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浑原名柳载,人称柳宜城,生于襄州襄阳河东柳氏东眷房,是唐朝政治家、诗人。他年少时就成了孤儿,后发奋读书,考中进士,担任过衢州司马、监察御史、迁左散骑常侍、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封爵宜城县伯。著有《请禁田季羔货宅奏》《牡丹》等作品,于789年逝世,谥号为贞,后来得以绘像凌烟阁。人物生平
柳载生于汝州梁县梁城乡思义里。他幼时便成为孤儿,有巫人给他看相说,“此儿相贱,且短命,若为僧、道,可缓死。”家人欲从其言。柳载说:“不读诗书,去当术士,不如速死。”于是发奋求学。
唐玄宗天宝元年,柳载登进士第,任单父县尉。唐肃宗至德(756年—758年)年间,被江西采访使皇甫侁任命为判官,后迁衢州司马。
柳载曾一度弃官隐居武宁山。不久,被召回朝廷,拜监察御史。柳载生性放旷,不愿在朝廷做事,想求外职,“宰相惜其才,留为左补阙”。其后任殿中侍御史、知江西租庸院事。
唐代宗大历二年,魏少游镇江西,柳载任判官,累授检校司封郎中。开元寺僧与酒徒夜饮,失火,却归罪于守门人。人均知此系一冤案,不敢言。惟柳载与同僚崔祐甫为守门人鸣冤。自此,他以公正闻名当时。大历六年,路嗣恭接替魏少游,又任命柳载为都团练副使。大历十二年,柳载出任袁州(治所在今江西省宜春)刺史。
大历十四年,崔祐甫入朝为相后,推荐柳载为谏议大夫、浙江东西黜陟使。回朝后,加朝散大夫。又转任左庶子、集贤殿学士、尚书右丞,后加银青光禄大夫,迁官右散骑常侍。
“奉天之难”时,唐德宗李适出逃奉天,柳载则隐匿于终南山。叛将朱泚以同平章事官职相诱,柳载未就。随后,柳载历经艰辛,十日之后才抵达奉天行在。后又随德宗逃往梁州。李晟收复长安后,柳载随德宗回朝,他对德宗说:“顷为狂贼点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或带戈,时当偃武”,于是请求改名为柳浑。
贞元元年,柳浑被拜为兵部侍郎,获封宜城县伯。
贞元三年,柳浑以本职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判门下省,出任宰相。一次,德宗命玉工制作玉带,误伤一锷。工人害怕,至市上买他玉补上。德宗一看,不是同类,认为有欺君之罪,欲将玉工处死。柳浑说:“以法律,误伤乘舆器服,罪当杖。”由于柳浑执法公正,玉工杖打六十,得免一死,其余工人也被释放。
韩滉自镇海军入朝,德宗委以重任。朝臣虽有议论,均未直言。韩滉事无巨细,一概过问。有时竟超越自己职权以外。柳浑虽为韩滉所推荐,但也厌恶其专政,对韩滉说:“先相国因处事偏激,不一年而去任,今公奈何又蹈前非!”韩滉悔恨,其威稍减。
