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000.cnm公海船 ,左丘明,春秋末期史学家。左丘明知识渊博,品德高尚,深得世人尊敬和爱戴。孔子视其为君子,尊称其左丘明,谓之与其共好恶。孔子言与其同耻。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汉代太史司马迁称其为鲁君子。
相传,左丘明是齐国开国始祖姜太公的第三子丘穆公吕印的后代。西周建立后,周公分封诸侯,姜太公因灭商有功被封于齐,都于营丘。姜太公死后,嫡长子吕汲继位,即是齐丁公,第三子吕印依营丘居住,改姓为丘。
齐丁公死后三世,吕不辰即位,即是齐哀公。这时,纪国的国君与他不和,遂向周夷王进谗,挑拨齐哀公和周夷王的关系,致使周夷王一怒之下烹煮了齐哀公。齐哀公的弟弟吕静被立为诸侯,即齐胡公。齐哀公同母之弟吕山不服齐胡公,组织同党率领营丘的人马杀死胡公,自立为国君,是为齐献公。当时,吕印的后人丘娄嘉被迫随吕山参与了此次宫廷之争。斗争虽取得胜利,但骨肉相残,又背着弑君的罪名,丘娄嘉担心祸及己身,于是离开齐国投奔到楚国,出任楚国的左史官。那个时代的官职,往往是父死子继,所以古人常以所任官职为姓。丘娄嘉及其后人世代担任楚国的左史官,所以便改丘姓为左,长期在楚国定居下来。娄嘉的十二代孙倚相,史称左史倚相,是春秋时期杰出的史官,在楚国政治地位较高。倚相生儿子成。成任左史时楚国发生争夺君权的内乱:楚公子比弑杀其君,随后又被公子弃疾杀死。为躲避内乱,成投奔到鲁国,做了鲁国的太史。成生子左丘明,袭父亲官职为鲁国的太史。
从姜太公封齐、庶子吕印以丘为姓,到娄嘉奔楚、改姓左氏,再到成避乱迁鲁,左丘明的先人经过了自吕而丘,由丘改左的姓氏转换,同时也经历了齐、楚、鲁三地的坎坷迁移,可以说是家世遥远、演变曲折。
左丘明晚年时眼睛出了毛病,不得不辞官回乡,不久就双目失明了。强烈的历史使命感使他振作起来,将几十年来的所见所闻,各诸候的要闻和君臣容易得失的话记述下来,汇集成着名的历史名着《国语》。《国语》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国别史,它与《左传》一起成为珠联璧合的历史文化巨着。公元451年前后,左丘明因病去世,并安葬于故乡肥城石横镇衡鱼村。
清朝雍正三年,为了表示对孔子的尊敬、避孔丘名讳,乾隆帝下令丘氏宗族改姓为邱。辛亥革命后,闽杭举人邱荷公及台湾进士丘逢甲倡议恢复原来的丘姓。这一提倡,得到了沿海、海外及山东等地丘氏族人的响应,邱恢复为丘。但也有不少人因没有得知此倡议而沿用原来的邱姓。这样,左丘明的后裔中,就有了左、丘和邱三个不同的姓氏,而且这三个不同姓氏的后裔中人才辈出。
左丘明的品行和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得到了世人的尊重和敬仰。左丘明逝世不久,人们即将他着述过的地方称作左传精舍,予以保护,并代有修葺。汉初,肥城置县伊始,就在县城兴建了左传精舍,并立重修碑以志。汉平帝时,《左传》初立学宫。东汉建武年间,《左传》复立。《后汉书郑兴范升、陈元、贾逵、张霸列传》载:陛下知丘明至贤,亲受孔子,而公羊传谷梁传闻于后世,故诏立《左氏》。晋夏侯湛赋诗赞左丘明曰:世乱谗胜,君子道忧。丘明达圣,致志《春秋》。微言逃难,旁行不流。庶几斯文,希志训猷。
