病体,上疏请求“停不急之工作,谋至急之海防,俾部臣、疆臣皆得专力图维”。当时同治帝重修圆明园,预计费银至少几千万两,文祥遂与恭亲王奕訢等十名重臣联名谏阻,同治帝一度欲将文祥等十大臣革职,后在两宫太后调停下放弃此念,改重修圆明园为修葺三海,又遭奕訢等谏阻,终于彻底停工。作为惩罚,奕訢一度被革去亲王世袭罔替、降为郡王。经此打击,奕訢不能像之前一样勇于任事,但文祥挺身而出,凭借他的威望,朝局得以维持稳定,尚不致剧烈动荡。日本侵台之事给文祥很大刺激,其暂时平息后,文祥与奕訢等奏请办理海防六事,即“练兵、简器、造船、筹饷、用人、持久”。又上疏,指出不能因局势暂时缓和就对日本放松警惕,而要令沈葆桢认真布置台湾防御、令南洋、北洋通商大臣从速兴办海军,得到允准。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光绪帝继位后,文祥晋武英殿大学士。
光绪元年,文祥因长年患病,请求开缺,朝廷挽留,命其专任军机大臣及总理衙门大臣。当时,文祥因中国屡屡遭受外来侵略,上疏密陈大计,指出:立国的关键在于获得民心,西方的议会民主制虽然难以在清帝国推行,但其顺应民意的精神值得借鉴。同年,清廷发生海防与塞防之争,他支持左宗棠等人收复新疆、巩固塞防的主张,并支持左宗棠替代景廉担任西征军统帅,还力主由左宗棠负责对俄伊犁交涉事务。
鞠躬尽瘁
光绪二年,文祥病重。当时,距文祥提出“海防六事”已经一年多,但清廷又要重新加以讨论。文祥自知来日无多,又上密疏,追述清廷两次鸦片战争及以前对外交往的种种失策,痛陈十余年兴办洋务所受到的种种阻挠,又指出日本尚非列强,但侵台一事交涉已嫌费力,可见局势之危险。他主张:廷议之事如果在执行中不能如期坚持或不能真正落实,便不如不办;对于筹商清楚、势在必行的洋务举措,则要内外一心、实力推行;问题的关键,则在于皇帝能“念兹在兹”、“切念而健行之”,从而坚定朝臣兴办洋务的信念,否则中国的局势将不堪设想。五月四日(1876年5月26日),文祥病逝,清廷追赠太傅,赐骑都尉世职,入祀京师贤良祠。又拨银三千两为其治丧,派贝勒载澄作为代表前往祭奠,谥号“文忠”,归葬盛京时,则由盛京将军完颜崇实前往赐祭。
光绪十五年,慈禧太后归政,追念文祥“夙夜在公、襄成郅治”,下令赐祭一坛。瓜尔佳·文祥的父亲555000.cnm公海船 2文祥
文祥父亲为瓜尔佳·珠,曾长年于辽阳任笔政。文祥子女
子为瓜尔佳·熙治,曾任员外郎。文祥的政治贡献
他参与创设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奕訢、桂良成为第一任总理衙门大臣:奕訢事务繁多,桂良年迈,文祥则“任事最专”。他还开办并扶持京师同文馆,这是同治朝最早的新式学校。同文馆创设的初期,以英文教育为主,后来陆续扩充了俄法等国语言的教学,并开设了更多的科学技术课程。同文馆创设之后,文祥时常到同文馆中体验感受,并对同文馆中的学生生活予以关照。
文祥在死前不久的光绪元年,曾上疏“密陈大计”,指出:“说者谓各国性近犬羊,未知政治,然其国中偶有动作,必由其国主付上议院议之,所谓谋及卿士也;付下议院议之,所谓谋及庶人也。议之可行则行,否则止,事事必合乎民情而后决然行之。”他认为,这样的制度,清朝“势有难行,而义可采取”。这是中国最高领导层第一次议论吸取民主宪政制度的精神,改进本国的施政。
文祥支持由左宗棠负责与沙俄交涉归还伊犁之事,但不久文祥便病故,后清廷派崇厚负责此事,险些丧权辱国;又改派曾纪泽出使,总算在避免对俄战争的同时挽回了一些利权。至于海防,尽管文祥一再主张,最终还是未能全力兴办,招致甲午中日战争的惨败。人物评价555000.cnm公海船 3文祥
曾国藩评价道:“两宫才地平常,见面无一要语;皇上冲默,亦无从测之;时局尽在军机恭邸、文、宝数人,权过人主。恭邸极聪明而晃荡不能立足;文伯川正派而规模狭隘,亦不知求人自辅;宝佩衡则不满人口。”
光绪帝:“清正持躬,精详谋国。忠纯亮直,诚恳公明。……及办理中外交涉事务,无不尽心筹划,实为股肱心膂之臣。”
李鸿章评价道:“老成谋国,苦心孤诣,动出万全。”“旗人中之鸾凤。”
左宗棠:“博川相国正色立朝,一时人望所系。”
翁同龢:“此人忠恳,而于中外事维持不少。” 郭嵩焘:“实是国之元臣。”
张之洞:“文文忠创同文馆,遣驻使,编西学各书矣,然孤立而无助,迂谬之论、苟简之谋充塞于朝野,不惟不信不学,且诟病焉。”
梁启超称“同治初年”是“文祥、沈桂芬时代”。
奕訢:“①精细老成,筹画诸事动中机宜。②正直一生惟谨慎,匡襄廿载矢忠诚。”
金梁:“公正色立朝,为中外所严惮,政局赖以维持,不致骤变。议兴海防,练兵造船,皆公发之。史称公忠勤,为中兴枢臣之冠。谋国深远,非虚誉也。”
芮玛丽认为文祥“是优秀大臣中最进步的”、“是中国政府的一位最有远见而且最有能力的顾问”。
《清史稿》评论:“文祥自同治初年偕恭亲王同心辅政,总理各国事务,以一身负其责。洋情诪幻,朝论纷纭,一以忠信持之,无诿卸。洎穆宗亲政,胪陈历年洋务情形,因应机宜甚备,冀有启悟。既而恭亲王以阻圆明园工程忤旨斥罢,文祥涕泣,偕同列力谏,几同谴。恭亲王寻复职,而自屡遭挫折后,任事不能如初。文祥正色立朝,为中外所严惮,朝局赖以维持,不致骤变。”、“文祥尤力任艰钜,公而忘私,为中外所倚赖,而朝议未一,犹不能尽其规略;晚年密陈大计,於数十年驭外得失,洞如观火,一代兴亡之龟鉴也。宝鋆明达同之,贞毅不及,遂无以镇纷嚣而持国是。如文祥者,洵社稷臣哉!”

