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行老板们一看,知道红球必定是宝贝,便一哄冲进了门,上去抢红球。张邋遢寡不敌众,他急中生智,把红球含到嘴里,那班人还不罢休,撬他的牙,在他嘴里硬抠。张邋遢急得眼通红。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一急,咕噜一声,红球滑进肚里去了,老板们一看,没有办法,只好没趣地走了。从此,张邋遢没有鲜鱼卖了;可是,他吃的那红球是颗仙丹,人不知鬼不觉成了一位神仙。

555000.cnm公海船,“四鼎甲”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东庄王老奶奶有三房媳妇,由于她平时省吃俭用,一家数口日子还算过得去。

小渔格郎郎,

老大就去对高善人说了,高善人听了大喜,说:”原来媳妇还会教书哩!但不知她会算账么?”老大再去一问,知道这大奶奶书算都精通。于是高善人就叫三个儿子都跟大奶奶读书;一应账目,也请大奶奶经手。这大奶奶真能干,白天教书,晚上算账,高善人的家管理得井井有条。

一天,王老奶奶将一棵韭菜丢在屋后路边,然后将大媳妇喊来。大媳妇一进婆婆房间,使扑在婆婆床前,说道:”婆婆啊,我们大房里儿女多,狗子他爸体质差,不能苦,要是你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倒叫我怎么过呀!”

“那我也走,跟着你做伴,省得在这里有力没处使,有碗没处讨,没个依靠。”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败兵来时,男的吃刀,女的被污。因此百姓一听有元兵前来,纷纷入山躲避。洛阳附近有一家富户,当家的姓高,名叫高君善,他已经五十多岁了,生有三子一女,都还未婚配。平日这高君善乐善好施,极肯排忧解难,所以远近人都叫他高善人。高善人看到天下大乱,就雇工在深山里凿了一间极宽广的石室。入口处的两扇石门上有葛藤遮掩,很不容易被人发现,室内藏粮积水,可供数百人百日食用。有一天,有人来报信,有大批元朝的败兵,蜂拥而来。高善人急忙带了家人逃避入山,躲进石室。这时,有数百名妇女也逃进山来,高善人看到了,便让人招呼这些妇女一同进入石室,然后把石室的门闭了。十几天后,高善人派人暗出石室打听,知道败兵已经逃走了,外面的天下已经是明朝的了。于是开石门,出石室,高善人把所有妇女都打发回家。

婆婆听出话里有话,说道:”二媳妇,你把我丢在屋后路边的钱拾来吧。”二媳妇一听,喜笑颜开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她两手空空转回来,道:”婆婆啊,你这么大年纪了,骗人干嘛呢?”王老奶奶叹了口气,挥挥手,要二媳妇出去。

呀!一对青年男女过来啦!张邋遢是个情深心好的人,他不愿妨碍别人亲亲热热地说情话,便任他俩悄悄地过去了。

老大回家后,心灰意懒,不肯读书了。大奶奶劝他说:”从来大器晚成,龙头属于老成。当年梁灏在八十二岁才中状元,你只有三十多岁,还年轻哩!”老大在奶奶劝慰下,重理诗书。

三媳妇笑了笑,道:”婆婆,吃了不疼丢了疼,多一棵总比少一棵好。”

古时候,苏北涟水县出了个神仙叫张邋遢,张邋遢原来并不是神仙,不过是个穷人罢了。哥哥在东京做生意,嫂嫂和张邋遢住在涟水西门的卖鱼巷。

又过了三年,老大一人进京赶考,路上受了些风寒,身子不舒服,进场后,文字也做的不惬意,自知不会考取了,哪知事情偏偏出于意外,不惬意的文字,偏偏中了主考大人之意,竟然高中头名状元。

然后,婆婆又将二媳妇喊来。二媳妇想,老婆子眼看要下棺材了,八成是喊我去分家私。于是,她一进房门,就气呼呼地叫道:”婆婆啊,你看你家二相公,整天在外头吃喝玩乐,欠了一屁股债,万一你有个好歹,可别想叫我去给他还!”

卖把哪家做鲜汤。

两三年后,三个儿子同赴县考,都中了秀才。高善人这一喜,非同小可。他本来是乡下的一个土财主,现在一门出了三个秀才,竟就是一个乡绅了。但大奶奶却说:”公公且慢高兴,读书人中秀才乃是本分。官人和两位叔叔的前程还远不至此呢!”高善人一听,说道:”一切听你媳妇的。”

最后,婆婆喊来三媳妇,道:”三媳妇,你把我丢在屋后路边的钱拾来吧。”三媳妇一声没吭,走到屋后,找来找去,找不到钱。她刚要回屋,忽然发现地上有棵韭菜,顺手就拾了回来,对婆婆说道:”婆婆,屋后路边没有钱。”

这年是个大荒年,好几个月不下雨,穷人家都断了顿。张邋遢要了一整天,没要到一口饭下肚,拖着两条腿回到桥下。肚里咕咕地叫,坐也不好,睡也不好,正在朦朦胧胧的当儿,忽听桥头有人说话。

三兄弟中举回来后,仍跟大奶奶读书,来年进京会试。考下来,老三中了探花,老大和老二都名落孙山。捷报报到高善人家里,高善人制了一块”探花及第”的匾额,想挂在大厅的正中。大奶奶制止道:”三弟不能位在兄长之上,此匾应挂在下首。”高善人当然听大奶奶的。

“一棵韭菜有什么了不起,拾来做什么?”

