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孝经》十八章自天子之孝一直谈到庶人之孝的脉络,尤其是第一章〈开宗明义〉说明以孝为德之本的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我们可以知道广义的孝道不仅仅停留在血缘亲子关系,而是要根据推己及人的精神演延表现成为各种形式。因此在马来西亚等等中国以外的异地,即使是只有少数人拥有家庭,孝文化也能有它在当地的演延形态,这并不等于是离开了孝文化的原来精神,反而可以进一步证明孝意识在不同时空,是可能拥有它自己因应客观环境变化的具体实践生命力。

  辽宁非遗人自觉寻找着,在人生轨迹里曾与乌老有幸交汇的某个瞬间。抚顺地秧歌的年轻一代传承人周宇想起,2015年10月,乌老看完非遗展演后,第一个站起来可劲儿鼓掌,生发于黑土地深处的山花之舞,让老人无比激动与欣慰,忘了年事已高,不住兴奋叫好。海城高跷秧歌国家级传承人邢传佩、杨敏夫妇已是年过六旬,他们却一直难以忘记乌老亲口叫出的绰号:你俩是海城高跷的金童玉女。那是一代大师送给这对夫妻最高的褒奖。  乌老以丰沛的人生阅历隐身非遗大家庭之后,热心,质朴,可爱,纯真。用大朴若拙的叙事,娓娓道来悠悠乡愁的深沉奥义。他在《辽海记忆》开设乌老说非遗的专栏,深入浅出地解析非遗保护的形势、政策、举措、问题,这些富有真知灼见的文章成为我们前进路上的航标和科学开展保护工作的宝典。最具分量的发声,往往最是平和、浅易,只为给子孙留一盏灯照亮来时路,只与美、善、爱有关。  每个人都有一潭非常清澈的水,等待你去凝视自己,与生命对话。乌老面前的这潭水里,清澈见底,不揉杂质,是他历经人生跌宕后的从容淡泊,是著作等身后的依然笔耕不辍,是为人师者的循循善诱,是虽被公认为民俗学领军人物却从不言累、言休、言退的壮心不已。  一个民族,如果轻易淡忘了自己的故事,就是最大的荒凉。一个学者,如果只知死读书本固守书房,不知山野花之绚烂,风之辽阔,同样无比苍白。  乌老的治学之本,恰恰在于他的脚步与路途。不顾山高路远,不顾风餐露宿,从河口长风到奇幻漂流,从山林高岭到乡间村落,永远扎根在辽宁、中国和世界民俗学的土壤里,去丈量人文根脉,去摩挲历史温度,为民族的来时路,为非遗的保护与传承,鼓与呼。亲身实践、亲眼见证、亲赴现场,才是先生之风。  他永远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与热情,化身为躬身实践的民俗向导,带你去看辽西的社火,二界沟的渔雁,带你去听清音的古乐,山野的大歌。由此,他眼前的山河,才是我们所追寻与可敬的家国。由此,他手捧的薪火,才是我们不耽溺哀伤不伪饰浮华的成果。  乌老是辽宁这片土地的骄傲,他一直把最大的热情投入在这片土地。他是辽宁非遗大家庭当之无愧的主心骨、把关人和精神领袖,辽宁非遗保护的大事记总会跟乌丙安三个字紧密相连。《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的出台,项目、传承人的申报和评审,非遗保护工作培训,每年文化遗产日的非遗大讲堂……每一个辽宁非遗的重要时刻,都会看到腰板笔挺、精神矍铄的乌老。  世上的人,如同天上的云,各有姿态,又匆匆变化。哪些人来,哪些人毫无预兆出走,哪些人消失却以某种形式强烈地留下。乌老离去,这一回,他依然任性而执着地远行,只是走得过于匆忙,没等我们再认真地抱一抱他瘦弱的身躯,再拉一拉他有力的大手。  乌老可爱,追着那片云,成为一束光。光亮穿透云层,总会照亮新路。乌老走好。我们知道,天上的那束光亮,正如您以往对我们的关注与呵护,透着慈爱和温暖。我们也一定谨记您的教诲,循着您的足迹,继续前行。这也是对您最好的纪念。  乌老,我们永远怀念您。  缅怀乌老:  辽宁大学民俗学教授江帆:  乌老是我的恩师,能成为乌老的学生,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正是他的引领让我走上了田野之路。他对民俗学的热忱和专注为我树立了榜样。我和乌老都是第一届辽宁非遗保护工作专家组成员,他是委员会主任,是辽宁非遗保护工作的领头雁,引领着辽宁非遗保护工作稳步向前。谭振山民间故事、古渔雁民间故事、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三个项目能列入首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名录,与乌老对项目特色的准确定位密不可分。还有2015年启动辽东文化生态保护区工作,乌老综合全国各地成型的经验,给予前瞻性的指导,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已经86岁的乌老还亲力亲为地到第一线调研,他和刘魁立、周小璞两位先生,冒着高温,到新宾看家谱、看剪纸、看秧歌……乌老为辽宁非遗做了太多太多,有他,是我们辽宁的幸运。  锦州民俗专家王光:  乌老师是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导师。