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东方大洋浩瀚、汹涌的海水中,生长着一棵极为高大而繁茂的扶桑树。它是一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交叉在一起的巨树。它扎根于海水之下的岩礁上,伸出海面达百里之高。扶桑树的顶端立有一只神奇的玉鸡,它腹部红色,头颈处却像美玉一样是纯白的,并发出宝石般的光泽。每天夜里它都会准时鸣叫,呼唤、提醒着太阳要准时出发,把光明送给人间。当它啼叫过五次之后,太阳就会在它的催促之下准时登上扶桑树,准备自己的行程。
  
  太阳神帝俊与月神嫦羲每天和晚上都是从扶桑升起,驾着自己金银的车辆,经过一天的驱驰,最后在西方的大海中缓缓下降,结束他们一天的工作。在西方大洋大西洋中同样也有一棵像扶桑一样的高大的巨树,它的名字叫若木,开满了大如车轮的五彩的若花。每当太阳到达若木之时,若花的色彩变得那么鲜红娇艳,以致于把整个天空都映得红彤彤的;而当月亮到达若木时,若花的色彩则洁白如银,并散发出浓烈的馨香。在这里,他们通常都会受到海洋之神禺京与专司黄昏与黎明之神的热情欢迎。帝俊与嫦羲稍事休息之后,再继续他们的行程,经过大地的另一面,重新回到东方的扶桑之地。
  
  每天早晨太阳神回到扶桑,他都会停下车儿,在扶桑下面的海水中尽情畅游、沐浴,洗掉一天的风尘与劳累。由于太阳神常常在这里洗浴,这里的海水比其他地方都要温暖许多,水汽升腾,云蒸霞蔚,使这儿远望过去犹如一只热汤之锅,所以这里既叫扶桑之国,也叫汤谷;由于这里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它又被命名为日本,流经这儿沐浴过太阳的温暖海流也被人们称为日本暖流。
  
  帝俊与嫦羲常常沿着同一条线路绕着高远的天空驱驰着他们的车马,日久天长,他们就渐生情愫,爱情的种子在他们的心中萌芽与生长。爱神云若则用自己的金炬极力促成着这对光明之神的结合。他们在南方衡山之中一座名为卫丘的小山上建造了一座宏大美丽的琼楼作为他们温馨的家,生下了十二位如同花朵般美丽的女儿。这十二位女儿正好是在十二个月份里分别出生的,于是他们就决定分别用十二种花朵的名字作为女儿们的爱称。她们的芳名分别是:兰花、杏花、桃花、牡丹、石榴、小荷、栀子、丹桂、金菊、芙蓉、山茶、腊梅。
  
  他们本来一直过着其乐融融、非常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可是,正像一句俗话所说,祸从口出;还有一句话说的也很好,美好的总是难以久长的。有一天,帝俊碰到了多情的女神瑶姬,他和月神的美好生活终于开始像暮春的花朵一样枯萎凋落了。
  
  多情女神瑶姬看到天空中光芒四射的太阳神帝俊,被他的魅力所折服,立刻就爱上了他。她将母亲交给她的司掌爱情的火炬悄悄吹熄,却装成是被风吹熄的样子,飞到太阳神的金车那里要借助他的火光来点燃这只金炬。但帝俊却嘲笑她手持的火炬,说它发出的光还不如一只萤火虫所发出的光,就连一颗冬夜的寒星所发的光也要比它强十倍。瑶姬受到嘲弄,心中充满了一种幽怨与愤怒之情,她决意报复这位目空一切、骄傲自大的光辉之王。多情的瑶姬便使帝俊的心里狂热地爱上了驾着三匹金翼飞马的时光女神羲和她长长的秀发犹如黑色的锦缎一般飘散在身后,她的笑声如同悦耳的银铃,她像春天一样的清新、活泼、开朗、热情,使帝俊深深的迷恋上了她。
  