后来,德宗听信大将马燧等人的建议,与吐蕃订盟约于平凉。有人认为,此约可保百年无事。而柳浑却跪谏说:“吐蕃人面兽心,不可信。”德宗变色说:“浑,儒生,不晓边境之事。”果不出浑所料,夜半,邠宁节度使韩游瑰飞奏朝廷,告知吐蕃背盟,“将校皆覆没”。次日,德宗慰勉柳浑说:“你是一儒士,竟知万里以外的敌情,可嘉。”自此对柳浑骤加礼遇,在随后与宰相李泌的谈话中,甚至想将“刑法委浑”。
当初,柳浑与张延赏一同出任宰相,柳浑在议事时,屡次与张延赏产生分歧。张延赏让亲信对柳浑说:“相公是有德望的老臣,只要在朝堂上少说话,宰相之位便可保长久。”柳浑说:“你替我向张公道歉,我柳浑的头可以被砍下,舌头说话却是不能禁止的!”自此以后,两人便互生嫌隙。德宗喜欢斯文儒雅、不露锋芒的人,但柳浑朴实而正直,轻率而简易,举止随意,在德宗面前还常说俗语。德宗积累不满,打算将柳浑贬为王府长史,经李泌劝谏,德宗才将他罢为右散骑常侍。
柳浑与人交,以真诚相见。勤俭,不谋私利,不置产业。贞元五年二月五日,柳浑病逝于长安昌化里的家中,享年七十五岁。
[25] 谥号“贞”。
大中二年七月十一日,柳浑与李岘等共三十七人得以绘像凌烟阁。柳浑的后人
柳浑为西晋汝南太守柳卓的后代,如今他的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柳浑墓
一本传承400年的柳氏家谱中标有柳浑墓葬地的简易图,10多位柳氏后裔进而根据此图,在上栗与宜春交界的洪塘镇江村找到了始祖柳浑的墓。墓碑刻有“宰相柳浑墓”
字样及其夫人和子孙的姓名。
柳明春说,1950年以前,萍乡县一直属于袁州府管辖,因几度柳浑隐居,加上他们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标有柳浑墓地的家谱一直不外传,所以外界对柳浑墓地一直是个谜。柳明春说,20多年前,上栗柳氏后人发现柳浑墓并修缮。
柳浑功在千秋,泽被后代,其直系子孙数以万计,分布在江西宜春、上栗、武宁、湖南、湖北等地。其中江西武宁有“柳山”、“柳浑精舍”等名胜古迹,江西宜春有柳浑墓,江西万载、上栗等地,都有柳氏宗祠。555000.cnm公海船,人物评价
李适:①卿文儒之士,而万里知军戎之情。②自今凡军旅粮储事,卿主之。吏、礼委延赏,刑法委浑。
李泌:浑褊直无他。 李勉、卢翰:吾辈方柳宜城,悉为拘俗之人也。
刘昫:①张镒、萧复、柳浑,节行才能訏谟亮直,皆足相明主,平泰阶,而卢杞忌之于前,延赏排之于后,管仲有言:“任君子,使小人间之,害霸也。”②得人则兴,失人则亡。镒、复、浑去,宗社其殃。
宋祁:祐甫发正己隐情,浑策吐蕃必叛,伐谋知几,君子哉!
李塨:“去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伟哉斯言!卒为唐名相,有以也夫。
蓝鼎元:浑言弃圣教为异术不若速死,又曰头可断舌不可禁,可想见其为人矣。浑持正不阿,知大体,又有远识,能料事未然,亦一代名臣也。浑不为异术,故能浩气孤行,超然功名之外,人品事业岂不由学术哉?

