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000.cnm公海船 ,绛侯周勃,是沛县人。他的祖先是卷县人,迁移到沛县。周勃靠编织蚕箔为生。经常为有丧事的人家吹箫奏乐。勇猛有力,能拉强弓。
高祖做沛公刚刚起事的时候,周勃以中涓的身份跟随他攻打胡陵,占领方与。方与反叛,与叛军交战,打败了叛军。攻打丰邑。在砀郡以东进攻秦军。回师留县和萧县。
再次进攻砀郡,攻破了它。攻占下邑,周勃率先登城。高祖赐给他五大夫的爵位。攻打蒙县、虞县,占领了它们。攻打章邯的车骑部队,周勃负责殿后。平定魏地。攻打爰戚、车缗,一直打到栗县,都攻下了。进攻啮桑、率先登城。在东阿城下攻打秦军,打败了秦军。追击敌军,到达濮阳,又攻下甄城。攻打都关、定陶、袭取宛朐,俘虏了单父的县令。趁夜袭取临济,攻打张县,向前打到卷县,攻破了卷县。在雍丘城下攻打李由的军队并占领它。进攻开封,先打到城下,立功最多。后来章邯击破楚军,杀了项梁,沛公和项羽率军向东到达砀郡。从最初起兵到返回砀郡,共一年零两个月。楚怀王封沛公为安武侯,提任砀郡的长官。沛公任命周勃为虎贲令,以虎贲令的身份跟随沛公平定魏地。在城武攻打东郡尉的军队,打败了敌军。攻打王离的部队,打败了敌军。攻打长社,率先登城。攻打颍阳、缑氏,截断黄河渡口。在尸北进攻赵贲的军队。向南攻打南阳郡守齿奇的部队,攻破武关、关。在蓝田打败秦军,到达咸阳,灭了秦朝。
项羽到达关中,封沛公为汉王。汉王赐给周勃威武候的爵位。跟随汉王进入汉中,被任命为将军。回师平定三秦,到达秦地,汉王把怀德赐给他做食邑。进攻槐里、好畴,立功最大。在咸阳进攻赵贲、内史保,又立上等功。向北攻打漆县,进攻章平、姚?的军队。向西平度定禥县,回师攻下?县、频阳。在废丘围攻章邯。打败西县县丞的军队。
进攻盗巴的军队,打败了它。攻打上络。在东南镇守关,转而攻打项羽。进攻曲逆,立功最大。回师守卫敖仓,追击项羽。项羽死后,进而挥师东进平定楚地的泗水、东海二郡,一共夺取二十二个县。回师驻守洛阳、栎阳,高帝把钟离县赐给周勃和颖阴侯灌婴作为共同的食邑。以将军的身份跟随高帝攻打反叛的燕王臧荼,在易县城下打败叛军。所部士兵在驰道阻击叛军,立功最多,高帝赐给他列侯的爵位,剖符保证世世代代不断绝爵位。赐给他绛县八千一百八十户作为食邑,号称绛侯。
以将军的身份跟随高帝在代地攻打反叛的韩王信,降服了霍县。前进到达武泉,攻打匈奴的骑兵,在武泉北面打败匈奴的骑兵。转而在铜閛攻打韩王信的军队,打败了敌军。回师,降服太原的六座城邑。在晋阳城下攻打韩王信和匈奴的骑兵,打败了它们,攻克晋阳。此后又在薉石攻打韩王信的军队,打败了敌军,追击败逃的敌军达八十里。回师攻打楼烦的三座城池,进而在平城下攻打匈奴的骑兵,所部士卒在驰道上阻击敌军,立功最多。周勃升为太尉。
讨伐陈的叛乱,血洗马邑城。所部士兵斩杀了陈的将军马纟希。在楼烦攻打韩王信、陈、赵利的军队,打败了他们。俘获陈部将宋最、雁门郡守绻。进而转攻云中,俘获郡守?、丞相箕肆、将军勋。平定雁门郡的十七个县,云中郡的十二个县。因而在灵丘再次攻打陈,打败了叛军,斩杀了陈,俘获陈的丞相程纵、将军陈武、都尉高肆、平定代郡的九个县。
燕王卢绾反叛,周勃以相国的身分代替樊哙统率军队,攻下蓟县,俘获卢绾的大将抵、丞相偃、郡守陉、太尉弱、御史大夫施,血洗浑都城。在上关打败卢绾的军队,又在沮阳打败卢绾的军队。追击到长城,平定上谷郡的十二个县,右北平郡的十六个县,辽西、辽东两郡的二十九个县,渔阳郡的二十二个县。总计跟随高帝俘获相国一个,丞相二人,将军、二千石的官员各三人;单独打败两支敌军,攻下三座城邑,平定五个郡,七十九个县,俘虏丞相、大将各一人。
周勃为人质朴刚强,敦厚老实,高祖认为可以托付大事。周勃不喜欢文学,每次召见儒生和说客,就面向东坐而要求他们:快给我说。他的质朴少文到了这种程度。
周勃平定燕王叛乱,班师回朝后,高帝已经驾崩了,他以列侯的身分侍奉孝惠帝。
孝惠帝六年,设置太尉的官职,任命周勃为太尉。十年以后,高后去世。吕禄以赵王的身份担任汉朝的上将军,吕产以吕王的身分担任汉朝的相国,主持汉朝政权,想危害刘氏宗室。周勃身为太尉,却进不了军营的大门。陈平身为丞相,却不能处理政务。于是周勃和陈平谋划,终于诛灭吕氏家族,而拥立孝文皇帝。这件事记载在《吕太后本纪》、《孝文本纪》之中。
文帝继位后,任命周勃为右丞相,赐给他黄金五千斤,食邑一万户。过了一个多月,有人劝周勃说:你已经诛灭了吕氏家族,拥立代王为皇帝,威名震动天下,而你受到丰厚的赏赐,处于尊贵的地位,深得皇帝的宠信,时间久了就会祸及自身了。周勃害怕,自己也感到很危险,于是请求辞职,归还相印。文帝答应了他。过了一年多,丞相陈平去世,文帝重新任命周勃为丞相。过了十多个月,文帝说:前几天我诏令列侯前往自己的封国,有的人还没有走,丞相是我所倚重的人,应该率先前往封国。于是免除丞相职务,前往封国。
一年多以后,每逢河东郡守、郡尉巡视各县到达绛县时,绛侯周勃害怕自己被杀,经常身披铠甲,命令家人手持武器跟他们相见。此后有人上书指控周勃想要谋反,文帝把此案下达廷尉处理。廷尉又把此事交给长安负责办理,逮捕周勃加以审讯。周勃很害怕,不知说些什么。狱吏渐渐对他欺凌侮辱。周勃用千金贿赂狱吏,狱吏就在文案背面写字提示他,说请让公主为你作证。公主,是孝文帝的女儿,周勃的嗣子周胜之娶了公主,所以狱吏教他请公主出面作证。周勃平时把得到的加封和赏赐,都送给了薄昭。
等到案情紧急时,薄昭就替他向薄太后说情,太后也认为周勃没有造反的罪行。文帝朝见太后,太后用头巾掷向文帝。说:绛侯当年身上系挂着皇帝的印玺,在北军统率军队,那时他不谋反,现在住在小小的绛县,反倒要造反吗?文帝已经看到了绛侯在狱中的供词,就向太后谢罪说:狱吏刚刚查明,就要释放他了。于是派使节持着皇帝的符节释放了绛侯,恢复了他的爵位和封邑。绛侯出狱后,说:我曾经统率过百万大军,但是怎么会知道狱吏的尊贵呢!