  渐渐的,他很少回到卫丘的家中,只在每月的十五、十六才回来小住两天,然后就对月神嫦羲编造一个借口,说与其他神祗要游玩、饮酒、集议或狩猎等,须在下个月才能回来,然后就驱车而去。他总是月半才回,稍住两三天就要离开。月神的柔情与十二个女儿的小手都留不住他匆匆离去的脚步,美丽的琼楼因为缺少了他而显得是那么冰冷而凄凉。月神思念的泪水涔涔而下,夜夜打湿了沿途经过的原野和山岗。她的痴情的泪水滴到石头上,石头为之软化;滴到草木上,草木也因为痛苦而颤抖;滴到泥土中,地母让它深入地下化为黄金;流到河水中,河神们把它化为珍珠;洒到森林里,山神们将它化为美丽的琥珀。只有人类才把它当成自然而又平常的夜露。明亮的月亮渐渐变得消瘦无比人们发现她总是由圆而缺,渐渐如弓如眉。只有在他回来的那两天,她才恢复原来那样的美丽与明亮。等到过了那几日,一切又是周而复始。月月如斯,年年如是,以致人们只要看到月圆,就知道已是月半帝俊回来的日子了。
  
  而潮汐之神禺国,他常常在夜色中头戴绿色水草编成的冠冕,伫立在海水中,深情的凝望着高空中皎洁的明月。由于他对月神的痴情迷恋,这位原本英俊的海神不知伤透了多少美丽女神的芳心,也使他的慈爱的父母看着他渐近中年仍孤独一人而泪眼婆娑。但他却痴情不改,每当月亮靠近时,仍然鼓动波浪来迎接她。但月神却总是小心地驾驭着自己的银车追寻着帝俊,远离着这汹涌如山的海面,不使它沾染上大海中冰凉的水滴。
  
  月神想知道丈夫对自己厌倦的原因,她哀求在夜间手持爱之火炬飞过车旁的女神云若。云若让她在光明的白天出现,把自己隐藏在层层的白云之后,去观察自己丈夫的秘密。嫦羲看到了什么呢?她看到帝俊驱车经过空中,身旁相伴并甜蜜说笑的是秀发披肩的时光女神羲和。车上还有十个面庞灼灼、浑身如火的儿子,在车上挥舞着小手,甜蜜的喊着爸爸、妈妈。她当场心碎而昏厥过去,以致于月亮后来再也不像原来那样浑然一体,冰清玉洁,而变得阴影重重了。她被同来的夜空女神望舒救醒之后,决心惩罚这位虚伪、负心的丈夫。她从云中驾车冲出,用身背的银弓银箭狠狠向他们射去。银箭洞穿了金色的太阳车,从此,太阳上就留下了这几个抹不去的黑点,也给众神留下了嗤笑他的话柄。帝俊见到秘密戳穿,就驾车狂奔。人们见到这一天太阳还没到中午就匆匆西坠,快如流火,很奇怪这一天为什么那样短暂,竟然只有每日的四分之一长短。
  
  帝俊乞求诸神之父、伟大的创造之神盘古去劝解愤怒的嫦羲,并为他们居中调停。盘古起初很是为难于这样的工作,但后来他发现羲和的生日是3月22日,嫦羲的生日是9月22日,正好相隔半年。于是他就想出一个折衷的好办法,也就是根据她们两人的生日,将这一年的时间均分为两半,帝俊要不偏不倚地分别陪伴她们两人各自6个月的时光。盘古便把他们三人和其他所有的众神都召集在一起,宣布了他的不可更改的规定。从羲和生日开始,在其后的6个月里,帝俊要到北方与羲和生活在一起;从9月22日也就是月神的生日起,往后的6个月中,帝俊要回到南方卫丘山上的琼楼里,与月神嫦羲老老实实地生活在一块,不能再与羲和有任何的交往与幽会。
  
  时光女神羲和想到要与帝俊分离6个月之久,心里就涌上一阵阵痛苦与悲伤,但想到自己毕竟有6个月之久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帝俊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打扰他们甜蜜而平静的生活,甚至有使他们家庭拆散的危险了,就低头含泪表示同意。月神虽然也不满足于这种规定因为自己的丈夫属于她只有短短6个月的时间但她知道如果不同意的话,就很有可能永远失去自己的丈夫,可爱的女儿们也将永远失去他们的父亲,而她的情敌将独享她的丈夫这是她决不愿看到的。于是她也收敛自己的怨岔之情,点头表示同意。
  