从1985年开始,在老师的指导下做民间文学集成的搜集整理工作;到1988年追随乌老师开始民俗学的研究,成为乌老师文革后第一班民俗学研究生;再到在乌老师的关怀、支持下,再一次追随乌老师,投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工作……30多年了,从来没有和乌老师分开过。三十多年的往事,历历在目,实在不能相信,从此再也见不到乌老师永远是神采奕奕,永远是亲切生动的面庞;再也听不到乌老师睿智的、点石成金的评论和教诲。  阜蒙县非遗保护中心主任白银亮:  沉痛悼念我们最敬爱的乌老,他的离世是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巨大损失。他是蒙古族的骄傲,为蒙古族的非遗保护事业付出了满腔热情,为阜蒙县的非遗保护工作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敬爱的乌老,我们怀念您!  原锦州市群众艺术馆馆长、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杨金会:  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各地申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省文化厅成立专家组,对各市有关人员进行培训,乌丙安先生是省专家组组长,我作为锦州市非遗保护工作的负责人,带领部分工作人员参加省里的培训。听了乌先生的课,我收获很大。培训结束后,我有问题向乌先生求教,乌先生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并认真解答了我的问题,为锦州市申遗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此后的工作中,我曾几次去乌先生家请教,先生每次都热情地接待我,解答我的难题,悉心地给我指导。记得2008年秋,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换届,会议休息期间,乌先生鼓励我:年轻人好好干,锦州有王光、有你,错不了!先生的话我一直铭记心间。  古渔雁民间故事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刘则亭:  惊闻乌老去世的噩耗,心情十分悲痛。乌老是古渔雁文化及古渔雁民间故事研究的泰斗,他的去世是我省乃至全国文化界的一大损失。如果没有乌老的指导和引领,古渔雁文化极有可能就此消失。30多年前,在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普查的时候,乌老听说有人能一口气儿讲60多则故事,就按照线索在二界沟渔村找到了我。当乌老听到渔雁二字的时候就一直追问、探究下去。此后,他多年、多次来到二界沟渔村挖掘、整理渔雁文化及渔雁故事。我们一起出海,一起倒网,那时候的乌老身体还挺好,而且特别能吃苦。乌老还为我的《古渔雁民间故事精选》等书写序。作为渔雁的后人和传承人,我会继续沿着乌老指导的方向前行,把古渔雁文化传承好,绝不辜负乌老的期望。  抚顺地秧歌传承人周宇:  第一次见到乌老是在新宾老城。2015年10月25日,辽宁大学非遗展演结束后,坐在最中间的乌老第一个站起来鼓掌。2015年11月在全省传承人培训班上,乌老在点到了我的名字:抚顺地秧歌的周宇来了没?你站起来。……这一切仿佛都是昨天发生的,让我记忆犹新。沉痛悼念乌丙安老师!愿先生一路走好!  天堂寄语:  敬爱的乌老师,当我听到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消息时,真是不敢相信,甚至傻傻地发微信给您……是您,像慈祥的父亲一样,将我们培养成合格的非遗保护工作者;是您,像严厉的教师一样,指点我们非遗保护工作中的每一步细则。您的谆谆教导、殷切指点、音容笑貌宛在眼前,今后的非遗保护工作还需要您的指导和指正,可是怎么等不到您的归来啊!  铁岭朝鲜族文化艺术馆馆长金英珠  我最最敬佩的老专家、中国民俗学巨匠,是您最早给予海城高跷最高的评价,指导海城高跷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是您褒奖我和杨敏为海城高跷的金童玉女。我崇敬的老教授、老专家,海城高跷秧歌民间艺术团永远怀念您,您一路走好!  海城高跷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邢传佩  欲言又止因为不知从何说起,很多人在怀念您,胸怀大海博雅求实的您,亲切温暖幽默风趣的您。我仍记得去年冬天送您回家,在大门口您赶忙接过拎包摆摆手说不用送了,往里走怪远的,大冷天儿的你快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还好在您投入毕生精力的这条漫漫长路上,您不是踽踽独行。人本生而平凡,您却做了光芒万丈的事情。以后的路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您而走下去,那么接下来,您可以好好休息了。  辽宁大学学生、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工作人员纪宏林