绛侯重新回到封国。于孝文帝十一年去世,谥号为武侯。儿子胜之继承侯位。六年以后,他和所娶的公主感情不和,又犯了杀人的罪过,所以被取消了封国。封号被断绝了一年,文帝才从绛侯周勃的儿子中挑选了贤能的河内郡守周亚夫,封他为条侯,接续绛侯的爵位。

丞相陈平,是阳武县户牖乡人。小时候家里贫困,爱好读书,有三十亩田地,只跟哥哥陈伯住在一起。陈伯一直耕种田地,听任陈平外出游学。陈平长得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漂亮。有人对陈平说:你家里很穷,究竟吃了什么东西而长得这么胖?他的嫂嫂嫉恨陈平不顾家庭,不从事生产,就说:也不过就吃些糟糠而已。有这样的小叔子,不如没有。陈伯听说后,就赶走妻子,把她休了。
等到陈平长大成人,可以娶媳妇了,富户人家没有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他,而娶贫家女子做媳妇陈平又觉得羞耻。过了很久,户牖有个富人叫张负,张负的孙女五次嫁人,而每次丈夫都早早死了,没有人敢娶她。陈平却想得到她。乡里有丧事,陈平因为家贫,到丧家帮忙,早去晚归十分卖力。张负在丧家看到了他,特别看中魁梧英俊的陈平,陈平也因为这个缘故很晚才离开。张负尾随陈平来到他家里,他家就在靠着外城墙的偏僻小巷里,用破席当门,但门外却有很多贵人停车留下的车轨痕迹。张负回到家里,对他的儿子张仲说:我想把孙女许配给陈平。张仲说:陈平家里很穷,又不从事生产劳动,全县的人都嘲笑他的所作所为,为何偏偏要把女儿嫁给他呢?张负说:哪有像陈平这样相貌堂堂的人会久居贫贱的呢?最后还是把孙女嫁给了陈平。因为陈平家里穷,就借给他钱作聘礼,又给他置办酒席的钱以便让他娶妻过门。张负告诫他的孙女说:不要因为陈平家里贫穷的缘故,就不恭谨地侍奉他们。侍奉哥哥陈伯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嫂嫂要像侍奉母亲一样。陈平娶了张家的女儿后,资财日益富饶,交游的范围越来越广。
乡里祭祀社神,陈平做了主刀分祭肉的人,分配祭肉时非常均匀。乡中父老们说:
很好,陈家的孩子分配祭肉很公平!陈平说:唉呀,如果让我陈平治理国家,我也会像分祭肉一样公平!
陈涉起兵在陈县称王,派周市攻取平定魏地,立魏咎为魏王,在临济与秦军互相交战。陈平在此以前就已经辞别哥哥陈伯,跟其它少年一起到临济去侍奉魏王咎。魏王任命他为太仆。向魏王进言,魏王不听从;有人谗毁他,陈平就逃走了。
过了很久,项羽攻城略地到达黄河边上,陈平前去归附他,跟随他入关灭秦,赐给陈平卿的爵位。项羽东去在彭城称霸王的时候,汉王回师平定三秦,向东进军,殷王背叛楚国。项羽于是封陈平为信武君,率领魏王咎在楚国的宾客前往,攻打并降服殷王而后返回。项王派项悍拜陈平为都尉,赐给他黄金二十镒。没过多久,汉王攻占殷国。项王大怒,将要诛杀平定殷国的将吏。陈平害怕被杀,于是封存好项王所赐的黄金和官印,派人归还项王,而陈平只身走小路带剑而逃。渡黄河的时候,船夫看他是个魁梧的美男子,又是一个人独行,就怀疑他是逃亡的将领,腰中应该藏有金玉宝器,目光紧盯着他,想杀掉陈平。陈平害怕,就解开衣服赤身露体帮船夫撑船。船夫知道他一无所有,这才打消了杀他的念头。
陈平就到修武投降了汉军,通过魏无知求见汉王,汉王召他进去相见。当时万石君石奋担任汉王的中涓,接受陈平谒见,引他进去拜见汉王。陈平等七个人都进去拜见汉王,汉王赐给他们食物。汉王说:吃完后,就到客舍去休息吧。陈平说:我是为大事而来的,所要说的话不能超过今天。于是汉王跟他交谈并且很喜欢他,问道:你在楚国的时候官居何职?陈平说:做都尉。汉王当天就拜陈平为都尉,让他为汉王陪乘,并负责监护军队。将领们为之哗然,说:大王今天得到一个楚国的逃兵,还不知道他的本领大小,就立即与他同乘一辆车,并且反而让他监护军中的老将!汉王听到后,对陈平更加宠信。于是陈平跟随汉王向东讨伐项王。到达彭城,被楚军打败。率军撤回,沿途收聚散兵到达荥阳,任命陈平为亚将,隶属于韩王信,驻军广武。
绛侯、灌婴等人都诋毁陈平说:陈平虽是个魁梧的美男子,但也不过像帽子上的饰玉罢了,内中未必有什么本领。我们听说陈平在家的时候,跟他的嫂子私通;侍奉魏王没被容纳,就逃去投靠楚王;投靠楚王后又不合意,就又逃来归附汉王。如今大王赐给他高官,让他监护军队。我们听说陈平接受诸将的贿赂,给钱多的就得到美差,给钱少的就得到苦差。陈平,是个反复无常的乱臣,希望大王明察。汉王怀疑陈平,召来并责备魏无知。魏无知说:我所讲的,是他的才能;陛下所问的,是他的品行。如今即使有尾生、孝己的德行,但却无补于战争的胜负,陛下哪有闲功夫用他们吗?目前楚汉相互对峙,我推荐擅长奇谋妙计的人才,只考虑他的计谋是否真的有利于国家。况且跟嫂子通奸、贪爱钱财就值得怀疑吗?汉王召来陈平责备说:先生侍奉魏王不相合,就投奔楚国,现在又背弃楚国前来追随我,讲信义的人难道都是这样三心二意的吗?陈平说:我侍奉魏王,魏王不能采纳我的计策,所以离开他去侍奉项王,项王不能信任人,他所信任和喜爱的,不是项氏宗族就是妻子的兄弟,虽然有奇才也不能任用,我于是离开了楚王。