唐朝贞观二十一年,唐太宗李世民颁《左丘明等二十一人配享孔子庙诏》,封左丘明为经师,从祀文庙。左丘明后裔为此植槐纪念,称谢唐槐。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宋真宗赵恒,追封左丘明为瑕丘伯,授其四十七代孙丘芳衣巾,以主祀事。翌年,平阴县令王讽重修左传精舍并立碑详述追封之事。政和元年(1111)宋徽宗赵佶封左丘明为中都伯。宋宰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丁谓亦诗赞左丘明曰:猗欤左氏,闻道素王。依经作传,微旨用彰。词有余韵,人镣末光。庆封锡壤,广鲁之疆。
元集贤大学士致仕李谦、翰林承旨张起岩均曾为左丘明赋诗作赞,或曰其文章史学之治,或称其盲於目而不盲目于心者。明洪武四年。肥城知县丘明后裔丘思齐重修左传精舍。嘉靖九年,明世宗朱厚璁追封左丘明为先儒,敕建墓门坊,并亲书先儒之墓。崇祯十五年,明毅宗朱由检敕封左丘明为先贤。肥城知县王惟精与左丘明第六十四代孙丘云特辑订《左传精舍志》。《左传精舍志》设遗像志、本传志、祠墓志、艺文志、谱系志等五卷,清乾隆六年,增辑本现存于曲阜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档案馆。
清左丘明六十八代孙丘行键与六十九代孙丘玉洁捐资七千余两重修县学宫、痒门,咸丰皇帝书赠敦崇名教,以旌表其行。袭封衍圣公、孔子第七十代孙孔广启题赠承先卫道匾。清雍正三年(1725),为避孔丘讳,上谕除四书五经外,凡丘均加邑部为邱,丘明及其后裔的丘字均改写为邱。民初,丘氏后人闽杭清举人丘荷、台湾清进士丘逢甲认为雍正所为不公,呼吁去邑复丘,还祖先本来姓字。丘氏族人闻者纷纷响应,恢复了丘姓,而未闻者则仍沿用邱字至今。因此,丘与邱本是一姓,都是左丘明的后裔。乾隆十六年(1751),清礼部重新确认丘明之谪孙为世袭奉祀生,并赐祭田18亩。

阮元的祖父阮玉堂,字履庭,号琢庵,武进士出身。以游击(略次于参将)的身份,随总督张广泗征苗。民粮尽想投降,靠近营寨跪哭,阮玉堂为此请总督准许苗民归降,总督怕苗民诈降,说:若是诈降,你担当这个罪吗?因此不准允。
阮玉堂察觉苗民确实是诚心投降,愿以死罪承担责任。第二日,总督以朝降众发三炮,不背约逃避,才算真降为由,对苗民发三炮,打死数十人,苗民惊恐而降。
后来又进剿横坡,活捉男女老幼几千人。总督想要全部杀掉,阮玉堂再三劝阻,总督不肯听从,不得已,于是请求说:强壮能执兵器反抗的,可以杀,妇女及十六岁以下男子,务必免除一死。总督这才同意他的请求。于是出营分别男女年纪,苗民环跪而哭,声音响彻山谷,把强壮者杀掉,其它全部活了下来,给以口粮。这是阮玉堂的所做的积德之事,上天有好生之德,滥杀人是最不祥的事!而阮玉堂能够以忠勇尽责的心征战,以仁爱不滥杀无辜的心处世,故以保存几千无辜苗人性命的阴德,感得上天赐福。
阮元的父亲阮承信,字得中,号湘圃。他一生没有为官,也未参加考试。奉父命,在扬州照顾祖母。三十岁后,决意不求仕进,补国子生,闭户守贫,熟读诗书,娴习骑射。
有一次,他在渡口拾到一个布袋,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银子,还有一份官家文书在里面。他心里想,这件事上关国家急务,下系丢银人的性命,必须等着还给失主。在渡口等到傍晚,果然来了一个人,准备投水自杀。一问正是丢银子的人。那人哭着说:丢了钱害了我自己,又连累了我的上级,不如我先死了吧!阮湘圃连忙拿出布袋还给他,不告诉自己的姓名。