  中国三大史诗格萨(斯)尔玛纳斯江格尔被誉为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均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专家表示,在以民间为基础、以政府为后盾、以学界为智库的三重互动保护模式下,我国三大史诗保护工作取得许多实质性进展。

  表面上,我们可能简单的以为,孝道文化到了这样的环境与环节,除了可以从人人离乡背井皆有的思亲之情解释,就难以从当地开拓个体不存在天伦之乐的个人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来。但是,实际上,马来西亚的事例可以证明,孝文化作为形成民族文化传统的一种集体价值,是在华人意识中较不易消磨的一种集体意识。孝文化遇上了这样一种大部分人没有了家庭组织的社会状态,却依然能够以各种孝意识的演延形态出现,表现成为民族日常生活。

  大师远去,从非遗工作者,到整个民俗、文化界,曾深受他提携教诲之益的后生晚辈,或从未谋面却依然心有戚戚的普通市民,在这几天,纷纷表达对这位民俗学泰斗、可爱老先生的深切怀念。

555000.cnm公海船 ,  自1980年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成立以来,我国三大史诗的抢救、保护、传承和研究工作正式走上科学轨道。近年来,三大史诗的抢救保护及传承研究工作取得新进展,在人才队伍建设、资料学建设、理论方法论建设、田野研究基地建设及国际学术交流和对话等方面均取得可喜成就。

  然而,在众神明和英烈的集体灵位前歃血為盟确定尔父母即我父母,尔妻即我嫂,尔子即我侄,对那些在生死未卜的社会里既要开荒又要其他群体械斗、依赖集体生存的个人来说,确实是安心打拼的保障。再看《孝经天子》,儒家即使对天子也有这种推己及人的要求。也正是这种在众人之间互相见证之外也借鬼神之名神前誓约的社会契约,确定大家自此之后互相至死不渝的新义务,互相把尽孝的义务和照顾家庭的义务延续和推广到弟兄的父母和家人身上,如此自是有助内部的安心稳定,也提升了凝聚心和生产力。

  专家介绍说,中国少数民族口头史诗蕴藏丰富,类型多样,分布广阔,源远流长。举世闻名的三大史诗内涵丰富、情节曲折、结构恢宏、气势磅礴,皆为几十万诗行的鸿篇巨制。除三大史诗外,在中国的北方和南方,学界还至少发现并记录了数以千计的史诗或史诗叙事片段,蒙古、土、哈萨克、柯尔克孜、维吾尔、赫哲、满等北方民族,以及彝、纳西、哈尼、苗、瑶、壮、傣等南方民族,都有源远流长的史诗传统和篇目繁多的史诗叙事,而且大多至今仍以活态的口头演述方式在本土社会的文化空间中传承和传播。