听说汉王能够任用人才,所以归附大王。我两手空空而来,不接受钱财就没有资金费用。如果我的计谋有可以采纳的,就希望大王采用;如果没有可采纳的,钱财都还在,请允许我封存好送交官府,并请大王准许我带着这把骨头离去。汉王于是向他道歉,给了他许多赏赐,任命他为护军中尉,监护所有的将领。各位将领这才不敢再说什么。
此后,楚军发动猛攻,截断汉军的粮道,把汉王包围在荥阳城。过了很长时间,汉王十分忧虑,请求割让荥阳以西地区跟楚军讲和,项王不答应。汉王对陈平说:天下纷扰混乱,什么时候能够安定呢?陈平说:项王的为人,恭敬而爱人,清廉守节、喜好礼义的士人大都归附于他。至于论功行赏,授予爵位和封邑,项王却非常吝啬,士人也因此不再归附他。如今大王傲慢而不讲礼仪,清廉守节的士人不来归附;但是大王能够把爵位封邑慷慨地送给别人,那些品行顽劣、贪利无耻的人士也大多来投汉王。如果能够去掉双方的短处,吸收双方的长处,天下在挥手之间就可以平定了。然而大王却恣意侮辱别人,不能得到清廉守节的士人。但是楚国也有可以扰乱的地方,项王的忠诚刚正的臣子如亚父范增、钟离繻、龙且、周殷等辈,不过几人而已。大王如果能拿出几万斤黄金,施用反间计,离间楚国君臣,使他们互生疑心,项王为人猜忌多疑,听信谗言,必定使楚国内部互相残杀。汉王趁机发兵攻打,就一定能打败楚军。汉王认为有道理,于是拿出四万斤黄金交给陈平,让他任意支用,不过问他的支出情况。
陈平用大量金钱在楚军内部开展反间工作以后,散布流言说钟离繻等将领为项王领兵征战,功劳很大,然而始终不能得到封地而称王,想跟汉王联合,消灭项氏而瓜分楚地。项羽果然产生怀疑,不再信任钟离繻等人。项王已经怀疑钟离繻等人,就派使者到汉军那里探听情况。汉王准备了最高规格的菜肴,让人端进来。看到是楚王的使者,就假装惊讶地说:我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原来是项王的使者!又让人把菜肴端走,换上一些粗劣的食物给楚王的使者吃。楚王的使者回去,把情况详细报告了项王。项王果然对亚父范增大生疑心。范增想迅疾攻下荥阳城。项王不信任他,没肯答应。范增听说项王怀疑自己,就愤怒地说:天下事大局已定,君王好自为之!我请求带着这把老骨头退休回家!范增回归,还没到达彭城,就因为背上的毒疮发作而死了。陈平于是趁夜派二千名女子从荥阳城东门出城,楚军就去攻打她们,陈平就和汉王从荥阳城西门连夜逃了出去。于是回到关中。收拾残兵再次东进。
第二年,淮阴侯攻破齐国,自立为齐王,派使者报告汉王。汉王大怒,破口大骂,陈平暗中踩了踩汉王的脚。汉王也醒悟过来,于是很好地招待齐王的使者,终于派张良去册立韩信为齐王。把户牖分封给陈平。汉王采用陈平的奇计妙策,终于灭了楚国。陈平曾经以护军中尉的身份跟随汉王平定了燕王臧荼的叛乱。
汉六年,有人上书告楚王韩信谋反。高帝询问各位将领,众将说:赶快发兵活埋这小子算了。高帝沉默不语。又问陈平,陈平一再推辞,说:各位将领怎么说的?高帝就把将领们的话全都告诉了他。陈平说:这人上书说韩信谋反,还有别人知道吗?高帝说:没有。陈平说:韩信知道吗?高帝说:不知道。陈平说:陛下的精锐部队与楚王的军队相比谁的强?高帝说:比不上他的军队。陈平说:陛下的将领用兵打仗有能超过韩信的吗?高帝说:没人比得上他。陈平说:如今军队不如楚兵精锐,将领的才能也不能跟韩信相比,却发兵攻打他,这是促使他发兵作乱,我私下为陛下感到危险。高帝说:怎么办呢?陈平说:古代天子巡视天下,会合诸侯。南方有云梦泽,陛下只需出去假装巡游云梦,在陈县会合诸侯。陈县,在楚国的西部边界,韩信听说天子以友好的态度外出巡游,势必会认为无事而到郊外迎接陛下。等拜见的时候,陛下乘机逮捕他,这只不过是一个力士就能办到的事情。高帝认为有道理,于是派出使者告诉诸侯到陈县相会,说:我将南下到云梦巡游。高帝于是随即出行。还没有到达陈县,楚王韩信果然到郊外的路上迎接。高帝预先埋伏好武士,见韩信到来,就立即把他抓住捆绑起来,装在后车里面。韩信喊道:天下已经平定,我本来就应当被烹杀!高帝回头对韩信说:
你闭嘴。你谋反,已经很明显了!武士把韩信反绑起来。于是在陈县会见诸侯,彻底平定了楚地。高帝回到洛阳,赦免了韩信,重新让他做淮阴侯,而与功臣们剖符确定封地。
于是和陈平剖符,世世代代不断绝封号,封他为户牖侯。陈平推辞说:这不是我的功劳。高帝说:我采用先生的计谋,克敌制胜,不是你的功劳又是谁的?陈平说:如果不是魏无知,我怎么可能得到进用?高帝说:像你这样,可以说不忘本了。于是又赏赐魏无知。第二年,以护军中尉的身分跟随高帝在代地攻打反叛的韩王信。仓猝间来到平城,被匈奴包围,七天没吃上饭。高帝采用陈平的奇计,派人去见单于阏氏,包围因此得以解除。高帝脱身出来后,对陈平的计策加以保密,世间无人知道。
高帝向南经过曲逆,登上城楼,看到城中的房屋十分宽大,说:好壮观的县城啊!