李敬业别名徐敬业,出生山东菏泽,是唐初名将李勣的孙子,唐朝官员、将领,袭爵祖父的英国公。李敬业从小就很有才智,善于骑射,担任过眉州刺史、柳州司马、扬州大都等职;曾与骆宾王等人发动扬州叛乱,反对武后临朝称制,勤王救驾、匡复李唐。684年,李敬业被部下所杀,叛乱也被平息,武则天夺回他的“李”姓。人物生平
被贬扬州
总章二年,李勣去世,李敬业袭爵英国公,历官太仆少卿、眉州刺史。弘道元年,唐高宗李治驾崩,李显即位。次年,改元嗣圣,武则天以太后临朝称制,不久即废李显,立豫王李旦为帝,武则天掌握全部权力。
同年,李敬业和他弟弟令李敬猷、给事中唐之奇、长安主薄骆宾王、詹事司直杜求仁都因事获罪,李敬业被降职为柳州司马,李敬猷被免官,唐之奇被降职为栝苍令,骆宾王被降职为临海丞,杜求仁被降职为黟县令。杜求仁就是杜正伦的侄子。尉魏思温曾任御史,再次被罢黜。他们都聚会于扬州,各自因失去官职心怀不满,便阴谋作乱,以挽救恢复庐陵王的帝位为借口。
发动叛乱
魏思温充当谋主,指使他的党羽监察御史薛仲璋要求奉命出使江都,然后让雍州人韦超到薛仲璋处报告,说“扬州长史陈敬之阴谋造反”。薛仲璋逮捕陈敬之入狱。数日后,李敬业乘驿车到达,伪称自己是扬州司马前来赴任,说“奉太后密旨,因高州酋长冯子猷谋反,要发兵讨伐。”于是开府库,命扬州士曹参军李宗臣到铸钱工场,驱赶囚徒、工匠发给他们盔甲。将陈敬之在监狱斩首;录事参军孙处行抗拒,也被斩首示众,扬州官吏再没有敢反抗的。于是征发一州的兵马,又使用李显的年号嗣圣元年。
李敬业设置三个府署:第一个称为匡复府,第二个叫英公府,第三个叫扬州大都督府。李敬业自称匡复府上将,领扬州大都督。任命唐之奇、杜求仁为左、右长史,李宗臣、薛仲璋为左、右司马,魏思温为军师,骆宾王为记室,十来日便聚集士兵十余万人。李敬业由骆宾王写了著名的《为李敬业讨武曌檄》,传布檄文到各州县,内容大致说:“僭窃帝位的武氏,本性并不温顺,出身非常贫寒低贱。她从前居于太宗后宫的下列,曾找机会侍奉太宗,得到宠幸,等到太宗晚年,又与太子淫乱。她隐瞒了同先帝的私情,暗地里谋求在后宫的宠幸,终于登上皇后的宝座,使我们的君主陷于形同禽兽的境地。”又说:“武氏杀害姐姐,屠戮哥哥,杀死皇帝,毒死母亲,为人和神所共同憎恨,为天地所不能容忍。”又说:“包藏着祸心,图谋窃取帝位。君王的爱子,被幽禁于别殿;武氏的宗族亲近,都给予重任。”又说:“先帝坟墓上的黄土还未干燥,成年的孤儿现在哪里!”又说:“试看今日国家之内,究竟是谁家的天下!”
李敬业又找到一个相貌像已故太子李贤的人,欺骗众人说:“李贤没有死,逃亡在这个城中,他命令我们起兵。”于是侍奉他以号令天下。楚州司马李崇福率领属下三县响应李敬业。只有盱眙人刘行举占据县城,不肯从命,李敬业派他的将领尉迟昭进攻盱眙。武则天下诏任命刘行举为游击将军,任命他弟弟刘行实为楚州刺史。
妄图王气
李敬业叛乱之后,武则天任命左玉钤卫大将军李孝逸为扬州道大总管,领兵三十万,任命将军李知十、马敬臣为他的副职,讨伐李敬业。
魏思温劝李敬业说:“您以恢复皇帝的权力为口号,应当率领大军大张旗鼓地前进,直向东都洛阳,那么天下人知道您以救援天子为志向,四面八方都会响应。”薛仲璋说:“金陵有帝王气象,又有长江天险,足以固守,不如先夺取常、润二州,作为奠定霸业的基础,然后再向北以图夺取中原,这样进可以取胜,退有归宿,这是最好的策略。”魏思温说:“崤山以东豪杰因武氏专制,愤怒惋惜,心中不平,听说您起事,都自动蒸麦饭为干粮,举起锄头为武器,以等待南军的到来。不乘这种形势建立大功,反而退缩,自求建造巢穴,远近的人听到了,哪有不人心离散的!”李敬业不肯接受他的主张,派唐之奇守江都,自己领兵渡过长江,攻打润州。魏思温对杜求仁说:“兵力合在一起则强大,分散则削弱,李敬业不合力渡过淮河,收集山东的兵众以夺取洛阳,失败就在眼前了!”