阮湘圃湖北有个老朋友的女儿,因家里穷要卖到妓院里去。讲定身价是二百两银子,女孩正在家哭闹要自杀。正好被客游汉口的阮湘圃遇到。他立即倾其所有赈济其家,并给那个姑娘办嫁妆,让她嫁给了读书人。
阮湘圃为人性格慈悲好义,壮年出外做了大盐商的伙计,一年的薪俸有八百金,但他常常救人急难,资助孤贫,出手数十金,也毫不在意,以至于家中贫困,妻子缺衣少食。即使这样,他也安然自若。
有一年,宣城的街市不慎着火,被烧毁的有数千家。穷苦人家无力租房,男女老幼都露宿街头。忽然有一天下起了滂沱大雨,难民们都站在泥水中,互相恸哭。这情景,恰巧被客游此地的阮湘圃目睹,他非常伤感,心里盘算,这些赤贫百姓,安置的费用不过百金,花费并不太多。阮湘圃想伸手援助,就找到当地的商家,说明计划安置的办法,商人们都嘲笑他人微言轻,自不量力。阮湘圃愤慨地说:各位连乡亲的情谊都不顾,我虽然不是本地人,也一定独力做好这件事。他回去跪在堂前长号,请求自己的雇主,提前发给自己数十金薪俸,雇主满足了他的要求。阮湘圃即刻招来工匠搭好了百十间的屋棚,使得无家可归的贫民能够栖身避雨。当地人都感怀他的恩德。
到了年底,雇主给他算薪俸,他的薪俸全都预支光了。阮湘圃只好徒手回乡,家中贫困得差点无法过年。幸好此时阮湘圃的儿子阮元在书院读书,聪明博学,闻名当地,深得地方官的器重,常有馈赠,才勉强度过了难关。
儿子阮元后来做了浙江学正,阮湘圃跟儿子去了那里生活。后来有一位本地的商人,来拜访阮湘圃,阮湘圃以礼相待。寒暄叙旧过后,来人仿佛不经意拿出两张纸说:这两张契约价值千金,就送给你老先生过寿。阮湘圃愤怒地说:我平生就是以不义之财为耻,所以才一辈子贫穷,你为何不吝千金,无故酬谢我?这是对我的羞辱!如果你有什么事求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受朝廷的恩惠,清正廉洁,还不能报答万分之一,你能用这种手段来玷污他吗?你如果以礼相访,我以礼相待;你如果以贿赂而来,你今天恐怕出不了我的门槛。那个人只好低着头,羞辱惭愧地匆匆告辞。
阮湘圃饱读诗书,虽怀才不遇,但他一生策划了五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依靠盐商重视教育的传统,把阮元培养成经天纬地之才;第二件大事是依靠江春的势力,把阮元一直推介到当朝王公大臣和乾隆皇帝的身边;第三件大事是请山东巡抚做媒,把衍圣公的孙女孔璐华介绍给阮元做夫人;第四件大事是修建北湖阮氏宗祠、阮氏宗谱和扬州家庙。种借势登高的智慧和手段,不是常人所具备的;第五件大事是帮助阮鸿、焦循、阮常生、阮亨、阮先、阮克、阮充等成就了一番非同一般的事业。
阮湘圃的儿子阮元,乾隆四十九年,21岁的中秀才,隶籍扬州府仪征县,五十一年成举人,五十四年中进士,充庶吉士。次年散馆,取中一等第一,任翰林院编修。五十六年大考翰詹,他又是一等第一,很得乾隆帝的赏识,任为少詹事、南书房行走,同年晋为正詹事。年轻的阮元以他的优异学识,平步青云,走上仕宦道路。
乾隆五十八年阮元出任山东学政,六十年改为浙江学政,任满回京,先后官兵部、礼部、户部侍郎,经筵讲官。嘉庆四年充会试副主考,次年出任浙江巡抚,一度丁父懮离职,后复任,嘉庆十四年,因循隐罪夺职。这是阮元一生官场上惟一的一次失意。