我巡行天下,只见过洛阳跟这个县一样。回头问御史说:曲逆的户口有多少?回答说:
起初秦朝的时候有三万多户,其间多次发生战乱,许多人逃亡躲藏,如今现存五千户。
于是就诏令御史,改封陈平为曲逆侯,全县都给他做食邑,取消以前所封的食邑户牖乡。
此后曾经以护军中尉的身分跟随高帝平定陈议和黥布的叛乱。一共出过六次奇计,每次都增赐封邑,一共六次增赐封邑。有的奇计非常秘密,世间没人知晓。
高帝平定黥布的叛军后归来,伤病得很厉害,缓缓回到长安。燕王卢绾反叛,高帝派樊哙以相国的身份率兵攻打叛军。出发后,有人进谗言诋毁樊哙。高帝发怒说:樊哙见我生病,就希望我死。采用陈平的计谋,把绛侯周勃召到床前接受诏令,说:陈平速乘传车载上周勃取代樊哙统率军队,陈平到达军中就立即将樊哙斩首!二人受诏以后,急驰传军,还没到达军营,路上商议说:樊哙一是高帝的老朋友,功劳很大,而且又是吕后的妹妹吕?的丈夫,和高帝有亲戚关系并且地位显贵,高帝因为愤怒的缘故,想杀了他,恐怕将会后悔。宁可把他囚禁起来交给高帝,让高帝自己诛杀他。没有到达军中,就建立盟坛,用天子的符节召见樊哙。樊哙接受诏令,立即被反绑起来装上囚车。
传递押送到长安,而让绛侯周勃代替他统率军队,平定燕国反叛的各县。
陈平在路上听说高帝驾崩,害怕吕?进谗言而使吕后发怒,就急驰传车先行。路上遇到使者诏令陈平和灌婴驻守荥阳。陈平接受诏令,立刻又急驰来到宫中,哭得很悲哀,就在高帝灵前向吕后奏报出使的事情。吕太后哀怜他,说:你很辛苦,可以出去休息了。陈平害怕谗言加身,因此坚决请求在宫中宿卫。太后于是任命他为郎中令,说:
辅佐教导孝惠帝。此后吕?的谗言才未能得逞。樊哙被押到长安,就赦免并恢复了他的爵位和封邑。
孝惠帝六年,相国曹参去世,任命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
王陵,原来是沛县人,当初是县里的豪强。高祖微贱的时候,把王陵当兄长一样侍奉。王陵没什么文化,经常意气用事,喜欢直言。等到高祖在沛县起兵,进入咸阳,王陵也亲自聚集几千名党徒,驻在南阳,不肯跟从沛公。等到汉王回师攻打项羽的时候,王陵才率军归附汉王。项羽把王陵的母亲弄来安置在军营中,王陵的使者到来,项羽就让王陵的母亲面向东坐,想以此招降王陵。王陵的母亲私自送别使者,哭着说:替老妇我告诉王陵,要恭谨地侍奉汉王。汉王,是忠厚的长者,不要因为老妇我的缘故,而怀有二心。老妇我以死送别使者。于是伏剑而死。项王大怒,烹煮王陵的母亲。王陵终于跟从汉王平定天下。因为他跟雍齿关系很好,而雍齿,是高帝的仇人,而且王陵本来无意跟从高帝,因为这些缘故而被晚封,封为安国侯。
安国侯担任右丞相后,过了两年,孝惠帝驾崩。吕后想立吕氏家族的人为王,询问王陵,王陵说:不行。询问陈平,陈平说:行。吕太后发怒,就假装把王陵提升为皇帝的太傅,实际上不重用王陵。王陵愤怒,称病辞职,闭门不出,最终也没有上朝拜见皇帝,七年后去世。
罢免了王陵右丞相之职,吕后就提升陈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参与国家大事,常在宫中处理平常所发生的事情。
审食其也是沛县人。汉王在彭城战败,向西退逃,楚王抓来太上皇、吕后做人质,审食其以家臣的身分侍奉吕后。此后跟随汉王打败项羽,被封为侯,受到吕太后的宠信。
等到担任丞相,住在宫中,百官都要通过他决断政事。
吕?往常因为陈平以前为高帝谋划逮捕樊哙,多次进谗言说:陈平做丞相从不治理政事,整天喝美酒,玩弄妇女。陈平听说后,饮酒作乐日甚一日。吕太后听说后,暗自高兴。当着吕?的面对陈平说:俗话说小孩和妇女的话不能信,只看你对我如何了。不要害怕吕?说你的坏话。