  在帝俊即将回到琼楼来的那一个月里,月神嫦羲发出的光彩是这一年12个月中最为皎洁、明亮的;在这个月的月半之日,她见了任何人都含着笑意,她看起来是那么美丽动人,人们就把这一天称为中秋节。她对帝俊是多么痴情啊!可是从这一天起,时光女神却无心于她的工作,她分配给北方的光明白昼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冷清的黑夜在这儿盘桓的时间却越来越长。帝俊离去的这半年,伤心的羲和给北方大地带来冷清的秋季与严寒的冬季。直到来年的3月,羲和才能安心于自己的工作,使光明的白昼长于幽暗的黑夜。她苦盼着与丈夫的团聚,对她来说,2月是那么的漫长,于是她便利用自己的职权,偷偷地从2月里减去两天,使每年的2月变成只有28天。那难捱的时光终于度过,时序的金针指向了他们即将相会的3月,她才催促着东风女神赶快温暖冰冻的大地,催促着春天诸神让五色的花朵与绿色的小草覆盖整个大地,她好迎接自己日夜思盼的夫君。帝俊与羲和的团聚,不但给她带来了甜蜜的爱情,也给北方的大地带来了温暖的春天与火热的夏天。人们便把每年帝俊回来的日子称为春分,把他离开这儿奔向南方的日子称为秋分。
  
  虽然有半年之久的时间太阳神必须呆在月神身边,但他也常乘月神不在身边的昼中与别的女神谈情说爱、卿卿我我。他曾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边与常在此泛舟游玩的洞庭女神芳彦相恋。他们常在美丽的湖边相会。在如银的月光下,他们以桂枝作船桨,一人划船,一人唱歌。有时候,帝俊用悠扬动听的笛声和着她清丽的歌声;有时候,他又弹着一把金琴来为她伴奏。帝俊吹奏过的竹笛后来被他插在湖边,形成了洞庭与鄱阳两湖周围葱郁茂密的竹林。有的竹子长得非常高大,甚至可以剖开做成一只小船。
     他与芳彦生下了三身、黑齿、中容、奢比、季厘、晏龙等儿子。   
  月神听到许多关于她丈夫的风流趣事,就经常在白天也出现在天空,监视着他的丈夫,防止自己多情的丈夫再做出对她不忠的事情。即使是晴朗的白天,人们有时也可以看到淡白的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与太阳拉开一段距离,跟它一起穿行在茫茫云海中。

  智琼赠给弦超一首诗:

  爱情的力量最终战胜了邪恶势力,失散的夫妻又团圆了。此时,满天彩霞。孔雀国的所有男人都有为纯洁的爱情而欢呼,所有姑娘都为夫妻团圆而起舞。在孔雀国住了一段时间,召树屯便告别岳父岳母和孔雀国的所有臣民,治国有方,勐板加年年风调雨顺,丰衣足食,全勐的百姓都说,这都是美丽善善良的孔雀公主带来的。

  智琼又着阐发《易经》的书七卷,有卦有象,以彖为属。所以从其文意来看,既有义理,又可以占卜吉凶,如同杨雄的《太玄经》和薛氏的《中经》。弦超对它的意旨都能通晓,运用它占卜。

555000.cnm公海船,  

  

  王子一片茫然,站在湖边发呆,此时,王子的好朋友神龙看出了他的心思,急忙跑来对他说,七天以后,孔雀七公主还会再来的。你可以在湖边搭一个树棚,住在那里,耐心等待。等到孔雀七公主再飞来洗澡时,你便悄悄走过去,取走羽衣,这样她便无法飞走,你就有机会表达爱情了。

  她对弦超说:我是天上的玉女,被遣下嫁,所以来依从您。原因是前世时感运相通,应该做夫妇。我对您虽然不能有益,也不会造成损害。但却能使您经常能够驾轻车乘肥马,饮食经常可以得到远方的风味和奇异的食品,丝绸锦缎可以得到充足的使用而不缺乏。然而我是神人,不能给您生孩子,也没有妒忌的性情,不妨害您的婚姻之事。于是,他们结为夫妇。

  

  

  从此,傣族人民更加崇拜孔雀,热爱孔雀,把孔雀视为吉祥幸福的象征。由于这一缘故,又派生出一系例习俗:赕佛的时候,教徒们喜欢把朝佛的更多保佑和恩赐;家里添了女儿,你父母亲喜欢起个孔雀的名字,希望女儿的心灵有如孔雀公主一样纯洁;在城镇里,人们常常在主要的街道塑上一尊孔雀公主的雕像,认为吉祥的孔雀会给城镇带来繁荣和昌盛。