张邋遢成仙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此,大奶奶的教课更严了。老大老二和老三也十分发奋。第二年,参加乡试,又同时一榜中了三个举人。高善人仰天笑道:”三个儿子都中举,我心满意足了!”大奶奶又说了”仅仅中举,公公焉能知足?”高善人道:”要怎样才能知足呢?”大奶奶道:”金榜题名,公公身为封翁,方能知足。”高善人说:”以后还是听你的。”

婆婆一听,就知道大媳妇想要钱,便说:”大媳妇,你把我丢在屋后边的钱拾来吧。”大媳妇听说拾钱,把鼻涕眼泪一抹,撒腿就往屋后跑。可她找了半天,连个钱影子也没找到。回来说道:”婆婆啊,屋后哪来什么钱呀!”王老奶奶叹了口气,挥挥手要大媳妇出去。

“笑话!看我身上穿的烂样儿,哪里是什么神仙?神仙早已过去了!”

高善人立即派人追寻,再也寻不到大奶奶了。这大奶奶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连我讲故事的人也不清楚。

这年,王老奶奶得了病。她想:眼看自己就不行了,往后,这个家让谁当呢?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个好主意。

“是啊,桥母,我俩快把桥打扫打扫吧。”

高善人这时才心满意足,置酒招待亲朋。还请人写了一副对联,挂到大门两边。那对联是:”一婿传胪今世有,三儿鼎甲古来无。”亲朋奉承道:”高翁门上不是三鼎甲,是四鼎甲哩!”

“拾到一棵韭菜。”

一天晚上,几个老板溜到张邋遢家门口想看个究竟:见张邋遢手里抓着一个红得像火,亮得透明的圆球,正在臭鱼缸里搅,嘴里不住唱歌,搅了几圈,唱了几遍,忽然笑着喊道:”嫂嫂,鱼又活了!”

正在这时,有个丫头上前禀道:”大奶奶出门去了,有一封书信呈上。”高善人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为报老翁活命恩,遂教子婿俱成名,我今拂袖飘然去,莫向桃源深处寻。”

婆婆听罢,满意地笑了。她立即将全家老小都喊到床前,当众宣布:”日后三媳妇就是当家人。”

小鱼跳跳,

不日,高家传出风声:小姐要嫁一个读书人,凡是想求婚的,先送一篇文章来!这时高善人一门三鼎甲,有钱又有势,好不荣耀,哪一个不想攀这门高亲?于是,百里之内的士子,纷纷送文章上门来,大奶奶在许多文章中选定一篇,叫这作文章的人来府相亲,这个人却是个穷秀才,大奶奶叫他住在高府、亲自教他。不几年,果然连考连捷,中了传胪。

“那你手上拿的什么?”婆婆问。

“好吧,我给你一个’依靠’。”那人说着,就在身上乱搓,搓出一个红得像火、亮得透明的东西,活像一个玛瑙球,递给张邋遢道:”你每天晚上到鱼市,把鱼行摔掉的臭鱼,拾回来放在水缸里,将我这个’依靠’,放在缸里一搅,鱼就活了。日后天天卖鱼,就有了依靠啦!”

于是大厅正中终于挂上了”状元及第”的匾额。这时大奶奶对高善人道:”公公,如今你该知足了罢!”哪知高善人这次却摇头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如果能嫁一个传胪(二甲一名,即第四名叫传肿)女婿,我才心满意足呢!”大奶奶道:”那让我试试看!”