吕太后立吕氏家族的人为王,陈平假装听从。等到吕太后去世,陈平与太尉周勃合谋,最终诛灭了吕氏家族,拥立孝文皇帝,陈平是这件事情的主谋。审食其被罢免丞相职务。
孝文帝即位,认为太尉周勃亲自率军诛灭吕氏,功劳最大;陈平想把尊位谦让给周勃,就称病引退。孝文帝刚刚即位,觉得陈平病得很奇怪,就去询问。陈平说:高祖的时候,周勃的功劳不如我陈平。到了诛灭吕氏家族,我的功劳也不如周勃。愿意把右丞相的职位让给周勃。于是孝文帝就任命周勃为右丞相,位居第一;陈平调任左丞相,位居第二。赐给陈平黄金一千斤,增加封邑三千户。
没过多久,孝文皇帝已经更熟悉国家大事了,上朝时问右丞相周勃说:天下每年判决的案件有多少?周勃谢罪说:不知道。又问:天下每年的钱粮收支是多少?周勃又谢罪说不知道,紧张得汗流浃背,羞愧得不能答话。于是文帝又询问左丞相陈平。陈平说:有专门负责的人。文帝说:谁是专门负责的人?陈平说:陛下如果问判决案件的事,就询问廷尉;问钱粮方面的事,就询问治粟内史。文帝说:如果各项事务都有主管的人,那么你负责的是什么事呢?陈平谢罪说:主管大臣官员。陛下不知道我才智低下,让我勉强居于宰相职位。宰相,对上辅佐天子调理阴阳,顺应四时,对下抚育万物适时生长,对外镇抚四夷和诸侯,对内亲附百姓,使公卿大夫都能胜任各自所担负的职责。孝文帝于是称赞。右丞相周勃大为惭愧,出来后责问陈平说:你平时为什么不教我应对!陈平笑道:你身居丞相职位,不知道丞相的职责吗?况且陛下如果问起长安城中的盗贼数目,你也想强行回答吗?于是绛侯周勃知道自己的才能远不如陈平。没过多久,周勃称病请求免除他的丞相职务,陈平成为左、右合一的丞相。
孝文帝二年,丞相陈平去世,谥号为献侯。儿子共侯买继承侯位。共侯买在位两年去世,儿子简侯恢继承侯位。恢在位二十三年去世,儿子何继承侯位。何继位二十三年,犯了强夺他人妻子的罪行,被处以死刑,封国被废除。
当初陈平说:我多用阴谋诡计,这是道家所禁止的。我的后代如果被废黜,也就完了,最终不能再兴起,因为我多用阴谋诡计,造成的祸患太深了。此后他的曾孙陈掌凭借和卫氏的亲戚关系,希望能够接续陈氏原来的封号,然而最终没能实现。

留侯张良,他的祖先是韩国人。祖父开地,做过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的丞相。父亲平,做过矨王、悼惠王的丞相。悼惠王二十三年,平去世。平去世后二十年,秦国灭了韩国。张良因为年少,没做过韩国的官。韩国被灭亡后,张良有家僮三百人,弟弟死了也不厚葬,却拿出全部家财寻求刺客去刺杀秦王,为韩国报仇,这是因为他的祖父、父亲做过五代韩王的丞相。
张良曾经在淮阳学习礼制,在东方拜见仓海君,得到一个大力士,为他打制了一只重达一百二十斤的铁锤。秦始皇到东方巡游,张良和刺客在博浪沙中埋伏袭击秦始皇,误中了一辆副车。秦始皇大怒,在全国大肆搜捕。缉拿刺客十分急迫,因为张良的缘故。张良于是改名换姓,逃到下邳躲藏起来。
张良曾有一次闲暇时在下邳桥上从容漫步,有位老翁,穿着粗布短衣,走到张良身边,故意把鞋掉到桥下,回过头来对张良说:小子,下去替我把鞋捡上来!张良很惊讶,想揍他,因为他年纪大了,就强忍住气,下去把鞋捡了上来。老翁又说:替我穿上鞋!
张良已经为他捡了鞋,就跪下给他穿鞋。老翁伸出脚让他把鞋穿好,笑着离去。张良大为吃惊,目光注视着老翁离去。老翁走出去一里多地,又返回来,说:你这小子可以教导了。五天后的拂晓,和我在这里相会。张良感到很奇怪,就跪下说:是。五天后的拂晓,张良前往。老翁已经先到了。生气地说:跟老人约会,却反而迟到,这是为什么?