汪广洋字朝宗,出生于江苏高邮,是明朝初年重臣,被朱元璋比作张良、诸葛亮。汪广洋通经能文、善诗工书法,尤其是隶书写的非常好,代表作有《凤池吟稿》、《淮南汪广洋朝宗先生凤池吟稿》等。他年少时跟随朱元璋起义,曾任山东行省、中书省左丞、陕西参政、右丞相等职务,封爵忠勤伯,最终于1379年受胡惟庸案牵连而死。人物生平
少年生活
汪广洋年少时曾跟随余阙学习,通经能文,工诗歌,擅长篆、隶大书。性格庄严稳重,为人宽和自守。早年曾客居太平。
尾随太祖
至正十五年朱元璋渡过长江,攻下采石矶,召汪进见,汪进呈“高筑墙,广积粮”之策略。汪广洋担任元帅府令史、江南行省提控职务。设置正军都谏司后,升任都谏官,并相继调升为行省都事、中书省右司郎中。不久任骁骑卫事,辅助常遇春管理军务。
至正二十六年,常遇春攻下赣州,汪为留守,任江西行省参政。 仕途生涯
洪武元年,山东平定,太祖朱元璋以汪广洋廉明持重,命他管理行省,安抚、接纳新来归附者,百姓感到十分安定。这一年,汪广洋被召入宫任中书省参政。洪武二年,出任陕西参政。
洪武三年,李善长患病,中书省无官,汪广洋被召为左丞。当时右丞杨宪专权断事,汪广洋对他的态度模棱两可,但仍然被他所忌恨。于是杨宪唆使御史弹劾汪广洋极不孝顺母亲。太祖朱元璋切责汪广洋,将他放逐回乡。杨宪再次奏劾,汪广洋被迁徙海南。洪武三年七月,杨宪被诛后,太祖朱元璋召还汪广洋。这年冬天,朱元璋封他为忠勤伯,食禄三百六十石,并诰词中称他善理繁难事务,且屡献忠策,将他比作张子房、孔明。
李善长因病辞官后,朱元璋便以汪广洋为右丞相,参政胡惟庸为左丞相。因汪广洋提不出什么建议,时间一久,被贬为广东行省参政。但太祖朱元璋内心始终善待汪广洋,又将他召为左御史大夫。洪武十年又授汪为右丞相。然而汪广洋沉溺酒中,与胡惟庸同为丞相,只是随波逐流,保持官位而已。太祖朱元璋也多次告诫他。
洪武十二年十二月,因刘基为胡惟庸毒死一案遭中丞涂节上奏,朱元璋问及此事,广洋回说不知。朱元璋大怒,斥责广洋朋党欺君,将广洋贬谪海南。当船行到太平时,朱元璋追究其在江西包庇朱文正,在中书省又不揭发杨宪阴谋等罪过,下诏赐毒而死。汪广洋的后人
儿子:汪子持、汪子守、汪子元。 孙子:汪彦才、汪彦琛。历史评价
朱元璋:处理机要,屡献忠谋。
张廷玉:广洋少师余阙,淹通经史,善篆隶,工为歌诗。为人宽和自守,与奸人同位而不能去,故及于祸。赞曰:明初设中书省,置左右丞相,管领枢要,率以勋臣领其事。然徐达、李文忠等数受命征讨,未尝专理省事。其从容丞弼之任者,李善长、汪广洋、胡惟庸三人而已。惟庸败后,丞相之官遂废不设。故终明之世,惟善长、广洋得称丞相。独惜善长以布衣徒步,能择主于草昧之初,委身戮力,赞成鸿业,遂得剖符开国,列爵上公,乃至富极贵溢,于衰暮之年自取覆灭。广洋谨厚自守,亦不能发奸远祸。俱致重谴,不亦大负爰立之初心,而有愧置诸左右之职业也夫?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