壬辰,李敬业攻陷润州,抓获刺史李思文,用李宗臣取代他。李思文是李敬业的叔父,知道李敬业的阴谋,事先派遣使者走小道向朝廷报告即将发生的这一叛乱事件,被李敬业进攻后,拒守很长一段时间,力竭而城被攻陷。魏思温请求将他斩首示众,李敬业不同意,对李思文说:“叔父阿附于武氏,应改姓武。”润州司马刘延嗣不肯投降,李敬业将要杀死他,魏思温救他,得免于死,和李思文一起被关进狱中。刘延嗣是刘审礼的堂弟。曲阿令河间人尹元贞领兵救润州,打了败仗,被李敬业擒获,李敬业用刀威胁他。不肯屈服而被杀。
丁酉,武则天追削李敬业祖父和父亲的官职封爵,掘墓砍棺,恢复其本姓徐氏。
大战江南
李孝逸进军至临淮,偏将雷仁智与李敬业交战失利,李孝逸因而畏惧,按兵不动。殿中侍御史魏元忠对李孝逸说:“天下安危,在此一举。天下太平的日子已久,一旦听说疯狂凶暴的人,都全神贯注侧着耳朵等待他们的灭亡。现在大军长久停留不进,远处和近处的百姓失望,万一朝廷另外任命其他将领取代您,您有什么理由可以逃避徘徊观望的罪责呢!”李孝逸这才领军前进。壬寅,马敬臣进击,斩杀尉迟昭于都梁山。
十一月辛亥,武则天任命左鹰扬大将军黑齿常之为江南道大总管,讨伐李敬业。韦超拥兵占据都梁山,唐军诸将都说:“韦超凭险要自守,我军士卒无法施展勇力,骑兵无法展足奔驰;而且穷寇死战,强攻,自己的士卒伤亡大,不如分兵围困,大军直指江都,颠覆他们的巢穴。”支度使薛克杨说:“韦超虽然据有险要,但兵不多。现在多留兵围困则前军兵力分散,少留兵则终归是后患,不如先进攻他,只要进攻一定能攻下,攻下都梁山,则淮阴、高邮的敌人都会望风瓦解了!”
魏元忠请求先进击徐敬猷,诸将说:“不如先进攻李敬业,李敬业一失败,则徐敬猷可不战而擒。若进攻徐敬猷,则李敬业发兵救他,我们将腹背受敌。”魏元忠说:“不对。敌人的精兵集中在下阿,他们仓卒聚集而来,利在一次决战,万一我军失利,大事便无可挽回!徐敬猷出身于赌徒,不熟习军事,兵力又单薄,军心容易动摇,大军进逼,马上可以攻下。李敬业虽想救他,从距离计算看根本来不及。我军摧毁徐敬猷,乘胜而进,虽有韩信、白起也不能抵挡。如今不先攻取弱者而急着去攻强者,不是上策。”李孝逸听从他的意见,领兵进击韦超,韦超乘黑夜逃走;进攻徐敬猷,徐敬猷只身逃跑。
兵败身死