一棵韭菜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依靠,依靠,

自从唐太宗推行科举取士以来,只有一甲三名:状元、榜眼、探花,称为”三鼎甲”。哪有”四鼎甲”呢?这里有一段故事。

张邋遢心中算一算,哎呀!不已过去七个了吗?只剩最后一个了,再不拉住他,那就白等一天了,仔细一瞧,还有一个叫花子,拄着一根铁拐,一瘸一跋,艰难地走了过来。

哪知打发到最后一个,她却高低不走。那妇女说:”我已经无家可归了!爹娘兄弟都死在乱兵刀下,我到哪里去呀!”高善人看这妇女可怜,便带了她一同回到家里。回到家里后,再细问这妇女,方知他年才二十一岁,尚未婚嫁,父亲是一个读书人。高善人虽然有钱,但肚里没有墨水,所以他对读书人是很敬重的。现在一听这妇女是读书人的女儿,便分外怜惜;再看她品貌不俗,于是征得她同意,与大儿子结成一对,家中人都叫她大奶奶了。这大奶奶与老大成婚之后,看到老大终日游荡,无所事事,便对他说:”古人云:’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为什么不趁年纪还轻的时候,多读些书,求一个上进呢?”老大道:“我爹也说要我读些书的,但请不到先生呀!”原来这高家虽在洛阳附近,但离洛阳还有八九十里路。那时兵荒马乱,附近的读书人都逃到他乡去了。大奶奶道:“你去对公公说,我来教你。”

“桥公,明天八洞神仙要走我们桥上过呀!”

老大和老二垂头丧气地回来,大奶奶鼓励他们再用功读书。过了三年,老大老二又去会试,两人做的文章,自己都觉得很满意。等到发榜,果然老二中了一甲二名榜眼,而老大依旧榜上无名。喜报报到家里,高善人又制了一块”榜眼及第”的匾额,大奶奶又吩咐挂在大厅的上首,正中还是空着。

张邋遢一转身,叫花子不见了。他半信半疑,满心欢喜地回到嫂嫂那里去,把自己所遇的奇事告诉了她。嫂嫂不太相信,忙着烧早饭给他吃,张邋遢拦住不让烧,要她到隔壁家去借大水缸。嫂嫂暗暗好笑,当他穷迷了,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借了缸,又把臭鱼拾了几篮回来,缸里挑上了水,张邋遢抓着”依靠”,在水缸里搅动,一边搅,一边唱:

桥公、桥母正说着,张邋遢忽然感到肚子饿得怪难受,不觉哼了一声,再听桥头,鸦雀无声。他心想:我张邋遢哪件事做得不比别人强?为什么穷到一碗饭也要不到嘴?决定第二天坐在桥头等八洞神仙,好找他们评理。

“这不是铁拐李吗?”张邋遢灵机一动,一骨碌坐起来,一把抱住铁拐李说:”神仙停停。”

搅了几转,张邋遢叫起来了:”看,小鱼都活了!”嫂嫂急忙伏在缸口上看,不由得也叫起来,哈,原来一缸烂鱼,现在全活了,摇着尾巴,活蹦乱跳,他俩乐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一会儿,有个老道人来了,不知出什么鬼,他伸手拉了一把,觉得软绵绵的抓不到什么。张邋遢心里话:“好!随他这没骨没血的人去吧,再注意后面的。”

天亮了,张邋遢提着鱼到街上去卖。那时城里人成年都买死鱼吃,哪天吃过一条鲜鱼的?这天忽然看见张邋遢卖的鱼直蹦直跳,谁不争先恐后地抢着买?家家都买了鲜鱼回去,张邋遢的鱼卖得光光。鱼行老板的鱼,摔掉一半。到晚上,张邀遏一条一条拾回家,第二天又卖的是鲜鱼,一天过去,两天过去,张邋遢的鱼卖出了名,他的鱼特别鲜美好吃,几家鱼行老板看自己的鱼越来越没人要,心中气呀,怎么天天拾回去的臭鱼,卖出来就是活鱼呢?

人穷水也贵,真是不假。张邋遢一年四季,东奔一头,西寻一头,越穷越忙,越忙越邋遢。不知不觉,浑身起疮、流脓淌血,名副其实地成了”张邋遢”。起初还有些人家找他做做短工,给他几文钱,等到他害起疮来,人家嫌恶都嫌恶不过来,谁还找他做活?从此,只好舍去一张脸向人家讨饭,晚上自己很知趣,独自在附近小石桥下睡觉,很久才回家一次。嫂嫂是个贤惠人,天天替人家做针线,每逢小叔回来,总要弄些比较好的东西给他吃。张邋遢知道嫂子的苦处,便干脆不回去,天天以桥为家。

接着,有两个老头,像是做官的模样,他可不愿拉官老爷,放两个过去了。张邋遢心里话:”这些家伙,镀着方步儿,享受享惯了的,能知道穷人什么甘苦呀!”

第二天,张邋遢坐在桥头,寸步不移。看看天中了,真怪事,一上午连一个过桥的人也没有!左等也没有一个人影,右等也没有一个人影,太阳眼看落下去了,月上东山了。忽然传来了一阵笑声,张邋遢心想,一定是八洞神仙来了。他故意横拦着桥头躺下来,眼眯起来装睡,看见一个骑毛驴的带头,后面接接连连地跟着六七个人来到桥上。他想拖住一个,可是步子走得太快,还没容他伸手,早就过了。一个吹笛子的走来了,吹得实在好听,简直把他七窍都吹迷住了,当然他没劲拖啦。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