于是离去,说:五天后早点来相会。五天后的鸡鸣时分,张良前往。老翁又先到了那里,又生气地说:迟到,为什么?于是离去,说:五天后再早点来。过了五天,张良没到半夜就去了。过了一会儿,老翁也来了,高兴地说:应该这样。就拿出一本书,说:
读了这本书就可以做帝王的老师了。十年后你会发迹,十三年后你小子到济北来见我,谷城山下的黄石就是我。于是离去,没说别的,从此再也没有见到这个老翁。天亮后看那本书,原来是《太公兵法》。张良因此觉得此书非同寻常,就经常研习诵读它。
张良住在下邳,行侠仗义。项伯曾经杀了人,跟随张良躲藏起来。
十年以后,陈涉等人起兵反秦,张良也聚集了一百多名青年壮士。景驹自立为楚假王,驻在留县。张良想去投靠他,路上遇到沛公。沛公率领几千人,在下邳以西攻取土地。张良于是归属沛公。沛公任命张良为厩将。张良多次用《太公兵法》向沛公献策,沛公十分欣赏,经常采纳他的计策。张良为别人讲说兵法内容时,别人都不能领会。张良说:沛公大概是天授睿智。所以就追随沛公,不去见景驹。
等到沛公到达薛地,见到项梁。项梁拥立楚怀王。张良于是劝说项梁道:您已经拥立了楚王,而韩国的公子横阳君韩成很贤明,可以立他为王,以增加同盟者。项梁派张良找到韩成,立他为韩王。任命张良为韩王的司徒,和韩王率领一千多人向西攻取韩地,夺得几座城邑,秦军立刻又夺了回去,韩军在颍川一带往来游击作战。
沛公从洛阳南出頧辕山的时候,张良率兵跟随沛公,攻占韩地的十几座城邑,打败了杨熊的军队。沛公于是让韩王成在阳翟留守,和张良一起南下,攻克宛城,向西进入武关,沛公想用二万人的兵力攻打秦朝关下的军队,张良劝他说:秦军还很强大,不可轻视。我听说关的守将是屠夫的儿子,这种市侩很容易用利益去打动他。希望沛公暂且留在军营,派人先去,准备好五万人的粮饷,在各个山头多张挂一些旗帜,作为疑兵,命令郦食其带上贵重宝物去收买秦将。秦将果然反叛,想跟沛公联合向西袭击咸阳。沛公想答应他,张良说:这只是秦军的将领想反叛罢了,恐怕秦军的士卒不肯听从。不听从就一定有危险,不如趁秦军懈怠进攻他们。沛公于是率军攻打秦军,大败秦军。追击逃敌直至蓝田,再次交战,秦军终于彻底溃败。于是到达咸阳,秦王子婴投降了沛公。
沛公进入秦朝的宫殿,里面的宫室帷帐、狗马珍宝和美女数以千计,沛公内心想留在宫中居住。樊哙劝谏沛公出宫居住,沛公不答应。张良说:因为秦朝暴虐无道,所以沛公才能到达这里。大凡为天下铲除暴秦,应当以朴素为本。如今刚刚进入秦国,就安享快乐,这就是所谓的助桀为虐。再说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希望沛公听从樊哙的意见。沛公于是回师驻扎在霸上。
项羽到达鸿门下,想攻打沛公,项伯于是乘夜急驰进入沛公的军营,私下会见张良,想让张良跟他一起离开。张良说:我为韩王护送沛公,如今事情紧急,逃走不符合道义。于是把情况都告诉沛公。沛公大为惊慌,说:这该如何是好?张良说:沛公确实想背叛项羽吗?沛公说:有个卑鄙小人教唆我把守函谷关不要让诸侯进来,这样就可以全部占有秦国的土地而称王,所以听了他的话。张良说:沛公你自己估计能够击退项羽吗?沛公沉默了很长时间,说:确实还不能。如今该怎么办呢?张良于是坚决邀请项伯会见沛公。项伯与沛公相见。沛公敬酒为项伯祝寿,而且跟他结为亲家。让项伯向项羽详细说明沛公不敢背叛他,之所以把守函谷关,是为了防备其它盗贼。等到沛公见了项羽之后,两人和解,这些事记载在《项羽本纪》中。
汉元年正月,沛公被封为汉王,在巴蜀地区称王。汉王赐给张良黄金一百镒,珍珠二斗,张良把这些东西全部送给了项伯。汉王也因此让张良厚赠项伯,让项伯为他求取汉中之地。项王就答应了,于是得到了汉中之地。汉王前往封国,张良送行到褒中,汉王让张良返回韩国。张良因而劝说汉王道:大王何不烧断所经过的栈道,向天下表示没有返回的想法,以便稳住项王的心意。于是让张良返回。行进途中,烧断了栈道。
张良到了韩国,韩王成因为派张良跟随汉王的缘故,项王不让韩成去封国,让他跟自己一起东归。张良劝说项王道:汉王烧断了栈道,没有回来的想法了。于是把齐王田荣反叛的事情向项王作书面汇报。项王从此不再担心西面的汉国,而是发兵向北攻打齐国。
项王最终不肯让韩王前往封国,于是把他贬为侯,又在彭城杀了他。张良逃亡,抄小路去归附汉王。汉王也已经回师平定了三秦地区。又封张良为成信侯,跟随汉王向东攻打楚军。到达彭城,汉王兵败而归。来到下邑,汉王下马靠着马鞍说:我想舍弃山东地区作为封赏,谁能与我共建功业呢?张良进言说:九江王黥布,是楚国的猛将,跟项王有矛盾;彭越和齐王田荣在梁地背叛楚国:这两个人可以赶紧加以利用。汉王的将领唯独韩信可以托付大事,独挡一面。如果想捐出山东地区,就捐送给这三个人,那么就不愁打败楚国了。汉王于是派遣随何去游说九江王黥布,并且派人与彭越联络。等到魏王豹反叛,派韩信率兵去讨伐他,乘机攻占了燕、代、齐、赵等国。然而最终打败楚国,都是这三个人出的力。
张良体弱多病,未曾独自领兵作战,一直作为谋臣,时时跟随汉王。
汉三年,项羽把汉王迅速包围在荥阳,汉王恐惧忧虑,和郦食其商议消弱楚国的势力。郦食其说:从前商汤诛灭夏桀,把夏朝的后代封在杞国。武王诛灭殷纣,把殷朝的后代封在宋国。如今秦朝丧失德行,背弃道义,侵伐诸侯的国家,消灭六国的后代,使他们没有立锥之地。陛下如果真能重新扶立六国的后代,让他们全都接受陛下的封印,这样它们的君臣百姓一定都会感激陛下的恩德,无不仰慕陛下的大仁大义,甘愿做陛下的臣子。德义推行以后,陛下就可以南面称霸,楚王必定整齐衣襟前来朝拜。汉王说:很好。赶快去刻印,先生就带着它启程吧。