庚申,李敬业统兵凭借下阿溪固守。后军总管苏孝祥夜里带领五千人,用小般渡过溪水先发起进攻,结果兵败身死,士卒涉水时淹死过半。左豹韬卫果毅渔阳人成三朗被李敬业俘虏,唐之奇欺骗他的部众说:“这就是李孝逸!”准备斩首,成三朗大喊:“我是果毅成三郎,不是李将军。官军已大批到达,你们覆亡就在眼前。我死后,妻子儿女蒙受荣耀,你们死后,妻子儿女被籍没为奴婢,你们最终不如我。”他终于被斩首。
李孝逸等军相继到达,数次交战失利。李孝逸畏惧,准备撤退,魏元忠与行军管记刘知柔对他说:“现在正是顺风,芦荻干燥,是火攻的好机会。”他们坚决请求决战。李敬业布阵已久,士卒多疲倦观望,战阵不能整肃;李孝逸进击,乘风纵火,李敬业大败,斩首七千级,淹死的不计其数。李敬业等轻装骑马逃入江都,带着妻子儿女投奔润州,准备从海路逃往高丽;李孝逸进兵屯驻江都,分别派遣各将领追击李敬业。乙丑,李敬业等到达海陵地界,被大风所阻止,他的部将王那相砍下李敬业、徐敬猷和骆宾王的首级向官军投降。余党唐之奇、魏思温都被捕获。斩首后,他们的首级被送往神都。扬、润、楚三州平定。徐敬业后代
历史上没有记载徐敬业的子女后代是谁,他的子孙被流亡边疆。直至徐敬业死后一百多年,吐蕃一个名为徐舍人的将领自称徐敬业是他的高祖。徐舍人说他不敢忘记自己的祖先和故国,于是将唐朝俘虏都放了。李敬业为何姓徐
李敬业是李绩的孙子,李绩原名徐世绩,是唐朝开国功勋,被李渊赐姓李,后来为了避讳李世民的名讳,而改名为李绩,于是他的后代就都姓李了。后来李敬业发动扬州叛乱,江南大决战后,被部下砍下头颅投诚,武则天也下令将徐敬业的李氏赐姓除去,并把徐敬业的祖坟平了,以示惩处。李敬业又叫回徐敬业了。历史评价
祖父李勣评价他:“吾不办此。然破我家者必此儿。”
张燧评论道:“敬业举义,魏思温劝其直趋河洛,以匡复为事。此与尹德毅之说萧詧龙敏之献策潞王从珂,皆奇谋也。谚曰:‘败棋有胜着’。惜乎当局者迷耳。”
陈岳称其:“苟能用魏思温之策,直指河、洛,专以匡复为事,纵军败身戮,亦忠义在焉。而妄希金陵王气,是真为叛逆,不败何待!”
王夫之:“李敬业起兵讨武氏,所与共事者,骆宾王、杜求仁、魏思温,皆失职怨望,而非果以中宗之废为动众之忱也……群不逞之徒,托义以求盈,而后义绝于人心,悲夫!”
蔡东藩评价:“徐敬业起兵扬州,苟能用魏思温之策,直指河洛,锐图匡复,即至兵败身亡,犹不失为唐室忠臣,乃始以失职生谋,继以营巢致覆,死不足惜,例以翟义袁粲诸人,且有愧焉。要之私心一起,身名两败,裴炎、徐敬业,皆以一私字误之。”
《旧唐书》说:“敬业不蹈贻谋,至于覆族,悲夫!”