回京后的阮元,任编修、国史馆总纂。嘉庆十七年出为漕运总督,二十一年晋湖广总督,次年改两广总督,任至道光六年,其间有时兼任粤抚、粤海关监督。离两广改任云贵总督,十五年调进京城,任体仁阁大学士,管兵部事。道光十八年,阮元75岁,以老病请准休致,二十六年加太傅衔,二十九年病逝,享年86,谥文达。
阮元为官清廉,善察民情,尽力为民解忧。湖广总督任上造闸筑堤,兴办水利。阮元知识广博,在经史、小学、天算、舆地、金石、校勘等方面均有极高造诣。任浙江学政时,修编《经籍纂诂》。阮元积极发展教育事业,在浙江创办诂经精舍,在广东创办学海堂,培养了许多人才。前人赞阮元身经乾嘉文物鼎盛之时,主持风会数十年,海内学者奉为山斗。阮元为官善政的故事,不可计数,本文不做更多叙述,读者可在网上搜集和阅读。
扬州阮氏家族数代人的不断积善,使得家族后代快速兴旺繁荣。先后出了20多位典型人物
阮鸿、 阮亨、 阮克、 阮先、 阮充、 阮常生、 阮福、 阮祜、 阮孔厚、
阮贵生、 阮祓、 阮恩海、 阮恩洪、 阮恩浩、 阮恩山
–源自《北东园笔记三编》、《履园丛话》、《夜雨秋灯录》、《清稗类钞》、《清史稿》等

齐国有个鲍叔牙,他和管仲是朋友,管仲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甚至活命,都完全依赖于这个人。但是,在两人都不发迹的时候,曾经结合着一起做生意,等到赚了钱分利润,管仲总是会多要一些。有人说管仲这个人贪财,鲍叔牙还替他辩白,说管仲家里贫穷才这样做的。其实,这种事情作为鲍叔牙来说,可以给予他充分的理解而不加计较,但作为管仲来说却的的确确是一种贪占。古人有安贫守道的说法,要求人们在对待财利时,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公开的贪占他人之利,任你说的天花乱坠,都不会符合取财古道,更不会成为人生美德。
管仲还不是一个好士兵,他曾经多次打仗多次逃跑,于是人们都笑话他胆小怯懦。鲍叔牙就出来给他打圆场,说管仲家里有老母需要赡养,他不是胆小,而是不得不这样做。这件事情说起来有点儿复杂,古今都讲究一个孝顺,尤其是母亲老年更需要赡养,这原本没有错。但是,管仲用这样一种方式来体现却很难让人赞赏。打仗不是比武,讲究的是团队一体,你跑了,一个整体就有了缺损,更多的危险留给了他人,人家家里就没有老母亲吗?战争的失败,遭殃的是老百姓,受损失的是国家,这种国与家、忠与孝的关系,古今人们论述很多,在此无需多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孝道不值得人们效法和敬仰。
齐襄公荒淫无道,言不守信,被公孙无知杀死。有人怨恨无知,以弑君自立的罪名将他杀了,要求大臣们从公子中另选新君。因为齐襄公无道,他的两个弟弟害怕受到牵连,分别逃亡他国。公子纠逃亡到他的母亲之国鲁国,辅佐他的是召忽和管仲管夷吾;公子小白逃亡到莒国,辅佐他的是鲍叔牙。过了不长时间,齐国果然发生内乱,公孙无知杀死齐襄公,不久又被人杀死。