郦食其还没有出发,张良从外地回来拜见汉王。汉王正在用餐,说:子房到我面前来!有个客人为我策划了削弱楚国势力的计谋。就把郦食其的话都告诉了他,说:子房认为怎么样?张良说:是谁为陛下策划了这样的计谋?陛下的大事要完了。汉王说:为什么呢?张良回答说:我请求借大王面前的筷子为大王筹划一下。就说道:从前商汤讨伐夏桀而把夏朝的后代封在杞国,这是因为估计能够置夏桀于死地。如今陛下能够置项羽于死地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一个原因。
武王讨伐殷纣而把殷朝的后代封在宋国,这是因为估计能够得到殷纣的头颅。如今陛下能够得到项羽的人头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二个原因。武王进入殷朝的都城,表彰商容居住的里苍,释放被囚禁的箕子,修整比干的坟墓。
如今陛下能够修整圣人的坟墓,表彰贤人的里苍,在智者的门前向他们致敬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三个原因。发放钜桥的粟粮,散发鹿台的钱财,以赐给贫穷的百姓。如今陛下能够散发库府的钱粮来赐给贫民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四个原因。灭了殷朝后,武王把兵车改为乘车,把兵器倒过来放着,蒙上虎皮,以表示天下不再有战争之祸。如今陛下能够偃武修文,不再用兵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五个原因。周武王把战马放到华山南面牧养,以示不再使用战马。如今陛下能够让战马休息而不再使用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六个原因。周武王把牛放牧到桃林的北边,以示不再运输粮草物资。如今陛下能够放牧牛群而不再运输粮草物资吗?汉王说:不能。张良说: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七个原因。况且天下的游士离开他们的亲戚,舍弃他们的祖坟,告别他们的故友,追随陛下到处奔走,只是日夜盼望得到一小块封地。
如今要是恢复六国,封立韩、魏、燕、赵、齐、楚的后代,天下的游士就会各自回去侍奉他们的君主,陪伴他们的亲人,返回他们的旧友和祖坟所在的家乡,这样陛下跟谁一起打天下呢?这是不可以那样做的第八个原因。再说现在楚国无敌于天下,被封立的六国后代会重新屈服于楚国而追随其后,陛下怎么可能使他们臣服呢?如果采用了那个客人的计谋,陛下就大事已去了。汉王饭也吃不下了,吐出口中的食物,骂道:这个愚蠢的腐儒,几乎坏了老子的大事!下令赶紧销毁那些封印。
汉四年,韩信攻破齐国后想自立为齐王,汉王发怒。张良劝说汉王,汉王就派张良授给韩信齐王印信,事情载在《淮阴侯列传》中。
这年秋天,汉王追击楚军来到阳夏南边,战斗失利后坚守固陵,诸侯不守盟约逾期不至,张良劝说汉王,汉王采用了他的计策,诸侯们都来了。事情记载在《项羽本纪》中。
汉六年正月,封赏功臣。张良未曾有过战功,高帝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是子房的功劳。让他自行选择齐国的三万户作为食邑。张良说:当初我在下邳起事,与皇上在留县相会,这是上天把我送给陛下。陛下采用我的计策,侥幸地偶然料中,我希望把我封在留县就可以了,不敢承受三万户的封邑。于是封张良为留侯,和萧何等人一起受封。
皇上已经封赏了二十多位大功臣,其余的人日夜争功,因此无法确定功劳大小,没能举行封赏。皇上在洛阳南宫,从阁道上看到各位将领经常坐在沙地上互相议论。皇上说:这帮人在说什么呢?留侯说:陛下不知道吗?这是在商议谋反。皇上说:天下已经归附安定,为什么要谋反呢?留侯说:陛下以平民的身份起兵,靠着这些人得了天下;如今陛下做了天子,而封赏的人都是萧何、曹参等关系亲密的故旧好友,而诛杀的都是平时所痛恨的人。如今军吏计算功劳,即使是把整个天下拿出来也封不过来,这些人担心陛下不能全部封赏,又害怕被怀疑平生的过错而被诛杀,所以就聚在一起图谋造反。皇上于是忧虑地说:该怎么办呢?留侯说:皇上平生所憎恨的人,而且群臣也都知道的,谁最厉害?皇上说:雍齿尚和我有宿怨,曾经多次困窘和侮辱我。我想杀了他,因为他功劳大,所以不忍心。留侯说:如今赶快先封赏雍齿给群臣看,群臣看到连雍齿都受到封赏,那么人人都会坚信自己必定受封了。于是皇上就摆设酒宴,封雍齿为什方侯,并且火速催促丞相、御史确定功劳大小以便进行封赏。群臣喝完酒后,都高兴地说:雍齿尚且被封为侯,我们这些人就用不着担忧了。
刘敬劝说高帝说:请在关中定都。皇上犹疑不决。左右大臣都是山东地区的人,大都劝高帝定都洛阳,说:洛阳东有成皋,西有?山、渑池,背靠黄河,面向伊水、洛水,它的坚固也是可依恃了。留侯说:洛阳虽有这些险困,但它的腹地狭小,不过几百里,土地贫瘠,四面受敌,这里不是用武之地。关中左有?山、函谷关,右有陇、蜀山地,肥沃的原野广阔千里,南边有巴蜀地区的丰饶物产,北边有利于放牧的草原,依恃三面的险要地形而固守,只在东面一个方向控制诸侯。如果诸侯安定,就可以用黄河、渭水转运天下的粮食,向西供给京师;如果诸侯叛乱,就可以顺流而下,足以供给军队粮草。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刘敬的意见是对的。于是高帝当天就起驾,向西定都关中。
留侯跟随高祖进入关中。留侯生性多病,就学习导引辟谷的养生方法,一年多时间闭门不出。