《新唐书》则评论:“及其孙,因民不忍,举兵覆宗。”

骆统字公绪,生于浙江义乌,是三国时期的将领、学者。年仅20的骆统担任乌程相,颇有政绩,后又历任行骑都尉、中郎将、偏将军、濡须督等职,封爵新阳亭侯;著有文集十卷,曾防蜀御魏,屡谏孙权尊贤纳士,为人正直不屈、深明大义,陈寿称他“抗明大义,辞切理至”。公元228年,骆统逝世,年仅36岁。人物生平
少年立志555000.cnm公海船 1骆统
骆统字公绪,籍贯会稽乌伤。其父骆俊,官至陈国相,因不答应袁术借粮的请求,为其所派刺客暗杀。
公元200年,骆统母亲改嫁给华歆做妾,骆统当时八岁,于是与亲戚一道回到乌伤。他的母亲来送别,骆统拜辞母亲上车后,脸朝前而不往后望,他的母亲哭着跟在车后。赶车的人说:“夫人还在那里。”骆统说:“不想增添母亲的思念,所以不回头看他。”
他侍奉嫡母甚为恭谨。当时年岁饥荒,乡里及远方来的人大多生活困顿,骆统为了帮助他们而减少自己的饮食。他的姐姐仁爱有德行,守寡无儿回到娘家,看到骆统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多次问他是什么原因。骆统说:“士大夫们连糟糠都不能吃饱,我哪来心思自己一个人吃饱?”他的姐姐说:“真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而自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于是她就将自己的粮食给了骆统,又将此事告知母亲,他的母亲也认为他很贤德,于是叫人分发施舍粮食,骆统由此名声显扬。
惠泽百姓
公元212年,孙权以讨虏将军身份兼任会稽太守,骆统时年二十岁,被试用为乌程国相,乌程百姓超过万户,都赞叹他能仁惠治理。孙权嘉奖他,召他为功曹,代行骑都尉,并将堂兄孙辅的女儿稼给他为妻。骆统致力于补救考查时政,如有什么见闻,他绝不让事情过夜再办。他常劝说孙权尊重接待贤良人士,勤勉探究时弊;飨宴赏赐时,可让大家分别进见,对他们嘘寒问暖,施以亲密情意,启发诱导他们说出心里话,观察他们的志趣,使他们都感恩戴德,怀着报答之心,孙权接受了骆统的建议。
孙权前期所以能推诚信士,求贤若渴,恤民如稚子;同时,量能授器,德能容人,亲以致爱,其间与骆统的剖心赤诚、刚正为人、谏以补过是密不可分的。
上疏勤政
骆统后来出任建忠中郎将,带领武射吏三千人。凌统去世后,他又统领凌统的军队。
当时税征徭役繁多,加之瘟疫流行,民户减少。骆统于是上奏说:“臣听说君主治理国家,以占据疆土为强富,控制威福为尊贵,发扬德义为荣耀,永垂胤嗣为大福。然而,财物需要靠民众生产,强盛依赖民众力量,威权要借民众势力,福祚要仗民众殖养,德行要借民众兴盛,仁义要赖民众推行,这六个方面完全具备,然后才能顺应天命、传承福祥,保佑王族巩固国家。《尚书》有言:‘百姓没有国君就不能相互安宁,国君没有百姓就无法开疆辟土。’推理来讨论,就是百姓因君王治理而安定,君王因百姓帮助而立国,这是不可变更的法则。如今强敌尚未消灭,天下尚未安定,三军有无尽的战争,江边有不懈的警备,赋税征调,一向积累苛烦,加之瘟疫造成的死丧祸灾,郡县空虚,田野荒芜。听到所辖城邑的报告,百姓的户口日益减少,又多是残老之人,少有青壮之夫,听到这种情况之后,为臣心中如火焚急。思虑考究其中原因,主要怪于小民不明事理,他们既有安土重迁的习性,而且又因先后出外当兵的人,活着的就生活困苦没有温饱,死了就抛尸露骨不能归葬家园,故此他们更加眷恋故土,害怕远行,把出门远行看得与死亡一般可怕。每次征调劳役,那些贫穷人家负担沉重的人先被派送。稍有财产的人,就出家中钱财来行贿赂,不顾倾家荡产。轻率剽悍之人就逃亡深山险恶之地,与盗匪为伍。