齐国一时无君。齐国高、国两上卿抢先暗中从莒国召回小白,准备立为国君。鲁国听说自立为君的公孙无知已死,也派兵护送公子纠返回齐国。听说小白已经上路,莒国离齐国又近,管仲就带兵前去阻止公子小白。路上相遇,管仲弯弓搭箭射向小白,小白应声倒下。管仲以为小白已死,派人报告了鲁国和公子纠,这样一来,护送公子纠的军队就放满了速度,六天才到达齐国。而公子小白,仅仅是被射中了衣带勾,装死迷惑了管仲,然后很快进入齐国,在高、国两大家族的拥护下登上君位,这就是齐桓公。即位后,齐国马上派出军队抵御鲁军,并将其打败,逼迫鲁国杀死了公子纠。按照当时上层社会的观念,主辱臣死,公子纠被杀,辅佐他的人更没有脸面活在世上,因此,召忽自杀身亡。齐桓公声称管仲对他有射杀之仇,要求鲁国将活着的管仲交还齐国,然后把他剁为肉酱以便泄恨。鲁国人只好将管仲囚禁,用囚车将他押送给齐国。这时候,管仲的智慧充分得到了体现,他没有因为自己辅佐的是小白的政敌公子纠、自己和小白还有一箭之仇,认为回国后必死无疑。相反,他知道,因为有鲍叔牙在,回国后他必定能受到重用。囚车走得很慢,管仲害怕鲁国人醒悟后反悔,就教给车夫一首歌,车夫边赶车边唱歌,忘记了疲劳,车赶得很快,等到鲁国人追来,管仲已经进入了齐国。因为鲍叔牙的关系,齐桓公赦免了管仲的射勾之罪。经过一番交谈,齐桓公知道了他的才能,马上拜他为相,为了表示尊重,还下令国人称其为仲父。此后四十多年,齐桓公一直对管仲信任有加。
需要说明,从召忽自杀到齐国要人,这中间有一个过程,管仲没有选择自杀,这在当时的人来说不是一种忠义行为。所以,管仲自己也说:公子纠失败,召忽为他殉难,我被囚禁遭受屈辱,鲍叔牙不认为我没有廉耻,知道我不因为小的过失而感到羞愧,却以功名不显扬于天下而感到耻辱。正是因为管仲的种种行为不那么荣光,所以他才发出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的感叹!
管仲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本来,他刚当相国那会儿对齐国进行了大胆的改革,齐桓公正是得益于这些改革带来的成果而称霸天下。他还举荐了王子成父、隰朋、宁戚等人一道治理国家。但是,四十年后,管仲临死的时候,齐桓公让他推荐接替他担任相国的人,管仲竟然没人可荐,只好用一句知臣莫如君来搪塞。这充分说明,管仲已经从一个改革者变成了一个保守派。
当了四十多年的相国,管仲富贵的可以和国君相比拟,他拥有设置华丽的三归台和国君的宴饮设备。这些设施和设备,绝对不是放在那儿好看的,可见管仲日常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改革后的齐国是天下最富裕的国家,称霸后的齐国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说他的富贵可以和国君相比,只能是说和齐国的国君相比,除此之外,恐怕他国国君是无人能比。管仲生活的那个时代,虽然已经礼崩乐坏,但还多少讲究一点儿礼制,管仲自己不是也提出尊王攘夷的口号吗?由此可知,他的生活豪华是超豪华,他的奢侈是超奢侈。
既然管仲一生有不光彩的另外一面,为什么当时的人没有人痛恨他,后事的人还要效法他呢?这是因为,管仲的改革是富民强国,在民众富裕的基础上实现国家的强大,这样的政策是会得到民众拥护的。再有,管仲虽然富贵堪比国君,但是他却从来不在齐桓公面前失礼,自始至终都心甘情愿地居于辅佐地位,这也是当世后代不被人们诟病的原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在于,他一生所做的贡献掩盖了他的这个另一半负面人生,正所谓是一俊遮百丑。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