  纳我荣五族,逆我致祸灾。

  

  

  

  

  

  芝英不须润,至德与时期,

  召树屯与孔雀公的结婚大典刚结束,边境便函爆发了战争,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和百姓的生命财产,召树屯告别新婚的妻子,带领士兵到前线抗击敌人。临行前,他一再嘱咐妻子:请多保重,如果感到寂寞孤单时,可回忆我们在金湖边相见的情景,这样,爱神就会飞到身边,给你无限力量与温暖。孔雀公主牢牢记住丈夫的话。人间既洋溢着幸福,也充满了灾难。当召树屯一离开心爱的妻子,灾难就落在孔雀公主南穆若娜的头上,负责祭祀的摩祜拉在国王面前诌会飞的孔雀以主为妖女是她给勐板加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恶毒地说,只有用孔雀公主的血祭勐板加的神灵,勐板加才会消除灾难。老国王不明真相,误码听了摩祜拉的谗言,决定忍痛处死自己的儿媳孔雀公主。这突然降临的灾难,令孔雀公主南穆娜十分伤心,她并不怕死,但决不能被冤枉而死。那么如何才能掊离危险呢?美联社丽善良的孔雀公主在次冷静地思索着。当士兵将她押到刑场时,她猛然想起丈夫临走时的嘱咐:如果你感到寂寞孤单时,或回忆在金湖边相遇的情景,这样你就会获得无限力量和温暧。哦,有了!正是在金湖边召树屯取走了羽衣,一想到这里,她立即翩翩起舞,飞离地面,在天空向勐板加的头人和百姓告别之后,便飞回自己的家乡勐董板孔雀国去了。

  

  

  魏时,济北郡有个弦超,字义起,在嘉平年间有一天晚上独宿,梦见有个神女来侍从他。神女自称是天上玉女,东郡人,姓成公,字智琼,早年失去父母。上帝因为她孤苦无依而哀怜她,令她下界嫁人。

  王子召树屯按照神龙的安排,搭了个树棚,在里面等了七天七夜。到了第七天早晨,像一道彩虹,孔雀七公主果然又飞来洗澡了!云雾弥漫的金湖立即金黄色光闪闪,七姐妹脱下衣裙像七朵睡莲飘入湖中。王子召树屯想起好朋友神龙的话,悄悄地从树棚里走出来,取走了年纪最小的七公主南穆娜的羽衣,此刻,孔雀七姐妹已经洗完澡,踏上绿茵茵的湖边,六个姐姐已穿好衣服,正在慌慌张张地帮助小妹妹寻找羽衣,王子召树屯的心返而有点不安起来。不能让她们太着急!他从容地从树棚里出来,走到七公主南穆娜身边,很有礼貌地作了道歉,说明自已取走羽衣并无恶习意,而是为了表达爱慕之情,南穆娜公主台头一看,见召树屯王子英俊魁梧,容貌像宝石般闪光,心想,:这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一定是个有理想,有智慧而又心地善良的青年。不觉一见钟情,也深深地爱上召树屯。于是,两颗纯洁的心碰在一起,两股甘甜的水流在一起,俩人都用明亮的眼睛交流了相互爱慕之情。六个姐姐见小妹妹爱上了召树屯,不知如何是好,更加焦急,一次又一次催促小妹妹快点从召树屯手中接过羽衣,飞回孔雀宫殿。可是,孔雀七公主却一动也不动,微低着头,默默地站着,她已把占燃爱情之火的心,交给了召树屯王子,无法再离开她,六个姐妹明白:善,能使人献出一切财富去帮助他人;爱,能使人产生巨大力量去创造幸福。她们了解小妹妹的心,理解小妹妹的爱。六个姐姐都认为:不能拆散已经交了心的恋人,不能毁掉刚刚建好的花园。于是由大姐姐作主,同意将小妹妹南穆若娜留在召树屯身边。召树屯和南穆若娜立即双手合十,感谢六位姐姐成全了俩的爱情。六个姐姐姐又一次向小妹妹祝福后,挥泪告别,飞回孔雀国去了。