百姓困苦虚竭,饥号愁躁,忧愁烦躁就不安心生产,不安心生产则更加招致贫穷,更加贫穷则生活毫无乐趣,故此口腹饿急了,那奸邪之心就萌生,而叛逆的人也越来越多。臣又听说在民间,如果家中生活不能勉强自给的话,生下儿子,大多不去抚养,就连那些屯田兵士,因为贫困也有很多人抛弃孩子。上天送育这些孩子,而作父母者却将他们杀害,既担心这种情况会冒犯天地、撼搅阴阳,又想到陛下开创的国家乃是无尽功业,强邻大敌不是一下子可以歼灭,边疆防守不是个把月可以撤除,而民兵不断减损,后生者不得养育,这不是坚持长久年月,最终取得成功的好情景。国家有百姓,犹如船行水上。水平静则船安稳,水搅动则船不安,百姓虽愚但不可欺骗,虽弱但不可强压。所以圣明君主都重视他们,是因为祸福由他们所决定,故此作君主者要沟通与百姓的信息,以便根据时事民情来制定合宜政策。当今官长居于接近百姓的职位,但他们却以办事周到为能事,向他们所取的超过目前国家的急需,很少有人再能以恩惠来治理,符合陛下上天有覆盖大地般的仁义,布施勤勉体恤民情的仁德。官吏的政务、百姓的习俗,日益颓败,渐至衰微,其势不能再推延过久。治病要赶在病情未恶化之前,除患要赶在祸患未扩延之际。希望陛下能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抽出一点空闲,留神深思,补救不足,深谋远虑,抚育剩余之民,增添人财之用,使国家事业与三光同辉,与天地等齐。为臣骆统这个大愿能够实现,也足以死而不朽了。”孙权深受感动,对他的意见特别重视。
防蜀御魏 公元222年,骆统随陆逊在宜都击败刘备,战后升任偏将军。
当刘备逃往白帝城时,徐盛、潘璋、宋谦等各自上书,向孙权请求乘机进攻蜀国。孙权征询陆逊的看法。骆统与朱然、陆逊认为曹丕正大规模集结军队,表面上托辞助吴国共讨刘备,实际上心怀险恶奸计,因此应迅速撤兵。不久,魏国果然出兵,吴国三面受敌。
同年,曹仁率军进攻濡须,另派部将常雕等攻袭中洲,骆统与严圭共同抵抗并将其击败,骆统因功被封为新阳亭侯。
英年早逝555000.cnm公海船 2骆统
骆统后来任濡须督。他多次陈述有益时政的见解,前后上奏书数十次,所说的情况和建议都很有道理,其中尤其是他估计招募的措施在民间助长邪恶败坏风俗,容易使百姓产生叛离之心,应当急切绝止,孙权与他反复辩证,最后还是按骆统的意见处置。
公元228年,骆统去世,年仅三十六岁。骆统是个怎样的人
当时,零陵太守徐陵是有名的清官,他死后家中田地、仆人等都被地方霸主和强人洗劫一空,其子徐平流落街头。骆统得知此事后,一方面代徐平伸冤,请官府惩治坏人,另一方面亲自上书孙权,请他看在徐陵的份上救济徐平。
张温出使蜀国回来后常常宣扬诸葛亮治国有方,孙权心中不满,又担心他有二心,于是在发生暨艳谋反未遂事件后,有人趁机馋害张温,孙权就借此将他削职为民。当时无人敢为张温说话,只有骆统认为张温是小人谗言、君王不明察而造成了结果。虽然暨艳是张温推荐的,但张温也不是唯一推荐他的人,说二人是朋党无凭无据。关于贻误军令,张温奉命行事,军马没有减少、军期没有延误、何罪之有。对于张温出使蜀国有辱本国之事,骆统认为出使他国只要没有屈节,盛赞他国的美好,并不能算有辱本国,而且后来蜀国也派邓芝回访了,这是蜀国是对吴国的尊重,不是张温的私交行为。最后,骆统还表达自己与张温已多年没有联系,并无深交,只是共事的同僚,并非为了私交。然而,孙权最终都没有采纳他的谏言,将张温发还到家乡吴郡。历史评价555000.cnm公海船 3骆统
朱育:“其聪明大略,忠直謇谔,则侍御史馀姚虞翻、偏将军乌伤骆统。”
陈寿:“骆统抗明大义,辞切理至,值权方闭不开。”
陆机:“骆统、刘基强谏以补过,谋无遗算,举不失策。”
叶适:“骆统区区,独知以民为重,安得长者之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