皇上想废掉太子,改立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大臣中有很多人进谏劝阻,都没能改变高祖的决心。吕后很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人对吕后说:留侯擅长谋划计策,皇上对他很信任。吕后于是派建成侯吕泽去胁迫留侯,说:你一直是皇上的谋臣,如今皇上想改立太子,你怎么能高枕无忧呢?留侯说:当初皇上多次陷于危险的困境之中,侥幸而采用了我的计策。如今天下安定,因为自身偏爱而想改立太子,这是至亲骨肉之间的事,即使我们一百多个人劝谏又有什么用呢。吕泽强迫要求说:为我谋划计策。
留侯说:这件事难以用口舌去争辩。但是皇上有过不能招致的人,这样的人天下有四位。这四个人都已经年老了,都认为皇上傲慢轻侮,所以逃进山里隐藏起来,坚守道义,不肯做汉朝的臣民。但是皇上很敬重这四个人,现在如果你真能不吝惜金玉财帛,让太子写信,言辞谦恭,备好座车,进而派能言善辩之士前去恳请,应该会来的。来了以后,要把他们奉若上宾,让他们时常跟随太子上朝,让皇上看到他们,皇上看到后一定会感到惊异而询问他们。问清楚后,皇上就知道这四个人是贤者,那么对太子将是一大帮助。于是吕后让吕泽派人带着太子的书信,用谦恭的言辞和丰厚的礼物,迎请这四个人。四个人来到长安,客居在建成侯家里。
汉十一年,黥布发动叛乱,皇上患病,想让太子率领军队,前去讨伐叛军。这四个人互相商议说:我们来京师的目的,就是要保全太子。如果太子率军前去平叛,那么事情就危险了。于是劝建成侯说:太子率军打仗,有功劳那么地位也不会超出太子;如果无功而还,那么从此就将遭受灾祸了。况且和太子一起出征的各位将领,都是曾经跟皇上一起平定天下的猛将,如今派太子率领他们,这跟让羊率领狼没什么两样,都不肯为太子卖力,太子肯定不可能建立战功。我们都听说母亲被宠爱,儿子就会经常被抱,如今戚夫人日夜侍奉皇上,赵王如意常常被抱在皇上面前,皇上说终归不能让不成器的儿子位居爱子之上,很明显,赵王如意一定会取代太子的地位了。你为什么不赶紧请吕后找机会向皇上哭着说:黥布,是天下的猛将,善于用兵,如今各位将领都是陛下以前的同代人,却让太子率领这些人,这跟让羊率领狼没什么两样,不肯为太子所用,况且让黥布知道了,就会大张旗鼓地向西进军。皇上虽然生病,勉强乘坐辎车,躺着让人护理,各位将领就不敢不尽力。皇上虽然劳苦,但为了妻子儿子还是要勉为其难。于是吕泽连夜去见吕后,吕后找到机会在皇上面前哭诉,所说的话都是这四个人的意见。皇上说:我想这小子本来就派不上用场,还是老子自己去吧!于是皇上亲自率军东进,群臣留守,都送到霸上。留侯有病在身,亲自勉强起来,送到曲邮,拜见皇上说:我应该跟随,只是病得厉害。楚国人骁勇敏捷,希望皇上不要跟楚国人争夺一时的高低。趁机劝谏皇上说:请任命太子为将军,监守关中的军队。皇上说:子房虽然有病在身,请勉强卧床辅佐太子。这时叔孙通做太傅,留侯履行少傅的职责。
汉十二年,皇上打败黥布的叛军,从前线归来,病得更加厉害,越发想改立太子。留侯劝谏,皇上不听,留侯就称病不再理事。太傅叔孙通引用古今事例劝说皇上,以死力保太子。皇上假装答应他,但还是想改立太子。等到宴会时,设置酒席,太子在旁边侍奉皇上。有四个人跟从太子,年纪都有八十多岁,胡须和眉毛雪白,衣冠服饰十分奇特。
皇上觉得很奇怪。问道:他们是什么人?四个人上前回答,各自说出自己的姓名,叫做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秀,夏黄公。皇上于是大惊,说:我寻求诸位好几年,诸位总是逃避我,如今诸位为什么会自动跟我儿子交游呢?四个人都说:陛下轻视士人,喜欢谩骂,我们信守道义不愿受辱,所以害怕得逃亡隐藏起来。我们私下听说太子为人仁厚孝顺,态度恭敬,爱慕士人,天下人没有不伸长颈脖愿为太子效死的,所以我们来了。皇上说:麻烦诸位始终如一地调教和保护太子吧。
四个人向皇上祝福完毕,就快步离开了。皇上目送他们离去。召来戚夫人指着四个人说:我想换太子,可是那四个人辅佐他,太子的羽翼已经丰满,难以更换了。吕后真是你的主人了。戚夫人哭泣,皇上说:为我跳段楚舞,我为你唱楚歌。歌唱道:鸿鹄高飞,展翅千里。羽翼已成,横跨四海。横跨四海,能奈他何!虽有短箭,还有何用!连唱了好几遍,戚夫人叹息流泪,皇上起身离去,酒宴作罢。最终没有改立太子,本是留侯召来这四个人发挥了作用。
留侯跟随皇上攻打代地,在马邑城下出了个奇计,又建议拜萧何为相国,和高帝在一起从容讨论了许多天下之事,但都跟天下存亡没有太大关系,所以没有记载。留侯于是宣称说:我家世代担任韩国的丞相,等到韩国被灭,我不吝惜万金的资财,为韩国向强暴的秦国复仇,天下为之震动。如今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成为帝王的军师,封邑万户,位列诸侯,这是平民所能达到的极点,对于我张良来说已经满足了。我希望抛弃人间的俗事,想追随赤松子四处遨游。于是学习辟谷的方法,行气导引以便使自己身体轻灵。
正逢高帝驾崩,吕后感激留侯的功德,就强迫他进食,说:人生在世,就像白驹过隙一样短暂,何必使自己苦到这种地步呢!留侯不得已,勉强听从,进用食物。
过了八年,留侯去世,谥号为文成侯,儿子不疑继承侯位。
子房当初在下邳桥上遇见的那个送给他《太公兵法》的老翁,十三年后他随高帝经过济北,果然看到谷城山下那块黄石,就取回来当作最珍贵的宝物加以祭祀。留侯去世,把黄石同他一起下葬。后人每次上坟以及在伏日、腊日祭祀留侯时,一并祭祀黄石。
留侯不疑,在孝文帝五年因犯了不敬的罪过,被取消封国。

555000.cnm公海船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