  马来西亚孝恩基金文化执行总裁、马来西亚执政党中央党校王琛发校长在会上发表演讲,题目是《孝文化面向世界
提升中华民族的凝聚力量以马来西亚经验为例》。

  为了更好地推进中国史诗学学科建设,推动中国多民族史诗传统的赓续和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日前在京举行了推动三大史诗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发展研讨会。

  当我们谈到孝文化在中国大陆以外发展与传承,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須注意到,自清順治朝1647年以后,17世纪的东南亚华人其實是被清朝视为化外刁民,而海外华人却是心理离不开故土文化在异地谋生。也由于一方面是有家难归的脫節,另一方面使人在海外更希望能够保留自己的中华记忆,以便缩短自己认同失落的距离,有整整4个世纪,东南亚各地华人社区的很多文化现象,都可说是不再承受中华大地的官方主流文化的左右,出现了中国南方各种次传统在当地抬头的现象。尤其是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是中国封建社会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的时代,也是英荷殖民地随着工业革命后加紧经营殖民地经济的时代,这时候西方殖民地需要大量劳动力,确保了南洋谋生的机会;但环境刻苦,从中国南下的开拓者,也多是单身前来的冒险者,后期更有许多人是以卖猪仔的形式被诱拐或掳掠前往异地,绝大部分人都一样在当地不一定拥有家庭。但是这并不等于说,由于开拓生活中少了家庭生活或脱离原来的宗族社会,在他们身上流传的中华文化血脉就会消失,就因此远离孝文化的熏陶。相反的,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孝文化作为民族生活意识与社会网络意识,面对了中华民族历史以来前所罕有的在热带地区谋生的社会脉络,是在不能不变之中,变得更有适应性的展现了它的应变与渗透在人们思想与生活中的能耐。

  以三大史诗为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增强我国文化自信的核心元素之一,同时也是接轨国际、体现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资源。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朝戈金说。

  1641年访問马六甲的荷兰使者斯侯登(Schouten)在其Reporton
Malacca中写道,马六甲的烏比萨巴克郊?”有3百至4百名华人,其中33名是为了当时荷兰殖民马六甲的需要从巴达维亚输入的农民;1到了1678年荷兰驻马六甲总督浦脫报告,马六甲人口4814人,华人占426人,其中成年男子127人、妇女140人、兒童159人,78%华人居住在三宝山,其余住在北部?”,职业主要是商人、工匠,而且比较富裕,當時在马六甲仅有185座砖房子和583座亞答屋,華人擁有其中11座砖房子和51座亞答屋,此外,他們也擁有290名奴隸。2如此一个海商华人社区,人口不多,却位于印度洋与南中国海交界的马六甲海峡欧亚航路,是较富裕的,但三宝山上的墓碑和当地宝山亭的神主在明亡后坚持使用皇明,以至在隆武帝殉国后犹使用隆武三年年号,又悲怆的叙述他们是不愿失节的失根兰花,实际上已经是化外之民。3他们在生死大事上,重视在墓碑上陈述死者各个方向的社会关系,就表現出了华人社会重视所谓的五伦或五常俱在的社会观念,也证实了儒家孝文化的影响。而且,由此可以进一步推测,当时当地的先人会因社会的小型、人际关系互相因人少而在日常生活中更频密接近、人们在海外他人控制的异地上生活的失落,等等因素,更需要延续原来的文化与价值观念去凝聚民族认同,缩短本身以及群体和母国以至前朝的距离。

  三大史诗是人民的史诗,带着泥土芬芳,凝结着人民的智慧与心声。安定世界、主张正义、造福百姓、建设美丽家园,是三大史诗’核心主题,这对社会和谐、民族团结、边疆稳定都有积极的影响和意义。李培林说,三大史诗被称为多民族文化百科全书,是文学、语言学、人类学、宗教学、社会学、哲学取之不尽的知识源泉,也是中华文化多样性的生动例证。

  一、探索孝文化在马六甲流传的历史遗迹

  为推动三大史诗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发展,专家建议,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三大史诗非物质文化遗产统筹保护计划,加大力度保护三大史诗集中传承区域的文化生态,推动整体性保护和多样化当代实践;加大对传承人的培养,推动三大史诗的代际传承。