  飘遥浮勃蓬,敖曹云石滋。

  1000多年前,奔流不息的澜沧江边,盛开着101朵花;茫茫的大森林里,有101个国家。在这101个国家中,最美丽、最富饶和治理得最好的是勐董板,即人人都向往的孔雀国。据说,孔雀国位于茫茫森林边缘,那里的山最绿,水最清,花最清,花最香,人也长得最漂亮,并且每个人都有一件孔雀羽衣,穿在身上便可以飞,在这个国家里,人人有事做,个个有饭吃,没有吵架,没有盗窃大人知书达理,小孩天真活泼,村村寨寨和睦相处,官家百姓都以善待人,这样美的地方,谁不称赞,谁不喜欢,谁不向往!

  

  孔雀国王和孔雀王后是两位慈祥的老人,他们共同生育一七个女儿,被称为孔雀七公主。孔雀七公主长得一模一样,每隔七天,她们便要告示别父母,飞到金湖里洗一次澡。金湖坐落在茫茫森林里,隐藏在绿色群山之间,湖的上空云雾缭绕,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湖面宽阔无比,一片碧波,像一面镶着宝石的明镜,倒映着蓝天白云和四周的鲜花绿叶,孔雀七公主每次飞到这金湖里洗澡,都十分快乐,总想多玩一阵,但又担心父王母后挂念,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去。

  

  一天,她们照例来到金湖里,七姐妹游呀游呀一会儿潜力入水底,一会儿浮出水面,一会儿相互泼水,一会儿相互追逐,玩得十分开心,差点儿忘了回家,当她们想起父母正在焦急等待,急忙近回岸边穿衣时,最小的妹妹孔雀七公主南穆娜的羽衣却不见了!她们找遍了周围的草地,也找不到。这是怎么回事呀,茫茫森林无人迹,难道是天神盗走了?孔雀七公主哪里知道,盗走羽衣的不是天神,而是勐板加王子召树屯。召树屯王子七天前带领随从到森林里打猎,为追逐一只金鹿来到这碧波荡漾的金湖边,看见孔雀七公主正在金湖里洗澡,那美丽的身影、花一样的笑容,深深地迷住了他,他一见钟情,爱上了最小的七公主南穆娜,可是,正当他想唱一首情歌表达爱意时,孔雀七公主穿上羽衣飞走了。

  这是那首诗的大意。全文二百多字,不能全部列举。

  打败了入侵的敌人,召树屯王子凯旋归来,一走进宫殿,就听到妻子南穆若娜被诌害的消息,十分悲痛。父王为了安慰他,把全勐板最漂亮的姑娘都召到宫里,任由他挑选一个做一个做妻子。但召树屯一生只爱孔雀公主,不会再娶加外的女人。他决心要去寻找妻子,哪怕孔雀国远在天边,沿途有无数艰难险阻,他也要去。爱情使他产生巨大的力量。召树屯挎上战刀,毅然离开了宫殿,踏上了漫长而又艰辛的寻找爱妻的路途。他走了999天,在神猴和神龙的帮助下,从巨蟒身上越过了能熔化刀剑的黑河,翻过了像风车不断旋着的大风山,终于到达了孔雀公主的家乡孔雀国。

  有一天,智琼真真切切地来了,驾着上有帷盖四周有帷幕的车子,随从八个婢女。穿着罗绮制作的衣服,容颜姿色象飞仙的样子。她自己说七十岁了,可是看起来就象十五六岁。

  

  车上有盛放酒壶的盒子,洁白琉璃,有各种吃的喝的等奇异食品,还有餐具和美酒。来到以后,她就与弦超共饮共食。

  

  

  

  

  

  

  每当弦超要远行时,智琼就已经把车马行装安排得整整齐齐等在门前,走百里路不超过两个时辰,走千里路不超过半天。

  弦超正当做这个梦的时候,精神爽快,感觉灵悟,觉得神女的姿容不是平常人所能有的那么美,醒来的时候他就怀着敬意想念她。一连三四个晚上都是如此。

  

  神仙岂虚降?应运来相之。

  经过七八年。弦超的父亲给弦超娶妻之后,他们就分日宴乐,分夕而共寝。智琼夜间来早晨去,迅捷如飞,只有弦超能看见她,别人都看不见她。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