  二、孝文化具有在异地客观环境广义与多方向演延的渗透强势

  据了解,三大史诗在国内的流布地域覆盖大半个中国,在国外流布于印度、尼泊尔、不丹、巴基斯坦、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蒙古国以及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图瓦、卡尔梅克、阿尔泰共和国等国家和地区。它们在国外传播的地域覆盖大半个亚洲,并且正好与古代丝绸之路轴心线路相重叠,成为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

  2007年10月19日,由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湖北省老龄办、湖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湖北省文明办、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主办,孝感学院承办的中国孝感建设中华孝文化名城国际研讨会在湖北孝感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培林表示,三大史诗震撼人心的伟大之处在于其跨省区、跨民族、跨国界传播的宏伟格局;在于凝聚民心、团结人民、给予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力量和向往;在于结合口头与书面形式的活态传承体系以及恢弘的叙事主题和崇高的演述风格。

  最显著的特点是,從17世纪到19世纪,当地开拓群体,大多数都隶属于各洪门会党的分支,这使得源自中国的强调反清复明的秘密结社在马来(西)亚土地上变得非常全民性与社会常态,实际上就成为了在各地区开拓的华人社群内部共同的自治组织,也是开荒者为了保护主权对外械斗的武装组织。洪门会党的36誓正是以拟血缘建立新关系以及说明维护关系的准则,其第1誓说明会员互相结义是要形成尔父母即我父母,尔妻即我嫂,尔子即我侄,这样的约誓可以說是把孔子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说法务实的发挥了,对于在海外重建社会秩序的团体确实是团结生存的重要原则,尤其对缺乏母国保护又分散各地区的小群体更是如此;但另一方面,这也是对當時官方正統的反动,从清朝官方的立场來說,是一再嚴禁把人與人的亲庶、嫡庶、上下关系通?”了歃血為盟改寫的。

  在科技和传播技术发达的今天,三大史诗的传播也要与时俱进,新的传播方式和途径正在不断拓展。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斯钦巴图说,以江格尔为例,随着电视动漫《英雄江格尔》的制作播出、《江格尔》歌舞剧的创作和演出以及相关动画电影、电视纪录片的策划拍摄,传承和保护正从文本记录向多方位、多途径、多形式转变。

  1)孝文化的演延痕迹之一:会党意识

  在马来西亚,谈论中华孝文化在当地何时开始,就和谈论华人社区最早出现的年代一样,或许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疑团。但是,我们在没有其他文献和实物佐证下,至少可以根据这块墓碑上的文字,说明孝这一民族价值观兼文化概念的南传,不会迟于碑文出现的年代。1622留在一块墓碑上的孝字能保存至今,不贵在它的书法水平,贵在它是目前新马两国当地有迹可寻的年代最老的孝字遗迹,也许亦可能是东南亚的唯一存痕。而且,我们不能忘记,上述墓葬文化的表述规格反映了它所在的社区是一个重视五伦关系的社会,五伦无可否认正是孝文化受到父权中心意识影响而演延出的对社会关系的思考,是儒家以孝道为基础对完整社会网络的基本要求。

  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州的三宝山华人义冢,山上现存的最古老坟墓是一座碑文志明天启2年(1622)的夫妻合葬墓,上边的文字,中傍是皇明显考維弘黃公、妣寿祖谢氏,右下是壬戌年仲冬谷旦,孝男黃子、辰同立。此一墓碑的内容足可说明当时东南亚华人社会人数虽少,但已经存在了家庭制度,而墓碑内容采用了华南传统的常见规格,说明死者两人是效忠皇明的子民、是夫妻合葬墓、由孝男兄弟造葬立碑;如此,君臣、父子、夫妻、兄弟四伦关系与长幼尊卑秩序已顯示在墓碑上,而当地义冢为地区华人集体捐献以及共同拥有亦是社会互赖以照顾养生送死的产物,属于三宝山义冢公共空間格局的一环,朋友一倫,亦因此显见。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